笔趣库 > 末世重生之旅 > 第四十九章:无奈的试探
    整个银行小楼被悲伤的气氛笼罩着,但是老人看起来没有一丝的悲伤,可是姜森真的没有心情去搭讪老人,他倚靠在墙边,双手交,叉抱在胸前。他紧抿着嘴唇,低头默默注视着老人肩膀上逐渐变黑的伤口。

    在这末世,死亡是很正常的,楼下刚刚处理了满满一车的尸体,可是他们死了一了百了,不会影响或者说根本没有人伤心。

    死亡的方式无数种,但最悲痛,也是最令人绝望的,莫过于看着重伤的同伴在自己眼前渐渐终止呼吸,变异成想要吃掉你的丧尸,而且你要亲手开枪为他解脱。

    丧尸的咬伤并不致命,但是丧尸病毒却可以通过血液迅速的感染寄主的每一个细胞,急速地攻下寄主。在不久的未来是有丧尸疫苗的,在注射疫苗之后人类体内会产生丧尸病毒抗体,这样即使感染丧尸病毒也并不是变异成丧尸,但是那“不久的未来”在现在看来是十分遥远的未来。

    一个铁石心肠的人一旦被感动心就很容易悲伤,姜森看着坐在沙发上的老人,无助的靠着墙,身体顺着墙壁慢慢下滑,最后瘫坐在地面上。

    下了一天的雨,没有太阳照射的太阳能光伏发电板没有产生电能,电池里的蓄电用的差不多了,房间里的灯光开始变得幽暗,躲在墙角的姜森很希望灯光能够彻底熄灭,这样躲在黑暗中的他就看不到老人的死去。

    “啪!”,打火机的火光照亮了漆黑的房间。

    “我..我还剩下多久?”老人幽幽地看着点着烟的姜森。

    姜森抬头向老人望去,幽暗的火光下,瓶子中的白酒变得的干净极了,老人举起瓶子又灌了一口白酒,醉醺醺地问:“五分钟?十分钟?被那些怪物咬过的,会,会变,会成为它们当中的一员,不过我到时挺幸运的,可能那个该死的女人是刚变成丧尸的,她体内的丧尸毒素还不是太厉害,你看我都撑了这么久了。”

    老人的脸色苍白得可怕,他希望用自己最后的乐观心态带给姜森一些积极的影响,他不断有血沫从嘴角涌出。那或许不是真正的血,其中也掺杂着酒精和唾液。它们顺着老人的下颌滴淌,湿透了他衣服前襟,难受的老人将剩下的白酒全倒在了脸上。

    “哈哈,最后还能喝上来自祖国的白酒,还是不错的,你出去吧!你不该呆在这儿。”

    老人脸上的皱纹显得越发密集,因为过于用力的向保持微笑,脸上的青筋都在跳动着。他虚抬着眼皮,努力挤出一丝微笑:“还有很多事要做,他们缺了你可不行。我这辈子运气不错,遇到的都是好人。小张、那两个丫头..他们都需要你的帮助,用不着把时间浪费在我身上,我知道该怎么做。”

    说着,他把目光投向姜森腰间的手枪,长长呼了口气:“给我留颗子弹。这种死法应该很痛快。我..我不想变成那种怪物。”

    艰难地说完这些,体力接近干涸的老人慢慢闭上了眼睛,将头低垂着,仿佛是陷入对往昔岁月的回忆。

    姜森静静地坐着,他感觉自己仿佛陷入了黑暗的深渊之中,脑子里瞬间出现了无数画面。他抛弃了其中无用的感情和理智,疯狂搜寻着所有与“免疫药剂”这几个字有关的信息。这是意识回流,也是对现实世界的补充。他想要挽救这个老人的性命,但希望很渺茫,几乎等于零。

    他知道蚀性溶液是制作免疫药剂的重要原料 ,但是他不知道免疫药剂的具体配方。这种东西在未来世界虽然普通,但生产流程却被几个财团一起组成的美洲中央军团牢牢把持,任何个人都无法接触。

    各种各样的思绪雨后春笋一般在姜森头脑中疯狂生长,忽然,他想起了什么,从地板上猛然站起,扔掉烟头,大步走到老人身前,蹲下,抽出匕首,对准左腕狠狠划下,一条鲜红明亮的血线顿时从皮肤中间显现出来,迅速拓宽,变成小溪般的血流。

    迷迷糊糊中的老人眼里满是疑惑。

    “张开嘴,喝下去。”

    姜森没有解释,把滴血的手腕伸到老人嘴边,用不可置疑的口气命令道:“多喝点儿,动作要快。”

    他不知道丧尸病毒的配方,但是他知道丧尸病毒是根据“零号试剂”研制的,那么或许,“零号试剂”就有解毒的成分。当然姜森的这种想法在医学上是非常荒谬的,都是通过血液传播疾病的,极少有通过血液治病的,但是现在的姜森没有任何其他的办法,他只是觉得他的基因既然进过了“零号试剂”的完善,产生了某些出乎意料之外的变异,尤其是自己一场场充满炙热燃烧的梦境,可能自己的血液中会有能够烧掉丧尸病毒的成分,当然这一切只是姜森的猜测。但是这个十分不合理的猜测也是姜森唯一可以做的。

    似乎酒精发挥的效果,远比血液迅速,很快老人的双眼闭上,姜森手腕上的伤口也愈合了。

    姜森试了一下,老人的额头很烫,他不知道老人接下来会怎样,将沙发上的老人抱到了床上,老人沉沉睡去。酒精,或者说是虚弱的疲倦,消磨了他体内最后的精力。

    老人睡得很熟,鼻孔里发出有节奏的鼾声,这是好的迹象,最起码说明他还没有变成丧尸,但是为了以防万一,姜森还是用绳索将他的手脚捆绑在床上。

    从房间出来,姜森径直地走向了地下车库,所有的人都在忙着往车里装东西,大家看了姜森一眼,姜森一脸的悲伤已经说明了问题,但是枪声一直没有传出大家还是抱着一丝期待的。沉重的气氛让人没有任何心情开口,整个地下室除了搬运碰撞的声音,只有墙角处趴在毯子上把玩着一颗子弹的张难嬉笑的声音,姜森走进抱起张难,小孩在姜森的怀抱里嬉笑着。

    姜森没有向他们提前王振业的情况,只是说了未来的规划:“我也不想离开,我曾经也对这个小楼有着无数的憧憬,可是我们不够强大,这栋小楼的位置太过特殊,为了安全,我们必须做提前准备。这些物资足够我们坚持一段时间了,而只有着一段时间我们能够从土地中得到生产,那么我们就能在末世活下去。”

    “我们往哪里去啊?”,李涛站在一堆货物上,开口问道。

    “东南,离着某一座城市不远的东南方向吧。”,姜森只给了一个大概的方向,开口道:“我们要生存下去,离不开城市里残留的物资,可我们要生活下就要远离城市,所以我们不会离城市太远也不会太近。”

    姜森环视了大家一眼,他知道对这个团队来说,其实去哪里并不重要,重要的是这个团队中去每一个秦睿,看着大家眼中的悲伤,姜森开口道:“至于,老王,他暂时睡着了,今天晚上我会照看他的,如果他出意外了,我希望明天我们大家能够集体送送他。”

    “嘻嘻!”,婴儿并不懂得大人们的忧愁,他在姜森怀中高兴的玩耍着,姜森把张难递给了严密娟。

    “大家早点休息吧!我们人手有限 ,就装满四辆卡车就可以,剩下的物资存放在地下金库吧,说不准我们什么时候会需要这些东西。”,站在姜森身边的严密娟抱着孩子向姜森挤出了点微笑先上了楼,接着陈晶和陈莹姐妹俩也上了楼,李涛想要值夜班,被姜森拒绝了,大家都忙了一天了,姜森不想再让他们劳累了。

    最后空荡的地下停车场,只剩下姜森和王慕烟两人,王慕烟上前暖暖地抱住了姜森,姜森抱着女孩感受着女孩的体温与心跳,他现在才明白了什么才是活着——会为亲人的逝去感到悲伤、为爱人的拥抱感到温暖。

    地下安静的顶灯照在两人身上,时间一分一秒的流逝,女孩抱着伤心的姜森,姜森的眼中似乎一切都在缓缓的消失,只剩下怀里暖暖的女孩,和他“噗通、噗通”,安静的心跳。

    干涉项剔除,留下的是一场一直在进行的战争,寒光四射的锋刀直插云霄,似乎将要捅破天际,而另一边,天降的双龙围着锋刀燃烧着、纠缠着、旋转着,锋利的刀刃不断的割破着双龙的鳞片,但是双龙不弃不停地打磨锋刀的尖锐,这场战争虽然现在处于胶着状态,双龙缠着锋刀,锋刀刺杀着双龙,但是这场战争的结局很明显,日久天长,双龙终会将锋利的刀刃磨平。

    “这场战争真的会是上降的双龙赢吗?”,幽深的安静中,似乎有另一个姜森站到了他的面前,不羁的一笑,锋刃瞬间寒光四射,“嗷!!”,双龙响彻天际的悲鸣,鲜红的龙血顺着锋刃下滑,而锋刃贪婪地吸收着属于龙的精华。

    姜森微微抬头,漆黑的面庞中,一双幽暗的眼睛泛着灵异的微光,双龙如同受到主人管制般的瞬间停止了悲鸣,忍着伤痛继续缠绕着锋刃。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