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末世重生之旅 > 第四十八章:感染危机
    “啊!”,血腥的一楼大厅传出一声悲惨的尖叫,受伤的王振业被人从二楼踹下。看着老人从二楼梯上滚落下来,张德润、王慕烟立马上前扶住老头,满身是血的老人挤出一点微笑,虚弱地开口:“哈哈,陈莹那丫头说这颗子弹没有击中骨头,应该没事,哈哈,我倒成了丫头的第一个病人了。”

    老人笑着说着,拉开了衣领,露出被咬过的痕迹,咬痕附近已经开始腐烂感染,老人继续笑着说道:“哈哈,活不了了。”

    张德润、王慕烟、陈晶三人控制不住的落泪,他们都知道被丧尸咬了就会感染丧尸病毒,变异成为丧尸。

    “嘭哧!”,姜森带着冰冷的表情站在大厅中央,手中手枪的空弹夹从枪体脱落,打在一层血肉上发出一声闷响。

    山姆从楼上慢慢地走下,姜森只是淡淡地看了一眼他身上的少尉军装。

    “咔嚓!”,将新弹夹推入枪中,王慕烟、张德润两人立马起身将枪口对着山姆,但是没有姜森的命令他们都没有开枪。

    山姆看着满是是血的姜森虽然感到有一些恐惧,可是他却自信地一笑,拍了拍手,他的手下推着陈莹和抱着孩子的严密娟,从二楼慢慢地下来,楼下的幸存者看到自己的亲人顿时一阵骚动。

    已经换完两支手枪弹夹的姜森将子弹上膛,然后并没有着急开枪,他将两支手枪插进了腰间。

    山姆知道面前这个厉害的男人是这支幸存团队的首领,如今他收起了枪,这让山姆感到一种完全控制在手的自信。

    王慕烟、张德润和陈晶不解地看了姜森一眼,这时楼上的陈莹和严密娟已经走到了楼下。

    一道闪电一闪而过,山姆突然看到了姜森嘴角的微微一斜,他似乎看到了死神的镰刀,姜森邪笑着举起了手,瞬间放下,“轰隆”,一声雷声掩盖了远处高楼的枪声,一颗飞来的子弹精准的击中了山姆的脑袋,他自己的血肉沾染了他自己干净的军装。

    瞬间,“砰砰!”,姜森急速地掏出了腰间的手枪,在其他人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急速地开枪,子弹飞射,仅仅几秒中就消灭了所有站在楼梯上的入侵者,率先反应过来的王慕烟连忙持着枪上楼,查看二楼的情况,看到自己妹妹没事的陈晶也跟着王慕烟上了楼。

    张德润立马扔掉手中的枪冲到妻子身边,从她怀里接过婴儿,珍宝般紧紧抱住,满身湿润的雨水淋透襁褓,让里面的婴儿难受的大哭,张德润笑着,搂着妻子两人的头靠在一起。

    姜森向前解开绑住陈莹的长绳,女孩咬着牙,坚强地不让泪水落下,姜森微笑着向前本想拍拍女孩的肩膀安慰安慰她,可是看到自己满身的肮脏的血迹,只是蹲在陈莹面前,笑着开口:“好了,我们的小医生,那还有人需要你照顾呢!”

    “哇!”,姜森的一番话安慰的话让她再也忍不住地哭了。

    上了楼的王慕烟和陈晶互为掩护,走廊上只有靠在墙根上不知死活的肖恩。

    王慕烟朝陈晶点点头,陈晶停下,查看肖恩的情况,王慕烟继续搜索其他房间。

    姜森查看了一下小楼的状况,一个手雷并没有给坚固的小楼造成伤害,手雷的威力刚好炸开了一零一房间的门,放出了里面的丧尸,也感谢这些丧尸才让姜森等人没有太大损失地攻下了小楼,进入炸开门的一零一房间,满屋的刺激性臭味,还好今天手雷响了,不然再过一段时间,这些丧尸继续腐烂里面会积累浓浓的沼气,这对小楼的幸存者来说是一个巨大的炸弹。

    姜森走进了房间,房间的墙壁、窗户都沾染了丧尸肮脏的痕迹,灾难爆发时小楼的主管人员很尽职尽责地把金库里的一些磨损严重的金块搬进了这间房间,因此在靠窗的墙角出堆着一大堆的黄金,可是这些东西在末世没有一丝价值。

    “森哥!”,楼上传来王慕烟的呼叫声,她跟陈晶两人仔细的搜查了小楼的其他楼层,现在只剩下一个靠在墙根不知死活的肖恩了,她不知道怎么处理就喊了姜森。

    “是他在关键的时候帮了我!”,二楼的走廊上,严密娟看着靠在墙根上的肖恩,说道。

    “是他!那天我们在超市遇到的两个人,他就是其中一个。”背着枪的李涛认出了肖恩。

    姜森蹲在肖恩的面前,双指放在他的鼻下,没有感受到呼吸,却感受到了变冷的尸体。

    “是啊,我记得他,但他已经死了,可能在我们来的时候被勒死了。”

    大雨在天黑的时候停了,似乎一切都平静下来,小楼习以为常的一零一室再也没有了丧尸叫声发出,只有背后河流的流水声。

    李涛和张德润看着满是尸体的一楼大厅想要打扫却不知道从哪里入手,王慕烟和陈莹给老人换了一身干净的衣服。

    姜森找了一个干净的地方脱去了满是血污的上衣,开口道:“不用收拾了,下去把金库里的武器物资装车吧!我们需要重新找地方,这里终归属于城市,以后不论是丧尸还是幸存者都会对我们产生巨大的威胁。我们有足够的物资了,这些物资足够我们在安全的地方挺过一段时间了。至于老王,我处理就行,你们上去忙吧。”

    虽然这栋小楼给众人留下了许多美好的记忆,庇护着他们在末世的生存,但是经历了今天的事情之后他们也认识到了小楼的危险,李涛点了点头向地下车库走去,张德润看了妻子一眼跟上了李涛的步伐。

    剩下的几个女人回了房间收拾东西去了,姜森拒绝了任何人的帮助,扶着老王走进一楼特意腾出来的空房,关上门。

    王振业肩膀被那女人咬伤的部位已经变成灰色。破烂的皮肉组织顺着伤口裂开,里面不断渗出微黄的脓水。看上去就像大面积溃烂造成的病菌感染,而那些肉眼看不见的病毒正随着一次次的心脏泵动扩散到全身。

    “我没救了..我见过这种伤口,那、那些被咬过的人都会变异。”

    老人脸上已经泛起了潮红,眼神也有些散乱。在他记忆的最深处,忽然想起了自己小时候,小时候的他总是想要加班的爸爸早点回来,总是问妈妈爸爸要什么时候回来啊?妈妈总是说很快,他再数一百个数爸爸就回家了,一百又一百,他小时候总以为爸爸是自己数数,数回家的。

    姜森并不知道已经做爷爷的老人在回忆他自己小时候的事情,姜森沉默着,没有任何动作,但心底却蕴含着随时可能爆炸的狂怒。

    他是从末世来的,本来知道人性的冷漠,而且刚重生的时候他自己对别人也是很冷漠的,如果不是王慕烟,他根本不会去帮助被丧尸围攻的张德润,也不会接受新成员。

    可是,每个人都是自私的,姜森对别人冷漠,却不希望别人对自己冷漠。这个世界是不公平的,我强大,我就可以对你冷漠,但是我不接受你对我冷漠。尤其是姜森冷漠的心已经被慢慢地捂热了,他已经把小楼里的幸存者们当做了自己的亲人,他不想失去王振业。

    “我知道你在想什么..”

    病毒已经开始影响王振业的神经系统了,老人的手一直在颤抖,他颤颤巍巍地坐在椅子上,姜森拿起一瓶从外面商店里弄回来的高度白酒,“这可是一瓶飞天茅台啊!我一直留着,不舍得喝,却没想到是为你留着的。”,说着,姜森用力旋开瓶盖递给了他,老人仰脖猛灌了一大口,喷吐着浓烈的酒气,声音嘶哑地说:“我已经活够了。呵呵..我从没想过什么长命百岁,那种事情不适合我。在这个世界上,我已经没有任何牵挂。都说越老越成精,但我还是那么蠢。居然没有看穿那女人是个诱饵,否则,那些混蛋也不可能冲进来..老子站在楼上,完全可以一枪一个。”

    其他的成员并不知道姜森和老人的交谈,但是他们知道被丧尸咬了就会感染丧尸病毒。

    在文明时代,张德润就和老人有密切的关系,孤身的老人一直都将张难当做自己的孙子。灾难爆发的第一时刻 ,张德润就把老人王振业接到了自己的家里,加上陈晶和陈莹,这是张德润最熟悉的人。可是现在,他什么也做不了,只能等着老人变成丧尸,他很感谢姜森给了他一个逃避的机会。

    “咔嚓!”,李涛将地下金库的大门打开,这里慢慢都是结石和蚀性溶液,他没有和张德润有任何交谈,张德润也没有和李涛有任何交谈,两个人没有任何言语地将结石和蚀性溶液打包装,进后门大开的装甲车里,没有任何言语,两个人都干着自己的活。

    楼上,收拾着行李衣物的陈莹不知不觉的落下了眼泪,同房的姐姐陈晶装作没有看到,无言地收拾着她自己的东西。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