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末世重生之旅 > 第四十二章:一个人的表演
    皮卡车上的张德润不停地开枪,满面惊讶地看着姜森挥舞着长刀的背影,“他,他想干什么?自杀吗?”

    “嘭”,李涛掏出手枪击爆了一只要向车斗上爬的丧尸的脑袋,没有太多的表情,说道:“我不知道。”,但是,李涛已经下定决心,这场难关过去以后,姜森就是他的老大!

    皮卡车上的陈晶紧紧握着方向盘,看着英勇的姜森,带着哭腔:“他..他会死的!会被吃掉的!”

    王慕烟只觉得脑子很乱,眼前不断闪过无数陌生而熟悉的画面。有大雨中姜森挥舞着消防斧的场景,有姜森带着她从地下停车场出来的场景,她想起了张彬的那声惨。她狠狠地咬牙,拿起对讲机:“跟着我冲出去之后!你们立刻去支援银行小楼!”,是的,王慕烟,已经是姜森的女人了,如果姜森死在这里,她要跟着姜森躺在一起,但是在这之前,她要完成姜森的命令:带着车队冲出去。

    姜森浑身上下的肌肉已经收紧,巨大的手掌握力紧紧的握着两把长刀,心脏跳动的频率开始加快,血液加速供给着体能。

    他像是嗜血的鲨鱼进入鱼群一般,疯狂着。

    “嘭~”

    长刀一下砍掉两只丧尸的脑袋,发黑腐臭的血肉飞溅开来,水泥墙上绽放开数朵黑色血花。

    很快姜森身旁的丧尸已经被他砍杀干净,他暴喝着,将左手的长刀飞出,在空中旋转着的长刀,接连着削去了三只丧尸的头颅,最后稳稳地卡在一只丧尸的头颅脑袋上。

    一把飞刀巨大的冲击力使尸群略微困顿了几秒钟,姜森抓住机会一把扣住旁边扑来的丧尸颅顶,像掰玉米一样,将这头可怕的食肉生物脊骨当场扭断。

    不等失去行动能力的丧尸瘫倒,右手的长刀极速地飞出,不知何时长刀已经变得炙红的长刀,很锋利地削掉了丧尸的半个头颅,高温的刀身上一阵炙烤的腐臭味道。

    姜森踩在丧尸的尸体高高跃起,狠狠地一拳打在了一只丧尸干瘪的脸上,“咔嚓”的头骨破碎声响起,那张原本就显得扭曲的丑陋头颅瞬间瘪缩,断裂,黑臭的脑容物渗出。

    行云流水般的激斗,使得尸群的嚎叫声越来越大,涌过来的丧尸也迅速增加。不论是姜森身边,还是车队周围都堆满了丧尸尸体

    姜森对这种令人头皮发麻的怪物毫无惧意,跃起的他将右手的长刀再次飞出,一把抓住丧尸头上的另一把长刀,冰凉的刀身在于姜森的手掌接触的一刹那,瞬间别的炙红。

    “唰”,姜森再次挥刀,炙热的刀身无比锋利地砍掉一切阻挡它的事物。

    当姜森将两把长刀握在手中时,他双手持着的两把长刀刀身炙红,双刀划过天空,空气中的杂质瞬间被点燃,尘埃般落地。

    腐臭的血肉,浸透了衣服。姜森只觉得越来越亢奋,杀意越来越强烈。

    他像一只暴怒的龙一样释放能量,用最狂暴的动作撕碎每一头丧尸。飞溅的脏血涂满整个面孔,他也毫不介意携带着大量病毒的碎肉飞进嘴里,反而下意识地咀嚼着,口腔里的高温直接炙烤着丧尸病毒。

    层层叠叠的丧尸毫无惧意的向前冲,无数双手从四面八方伸展过来。灰白色的手指如枯树老根,遮挡住光线,从中间拧抓姜森的身体,仿佛最凶狠野兽构成的牢笼,锋利的双刀精准地砍下了无数只肮脏的手,不知疼痛的丧尸继续向前伸着断手的胳膊,接着,刃尖从它们的咽喉划过,前面的丧尸立马停止了前进,脖子上的头颅只在脖子上留恋了一会儿,就顺着刀痕滑下。就这样一批批无头的丧尸像流水线一样制造出来一样。前后不过五、六分钟的时间,姜森脚下已经躺满厚厚一层抽搐的血肉,地面上也滚落一颗颗呲牙咧嘴的肮脏头颅。

    被零号试剂强化躯体似乎永远没有极限,姜森表现得淋漓尽致。他像一部精准的机器,双手的长刀不断地挥舞,一颗颗丧尸的脑袋下雨一般从丧尸头上落下,一层层的丧尸尸体倒在姜森面前,他一个人牢牢挡住了想要前进的丧尸群。

    附近地面上堆积的尸骸越来越厚,不知恐惧为何物的丧尸迈过厚厚的丧尸尸体,带着它们最恐惧的表情继续蜂拥过来。

    这些没有进化的“1”阶段的丧尸也许没有智慧,但它们仍然属于生物。

    它们知道自己渴求着什么样的食物,也明白两点之间直线最短。视觉上的障碍,使它们无视脚下的同伴的尸体,对食物向往的本能让他们一往无前固执地扑向目标。

    被零号试剂强化的姜森很强,但是现在,车队必须冲出去,姜森看着面前无尽头的丧尸群,两把长刀往回一收,畜足力气,将两把长刀飞出,两把炙热的长刀带着强大的力量,燃烧着空气中的杂质,带着一路璀璨的火星,飞进丧尸群,无数的丧尸被炙热的飞刀拦腰砍断,虽然这些丧尸没有死去,但是这为姜森争取到了时间。

    整个市场的出口已经被丧尸的尸体堵住了,车队不可能出去,姜森在以惊人的速度冲到围墙前面,站定。

    这一幕很让人诧异,可是车里开着枪的王慕烟理解了他的意思,连忙通过对讲机通知驾驶皮卡的陈晶倒车,将车头指向姜森的位置,

    在车队掉头的同时,姜森全身肌肉隆起,瞬间前冲一步,怒吼着,猛然朝着墙壁击出收缩的右拳。

    坚固的砖墙瞬间坍塌,破碎的砖块和砂砾从撞点中央飞弹开来,墙壁上出现了两米多宽的缺口,姜森一闪,雪佛兰suv里的王慕烟抓住时机,狠狠的踩下了油门。

    “哐当”!庞大的雪佛兰suv透过飞扬的尘土,从墙壁的缺口飞出,直接冲到了马路上,接着后面的皮卡也以同样的姿势冲了出来。墙边的姜森一把抓住了皮卡车的护栏,一个飞跃地跳上了皮卡车的后斗。

    在颠簸的皮卡驶出市场时,姜森清楚地看见就在马路正前方的十字路口,一辆黑色的“福特”皮卡车里坐着几个抽着烟的活人,惊讶的姜森连忙的拔出李涛腰间的手枪,“咔嚓!,急速地将子弹上膛,“砰砰!”,果断地击发,子弹打穿轿车前挡风玻璃,瞬间一阵血红色喷在前挡风玻璃之上,福特车急忙地加速。

    “砰砰!”,站在皮卡上的李涛和张德润也连忙开枪,可是颠簸的行车影响了射击的准度,开着车的两个女人也并没有向那辆福特车追去,她们猛踩油门一路向银行小楼奔去。

    姜森打空了一个弹夹,李涛从腰间扔出一个弹夹,姜森推出手枪里的空弹夹,躺在皮卡车斗上换着弹夹,张德润问道:“他们是谁?”

    李涛坐下,从背包里掏出备弹,在颠簸的车斗里向空弹夹压倒,没有什么表情,开口道:“他们应该是来监督我们被丧尸困死的,现在,他们的另一部分人应该已经到达了银行小楼!而小楼现在只有三个人:老王、嫂子、陈莹,刚好是防御空虚的时候,看来他们盯了我们很久了。”

    张德润不愿意相信,因为现在银行小楼只剩下了他的妻儿、老人和女孩陈莹,他看了姜森一眼,希望姜森能够推翻李涛的推论,满身是血污的姜森拍了拍他的肩膀,“我们还有一场硬仗。”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