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末世重生之旅 > 第三十九章:幸存者们的清晨
    “嘎嘎!”,清晨,一只从城市西面海边飞来的海鸥落在阳台上,抖擞着白色的胸脯,好奇地看着室内的两具美妙的躯体,姜森被海鸥吵醒,翻了个身,海鸥受惊,飞走了。

    一缕微弱的阳光透过晨雾晒到了姜森的胸膛,扑通扑通,朦朦胧胧的姜森感受到了心脏的跳动,转身,发觉到了身边躺着的一个美妙的身躯,姜森仔仔细细地捋顺了女孩脸上凌乱的长发,充满爱意的看着王慕烟漂亮的脸蛋。

    昨晚的疯狂让王慕烟体验到了爱情带来的至高欢愉,也让她疲倦了许多,她在姜森怀里踏踏实实地做了一生中最美的梦。

    她感觉到了一阵阵热气扑在她的脸上,睁开眼,眼前一张帅气的脸庞,期初她只是觉得姜森的脸好看极了,可是,她突然意识过来了,连忙又闭上了眼睛,姜森没有了末世的一切悲伤和严肃,他舒舒服服地一笑,温热的手掌不老实地向被子里那美妙的躯体探去。

    严密娟的厨娘角色已经固定。她煮的粥很香,馒头也热气腾腾,当然,餐桌上还少不了从外面商店弄回来的罐头,有时运气好了,还会有蔬菜。

    楼上客房传来开门和漱口的声音,小楼的范围很有限,王慕烟昨晚留在姜森的房间这件事,一大早大家都清楚了,在人们彼此问候早安的同时,李涛和张德润带着一种“我懂得”的目光看着拍拍姜森的肩膀问候早安,陈晶和陈莹两姐妹好奇地打探着满面红光的王慕烟,她们很明确的观察到王慕烟的气色明显好了许多。

    饭桌上,王慕烟挨着姜森坐着。她低着头小口小口地喝着碗里的粥,都怪姜森,现在她的下体还感觉肿胀的微疼。

    剩下的人心情很好,显然一对新人的出为小楼增添了不少的喜气,而且本来姜森和王慕烟就是十分般配的。

    大家都没有提会让王慕烟尴尬的话题。王振业高兴地向大家分享着种子萌发的喜悦,这对众人来时的确是值得高兴的,他们将会有新鲜的蔬菜吃了,在愉快的氛围中,大家用各自熟悉的语气谈论今天的安排。内容千篇一律,不外乎就是收集物资、勘察地形、制取结石和蚀性溶液等等......

    小楼里弥漫着末世难得的温馨气氛。

    吃过了早餐,王振业照例去楼顶警戒。他虽然比李涛年长,可是拥有精湛枪法的李涛成了他的师父,他抱着一把高精狙上了平台,现在他的枪法在李涛的指导下飞速进步。

    陶源的装备是m16步枪,外加一把军用长刀,以及一套制取蚀性溶液的工具,蚀性溶液的价值至少要等一年以后,各个统治集团稳固统治,才能逐渐体现出来,它不但是制作基因强化剂的重要原料,更是制作丧尸疫苗的重要原料,所以在从某种意义上看,它其实比粮食和水更重要。

    严密娟继承了华人的传统观念中,作为家庭主妇的她不喜欢暴力。她更多的心思都放在丈夫和孩子身上。

    然而灾难中那种无能为力让她记忆犹新、永世难忘,她几乎是强迫自己学习使用枪械,但是因为整个幸存团队都在姜森的指导下服用结石,身体都经过了强化,而且又有李涛这个射击高手的指导,所以她在学习如何操作这些沉重冰冷的武器的过程中,并没有遇到太大的困难。

    张德润为她做了一个贴在大腿外侧的枪套,手枪和弹匣放在那里不会妨碍日常生活,有宽松的长裙作为遮挡,谁也看不到她身上还带着这些东西。

    婴儿的嗅觉似乎比大人更灵敏。不知道为什么,襁褓里的小家伙很喜欢枪油和火药的气味,他总是不太喜欢什么玩具,却是喜欢一颗一颗地把玩着妈妈的手枪子弹。

    严密娟也渐渐发现:每当自己把枪摆在稍远位置的时候,儿子总会啼哭。当她重新戴上,儿子又再次变成笑脸。这种情况让所有人都哭笑不得,她也不得不二十四小时随时保持武装状态。不是为了安全,只是为了孩子。

    李涛和陈晶一边装备着,一边嬉笑着,至于陈莹,本来在学校就学校很好的她很快的进入了科研状态,看着盈盈弱弱的她竟然对解刨丧尸十分感兴趣,姜森不在意她能解刨出什么成果。

    王慕烟换去了一身的居家装,将长长的头发绑成了马尾,穿着一身运动装,加上昨晚上的滋润,她的气色好多了,看到姜森看她,娇羞地看了姜森一眼,就进了地下车库。

    姜森收拾检查了一下身上的装备之后,也进了车库,小楼地下的车库已经满满地停满了车辆,在国民警卫队得到的车辆被篷布遮起,幸存团队日常使用的是一辆雪佛兰大型suv和一辆福特皮卡。

    姜森驾驶着雪佛兰suv驶出银行小楼,接着是张德润驾驶的福特皮卡,李涛带着墨镜持着一把狙击步枪站在皮卡的后斗上,两辆车组成的小队像往常一样进行着他们的日常活动。

    王振业站在楼顶天台上目送着小队的远去,晨雾散去了,可是他清晨时的那种莫名的不安还在心中;陈莹留在了自己的房间,这里已经被她摆满了各种各样的生物化学之类的书籍,她的书座上,被母亲喂饱的张难欢欢喜喜地玩弄着陈莹桌子上一节节干枯的手骨,喂完孩子的严密娟开始收拾小楼的卫生,她真的很喜欢现在小楼的生活。

    整个小楼的团队像往常一样,生活着,却并不知道随着笼罩着小楼的晨雾散去,一场针对他们的阴谋正在酝酿。

    山姆坐进了皮卡车,外面的气温已经很高了,穿着军装的他根本忍受不了车外的高温,透过皮卡车的后视镜可以看出车后的一群丧尸,车斗上的手下不停地嬉笑着,满口的脏话,在穿上整齐的军装之后,山姆就十分的厌恶这群混蛋,他很羡慕艾伦手下的那种真正的军人。

    皮卡的车速,不快,一个骑着摩托车的手下开到皮卡旁边,山姆拉下车窗,摩托车上的骑手向他点了点头,山姆拉上车窗,摩托车手朝着银行小楼里驶出的车队离开的方向加速驶去,山姆从车上下来,上了另一辆车,两辆皮卡分道扬镳,皮卡车带着车后的丧尸群向银行驶出的车队方向驶去,载着山姆的皮卡车转进了一个街区,向着健身房的位置驶去。

    健身房附近的丧尸都被处理干净了,山姆一直忘不了那天艾伦君临一般的形象,整个一楼大厅不再封闭,所有的门窗都重新打开,山姆穿着一身戎装站在阳光中间,身后站着十几名强壮的手下,剩下的所有人都聚集在健身馆一楼大厅。

    站在山姆对面的人,比他这边将近多出一倍。他们大多很瘦,个头也偏于矮小,背着各种各样的步枪、霰弹枪。其间还掺杂着七、八个面带畏惧,也谈不上什么姿色的女人。

    只有被山姆看中的人,也就是所谓的“守卫者”,才有资格住在二楼,而一楼的幸存者每天都要出去寻找补给。他们不会全部都出去,每个出去的人必须留下一个与自己关系最亲密,或者是在其他人的监视下才能外出。如果有谁没有返回,或者被监管的人中途逃走,那么留下来当做人质会被杀掉。

    这种连带责任的方法很残酷,却很有效。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