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末世重生之旅 > 第三十八章:牺牲的女人
    无比的疼痛,女人已经无法尖叫了,她不停地哭泣,眼泪融进鼻血,再加入口中的血液滴在她的胸前,她哭泣着,双手被绑在身后,她根本无法擦拭脸上鲜血与泪水,跪在地上的膝盖已经布满了鲜血,嘴上的胶带也被摔了下来,马路上的冰凉透过膝盖上的血肉,刺激到膝盖骨,她感到了真正刺骨的寒冷。

    “哈哈哈哈!”,车上的几个男人看着女人的动作没有一丝怜悯,只是觉得很好笑!

    “妈了个逼的,这有什么好笑的?”

    山姆狠抽了一大口烟,照着距离最近的手下身上重重踢了一脚,连喊带骂:“把她给老子弄过来,快点动手,我们时间不多,都他妈给我快点儿!”

    带着变态般欢喜和亢奋的表情,男人们通过绑在女人身后的铁链,把女人硬生生拽了回来,“啊!”,身体没有衣服的遮拦,粗糙地面上的冰冷磨去女人躯体上的肌肤,当拉着她的铁链停了下了,**裸的女人已经全身被磨破了,四个壮汉从车斗上跳下,分别按住女人的肩膀和四肢,比尔从车厢里取出一把消防斧,在手里掂了掂,嘴角掠过一丝残忍的笑,高高挥起,对准女人左腿膝盖部位狠狠劈下。

    “啊!”,一直来自灵魂深处的悲痛尖叫。女人终于叫出来了,满口的鲜血随着尖叫喷出,直接喷到了举着消防斧的比尔身上。

    女人的整个意识都被无尽的疼痛占领,她爆发出了无限的潜力,四个壮汉已经按不住她了,挣脱的女人在血泊里来回乱扭,就像失水乱钻的泥鳅。

    本来她的身体就布满了在地面上磨出的伤痕,现在,她大腿喷出的血液已经满满的涂满了她的身体,她的血液包裹了自己的主人,保卫着赤露露的躯体最后的尊严。可是女人根本不在乎尊严,她的双眼紧紧的闭着,似乎眼皮就要把眼球狠狠地按进头脑中,泪水不停地从眼角渗出,而且渗出的是血水。

    “妈的!”,四个壮汉骂了一句,再次按住了她,“呸!”满身是血的比尔狠狠地朝挣扎的女人吐了一口痰,再次高高举起消防斧,女人的嗓子已经嘶哑了,满身是血的,不再尖叫,她拼命地按住的伤口,伤口处破碎的骨头早已插进了她是手掌之中,鲜血不断地涌出,她充血的眼睛已经模糊了,却死死盯着自己的大腿,蠕动身体不断缩短与断腿之间的距离,那是她身体的一部分,她看着不断流着鲜血的断腿,她很想捂住短腿的伤口,因为那正在流血的断腿是她身体的一部分。

    山姆看了满身是血的女人一眼,扔了手中的烟,踩灭烟头,在女人身边蹲下,没有一丝厌恶地给女人擦泪,女人迅猛地狠狠咬到了山姆伸过来的手,狠狠地咬去了一口肉。

    “啪!”,山姆没有了耐心,狠狠地打了女人一巴掌,已经疼痛无比的女人,根本无法抵挡一阶强化的山姆的一巴掌,她很幸运的晕了过去。

    山姆握着手中的伤口,冷冰冰地看了比尔一眼,比尔用力咽了咽口水,在冷冰冰的目光驱使下,捡起地上的断腿,远远的扔到了马路上。

    五分钟。

    十分钟。

    附近街道里传来沉重缓慢的脚步声,杂乱而密集,越来越清晰。

    山姆抬头看了看被派至街道尽头的另外一辆车,远处的车上的对方没有发出任何信号。这意味着那个方向很安全,没有丧尸出现。

    接着有一大群丧尸从比尔扔过断腿的地方奔来,它们至少超过三十头。

    灾难已经发生了一段时间了,丧尸体内的水分已经被排除了很大一部分,它们袒露出的肌肉萎缩,皮包骨头的脸完成呈现着一种骷髅的样子,新长出来的獠牙凶恶地展示着,尤其走在前面的几头丧尸,它们刚刚啃食了一条断腿,有点嘴角渗滴着血液,有点甚至在嘴角还挂着未下咽的血肉,它们在前面跑,刺激着后面的跟随者加快脚步,向昏死在地上的女人跑去,那满身是血的女人对它们有着无法抵挡的诱惑。

    两辆皮卡车已经发动,其中一辆从车尾延伸出来的一条长长的铁链,死死栓住了躺在马路上血泊里的女人。山姆看着奔来的丧尸跳上车斗,拍了拍车顶,皮卡车里的司机接到信号立马发动车子。

    “啊!”,昏过去的女人被铁链拽醒,发出一声尖叫,一群丧尸看着刚要得手的食物就这样失去,立马“嗬嗬”的吼叫,接着加快速度向被铁链拉着的女人奔去。

    山姆站在皮卡上,看着不断掉队的丧尸拍了拍车窗,大声骂道:“tmd,速度慢一点儿,让那些该死的家伙跟上来!”

    “嘭!”,山姆骂完司机,用手中的枪打中了女人的另一条腿,鲜血雾一般的弥漫在空气中,在加上枪声的刺激,附近越来越多是丧尸奔跑着加入了队伍。

    安德鲁没有上车,山姆没有兴趣去关注下属,在这末世,脱离队伍就等于找死。

    安德鲁站在墙角看着半死不活的女人被皮卡车拖拽着,有一瞬间,女人的目光和他对视,铁骨铮铮的汉子流泪了,他看到女人的目光后立马转身,奔跑着消失在胡同中。

    皮卡车轮胎缓缓转动,拖着半死不活的女人,也吸引着尾随其后对鲜血和肉无比渴求的丧尸。司机交替踩下油门和刹车,总是在丧尸即将抓住女人的时刻狠狠地踩下油门,不断的有丧尸扑倒在地,可是它们总是无法抓住触手可得的美味,它们只能无可奈何的愤怒,而皮卡车上的幸存者像是看一出喜剧一般地看着丧尸们拙劣的表演。

    皮卡车的司机一直控制着车速,愤怒的丧尸群永远的抓不到半死不活的女人,太阳已经高高的升起,驱赶掉了笼罩着城市的晨雾,阳光散在了女人的脸上,女人微微的睁开眼睛,她想这温暖着自己的阳光,一定也在温暖着自己心爱的人。

    凌晨四点黎明的淡灰色的天空中,几颗寥落的晨星闪烁着,小楼后面的河流上的晨雾像是一根烟柱似得移动着,碰到了河边的高楼建筑后,像是一条灰色的无头蛇一样转进城市,在这晨雾中,王振业接替了陈晶在楼顶天台负责精戒。

    朦朦胧胧的晨雾让警戒者的视野很有限,老人总觉得很压抑,点上了一支烟,可是没抽几口他就扔掉了,因为李涛告诉过他,在黑暗中的烟光无疑是狙击手最好的参照物,而现在的迷雾跟黑夜没有什么区别,踩灭了地上的烟蒂,他把枪中的子弹上膛,从天台上下来,打算围着小楼仔细地转一圈。

    湿漉漉地雾气笼罩着整个小楼,这里似乎就是大海中是孤岛一般,老人先是仔仔细细地通过枪上的瞄准镜环视了一下小楼大门前的道路,浓浓的雾气遮住了视野,在老人的瞄准镜里只有灰茫茫的雾气,实在看不到雾气之外有什么。

    生命总是会出人意料,当他收起枪时,意外地发现花坛上的田垄里种下的种子已经萌发出了嫩芽,他欣慰了许多,可是这是后面传来了“噗通”的一声,老人下了一跳,连忙把枪口对准声音传来的方向,但是,他很快就意识到那是河里的鱼儿跃出水面的声音。

    老人虽然很警惕,可是在浓浓的晨雾中,他无法察觉到远处正在酝酿的危机。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