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末世重生之旅 > 第四十三章:大雨中
    乌云并不在意陆地上发生的一切,它们从海平线上缓缓地升起,不知不觉中就已经厚厚的堆积在一起了,它们遮挡住阳光,使整个世界变得阴暗。从海面上吹来的风也越来越大,沉积在马路上的高温被驱散了不少,显出一阵阵微冷的凉意,空气中弥漫着一股泥土的味道,雨要来了。

    颠簸的皮卡车车斗里,张德润扶着栏杆,抬头,一滴冰冷的雨水滴在了他的脸上。

    “哗哗!”,很快倾盆的暴雨从天而降,皮卡车斗里麻袋里的种子瞬间被浇湿,看着意味着希望的种子被淋湿,张德润不禁想起了川端康成的著作《雪国》。

    在川端康成的《雪国》里,男主角岛村觉得生命就是一种美丽的徒劳,一种虚无,一切都是没有用的,在他眼中,死去的蛾子的美丽亦只不过是一种徒劳的美丽,或者说美丽的徒劳而已。“而蜂,却是跌跌爬爬、爬爬跌跌的。看来像是随着季节的推移,而自然地死去。其实走近一看,脚和触须还在抽搐、挣扎。”,张德润也开始对自己的努力生存的意义产生了怀疑。似乎他们的努力生存只是一场梦,总有一天梦醒人亡。

    “轰隆!”,一阵闪电过后的雷声召唤来更大的雨。

    雨很大,高空坠落的雨滴在小楼的屋檐上碎裂成一道道雨雾,银行小楼静静的接受着暴雨的洗礼。

    “啪啪啪”,不停的暴雨像是线丝一般接二连三的雨滴打着车顶上,激起不停的声音,山姆坐在皮卡车里,眯着眼睛,用望远镜观察着百米开外雨中的银行小楼。目光闪烁,不知在想着什么。

    这里正好是街道拐角,由于高度和附近建筑的关系,正好处于楼顶天台精戒人员的视觉死角。

    除了山姆的这辆车,另外几辆轿车也坐满了人。在雨中还有一群持着各式各样枪支的下属,他们挤着在屋檐下避雨,不停地辱骂着,山姆从后视镜看了一眼这群乌合之众。

    他们在这里等到了很久了,密切注意着小楼里的动静。清晨姜森等人驾车外出后,山姆就命令手下驾车尾随,杀了几个被囚禁的女人为诱饵,从不同方向吸引丧尸,彻底堵死农用产品市场的出口。

    如果没有计算错误,那幢楼里应该还剩下一个男人、两个女人、一个婴儿,还有一个死不掉的老杂种。他一直在等守在农用产品市场的手下回来报告,他要确定姜森等人被丧尸吃掉,他不想在攻打小楼的时候背后出现枪声,可是一直没见他们的踪影。

    “轰隆!”,一阵闪电过后,震耳的雷声响起,山姆觉得这声雷声就是要示意自己开始行动,他不再等了,嘴角掠过一丝狰狞。他放下望远镜,对车外雨中的比尔笑笑,口气不善地说:“开始吧!让那帮小子动作麻利点儿,别浪费时间!记得把那娘们感染上丧尸病毒!这一次如果被谁搞砸了!老子就用他当材料,开一次露天烧烤宴会。”

    王振业披着黝黑的雨衣,穿着拖鞋,现在天台的遮台下,他知道大雨中不应该抽烟,烟火会给潜伏的危险提供目标参考,可是,他实在受不了了,从早晨的大雾开始,他就一直觉得要有不好的事情发生,大雾散去了,现在黄豆大的雨幕完全将银行小楼笼罩住了。

    老人咳嗽了几声,就将手中的烟蒂抛进了大雨中,密集的雨幕中,一个雨滴偶然的遇到了烟蒂,它没有落地就在烟蒂的作用下回归成了水蒸气。

    王振业没有去在意扔出的烟头,他检查了一下背着的狙击枪,迈步进入了雨幕。

    “哗哗哗”的暴雨打在雨衣上,浇进枪膛,整个世界只剩下了雨落声。

    即使在2120年,七十二岁的王振业也算是高寿。

    与生活在周围的白人老人相比,红光满面的王振业无疑要显得更加年轻,富有活力,一头雪白的白发为他增添了一些时间的韵味。

    他从小就随着父母移民来了美国,他父母一直教育他,他是一个民族的代表,所以他总是直着腰,到现在他也没有一点驼背,显得很精神。

    虽然他有点不懂得现在年轻人的娱乐,可是他那读书的脑子很清楚,现在手脚力气虽然没有以前那么有力气,但是帮附近白人老太太搬运点东西还是绰绰有余的。

    整个社区几乎所有老人都知道王振业真实年龄,无所事事的老人总是很讲求养生,他们总会流露出羡慕惊讶的表情。

    这让王振业有种非常得意的满足感,他感觉小时候父母说为自己民族争光的教育他做到了。

    已经从大学教授岗位退休的他,也不厌其烦拿出教课般的**,一次又一次对求教者公开自己的日常食谱、作息时间、活动规律。看到那些人像小学生一样拿出本子认真记录,他甚至想来正在的一门养身的课堂。可是,他真的没有什么养生的秘籍,他没吃过补药,也从来不会忌口,瓜果蔬菜、米面粮油,他从来不会特意去少吃肉,想吃什么就吃什么,偶尔喜欢喝上几杯,还要抽烟。

    他也挺有女人缘——社区里单身的白人老太太基本都很喜欢这个帅气的老人,沿袭着美国人的开放,总有白人老太太对他投怀送抱,甚至还有的提出可以让他跟她女儿一起睡。

    哗哗的大雨引诱着老人不断地回忆,他不想再去回忆那群老头老太太,他像怀念一下自己的母亲,可是过世多年的母亲在他的记忆中已经模糊了,他拼命地在脑海中寻找一个对母亲面庞明显的回忆时刻,可是他失败了。

    七十多岁的老人,眼角微微发酸,雨水遮掩住了老人眼角的泪水。

    “噗!”,用手擦拭去满脸的雨水,抱起了手中的狙击枪,他要用这把威力惊人的武器守护着他仅存的温暖。

    他知道脚下的小楼里,严密娟一定在打扫卫生,他很喜欢张难,一个大胖小子不喜欢玩具总喜欢一节节干枯的手指和一粒粒金黄的子弹,王振业认为这孩子绝对是被陈莹带坏的。

    至于姜森他救了这幢楼里所有的人,却并不以此自抬身价,为人谦和,脸上总是带着微笑,长得也很帅。

    男女之间的喜事总是很符合华夏人的胃口,姜森和王慕烟的结合让整个小楼增添了不少的喜气,老人偶尔甚至会同严密娟讨论讨论姜森和王慕烟的亲事,当然老人毫不客气的将自己放的了姜森长辈的位置。

    大雨中不禁有些冷,但他心里却是温暖的,感觉嘴里很淡,老人回到了遮台下,雨衣下的烟盒已经有了点湿润,湿漉漉的手指从烟盒中抽出一支烟,叼在嘴上,嘴角残留的雨水开始湿润香烟。

    王振业刚按下打火机,忽然听到,从远处传来一阵刺耳凄厉的尖叫。

    他猛然吐掉嘴里的烟,端起枪,冲入了大雨中,哗哗的大雨模糊了视线,王振业通过被雨水打湿的狙击步枪的瞄准镜,看到小楼下街道的对面跑过来一个看上去慌张到极点的女人。

    大雨中无法看清她的样貌,她大约在三十岁左右,出血一件体恤,被大雨打湿的体恤紧紧的贴在她身上,衬托着她美丽的胸部。

    她可能是受了伤,在右手的指尖处,雨水夹带着鲜血向下流淌,在覆盖柏油路的水层上形成一条丝带一样的血线。狼狈的她根本来不及捋顺被雨水粘在脸上的头发,赤脚在积水的马路上拼命地奔跑。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