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末世重生之旅 > 第三十三章:健身房
    肖恩的问题是不需要思考的,安德鲁他抬起脚,看了一眼瓶装水堆头庞的丧尸,接着从堆头中抽出一瓶水,一口气喝光了,然后很是失落地慢慢走到墙边,从上衣口袋里摸出一包香烟,抽出一支叼在嘴里,又摸出打火机连扣数下。打火机的火焰终于点着了诱人的香烟。

    “他们,看上去像是好人。”,安德鲁深深的抽了一口烟,舒舒服服地吐出,然后,带着惆怅与失落开口道:“那两个女孩都有枪,不像是被胁迫的样子。我、我真没有别的意思。我只想,只想让他们帮帮我弟弟。”

    肖恩双手撑住地面,摇摇晃晃站了起来。很是勉强地笑笑,似乎想要说点儿什么来安慰一下同伴,却还是没能开口,只是拍了拍安德鲁的肩膀。

    接下来两人男人谁也没有说话,安静的空气中除了两个男人呼吸的声音之外,只剩下火焰燃烧烟丝的微弱声音。

    沉默了几分钟,安德鲁扔掉烟头,烟头以漂亮的姿态划过一个弧线,然后在水泥地上,烟蒂沾起来微微漂亮的璀璨,可是没有人去欣赏。

    安德鲁和肖恩起身,搬完了最后的物资,长长地叹了口气。

    “走吧!我们该回去了。”

    “sumper”健身房位于街区西面,是一幢占地面积数百平米的两层小楼,属于洛杉矶体育场众多附属建筑的一部分,在灾难爆发之前这是一家豪华的健身房。

    两米多高的立式合金柜,加上沉重的杠铃,彻底封死了健身馆一楼的大门。

    大楼背后的院子里停着几辆轿车,安德鲁和肖恩将车子在路边停下车,各自扛着装满食物和水的背包,小心翼翼躲过几只被铁链绑着的丧尸,走近场馆的后门,一轻三重敲了敲。

    很快,屋子里传来沉重物体的移动,门板也松开一条缝隙,露出一双紧张而精惕的眼睛。

    这里本来是一条应急的消防通道,现在成了进出健身房的唯一通道。

    给安德鲁和肖恩开门的是,一个只穿着花布短裤,脚上趿着夹趾拖鞋,鼻梁上架着眼睛,手里持着一把突击步枪的胖子,他迎了上来,从两人手里接过装满食物的背包。

    “怎么现在才回来?我还以为你不要你那该死的弟弟了呢!”

    肖恩听了立即按住安德森手中的枪。默默地看了一眼胖子,什么也没说,拉着安德鲁直接走进大厅。

    健身房光滑的木地板上,散乱地铺着十几张软垫。靠近墙壁的位置,摆着的几张软垫上躺着几个绑着绷带受伤的人,他们是在攻击配送中心的时候受伤的。

    另外有十几个男女很是无聊地围在一起。似乎墙壁处的伤者跟他们没有一丝关系,他们要么在低声交谈,要么人躺在软垫上睡觉,还有人一声不吭坐在角落里发呆。

    大厅里的装修很豪华,四周都镶嵌着两米多高的镜子,而这些镜子早已没有人擦拭了,上面散布着各种各样的污渍,有鲜血留下的手印,有人体排泄物留下的擦痕,甚至还有男人下体释放出的液体,让人照上去不免一阵恶心。可是,对生活在这里的幸存者来说,不挨饿,就足够幸运了,没有人去在意环境的好坏。

    安德鲁走到墙边的一张软垫前坐下,用手背试了一下弟弟额头的温度,万幸,弟弟的烧退了。虽然弟弟是为了整个幸存团队攻打的配送中心,可是受了重伤的弟弟要不是在他的努力争取下早就被弃尸荒野了,而现在弟弟是安德鲁唯一的亲人。

    而这时两个守在二楼通道口的壮汉立刻围了过来。他们体格强壮,贴身背心下面凸拱出一块块结实的肌肉,没有说话,只是用冷漠的眼神打量着安德鲁,还有他刚刚放下的背包。

    肖恩连忙拿起另外一只背包,讪笑着递了过去,用带有几分谄媚的语调说:“这是上缴的份额。”

    “谢谢,你俩对我父亲还有安德鲁弟弟的照顾!”

    说着,他从衣服口袋里摸出两包精装“万宝路”香烟,一起塞了过去。

    为首的壮汉接过香烟和背包,看看体格与身材跟自己差不多了多少的安德鲁,目光阴沉地点了点头,淡淡地“唔”了一声,抓过肖恩手里的背包,转身离开。

    安德鲁注视着他们的背影,冷淡的脸上渐渐显露出怒意。他努力控制着想开枪的冲动,尽量平静下来,从背包里取出一瓶临近过期的酸奶,从弟弟的嘴角喂着。

    之后安德鲁和肖恩一对视,他们两个都不想把今天遇到其他幸存者的事情说出去。

    在这座健身房的二楼,这里的格局与一楼截然不同,这里铺着地毯,墙壁四周甚至还摆放着绿色盆栽植物。

    二楼最大一间房间里,一个暴露的女人蜷缩在墙角。她身上只穿着一件宽大的男式衬衫,领口敞开,露出大半个胸部,带着一种犹抱琵琶半遮面的诱惑。

    女人是华人,她的皮肤不是白种人的那种过分的白,一种带着微黄的白嫩,看起了舒服极了。

    她双手抱住膝盖坐在地面上,头抵着,暂时看不清她的面容,只能听到她喉咙里偶尔发出一两声让男人极想保护的啜泣。她散乱的长发顺着肩膀滑落,挡住了一部分裸露的身躯,也让她找回一点点可怜的自尊。

    当男人走过来时,她没敢抬头,只是用恐惧的目光盯着男人不断接近自己的双脚,紧紧的抱着双腿,将头深深的埋在其中,似乎这样男人就会看不到他。

    山姆最近心情差极了,国民警卫队被别人捷足先登,自己盯好久的配送中心被美军占下,更让他生气是不知道那个傻子竟然向美军开枪,还好原来盯着配送中心的不仅仅是山姆这一支团队,在枪响之后,周围数不清的枪支向配送中心的美军开枪,要不是这些幸存团队,山姆根本没法带着手下撤退。而对配送中心的失败不仅让山姆的团队受损严重,更让山姆气愤与不满的是,这次鲁莽行动的失败严重打击了他在幸存者之间的领导威严,许多人对他都有着强烈的意见。

    但是,她看到面前这个漂亮的女人,咧嘴一笑,拉过一张椅子坐下,从背包里取出一瓶水,一小包梳打饼干,摆在脚下,意味深长地看着对面这个漂亮的女人。

    当食物放到女人面前时,啜泣者的女人的眼睛里立刻释放出极度渴求的目光。饥饿的力量是无穷的,片刻,她的胸口开始剧烈起伏,饥饿正拼命挣脱理智的束缚,她决心让自己重新恢复平静,然而意志却像她那白皙纤弱的双手一样无力。

    她胳膊渐渐松开膝盖,袒露出里面令人向往的私密,她像狗一样爬到山姆脚下,嘴唇间流出了非常微弱,也异常坚决的声音。她一遍又一遍地低声悄语:“饿……我饿!我要……吃……”

    山姆大笑着从椅子上站起,女人急忙地抱住面前的食物,山姆抱住女人的腰,将她背朝自己重重按在办公桌上,扳起两条修长白嫩的腿,牢牢夹在腋下。

    女人对于这种粗暴的动作显然并不抗拒,她紧紧抓住饼干和水瓶,用牙齿撕开包装,无比慌乱,也非常迅速地咀嚼。身后,山姆狞笑着狠狠向前一挺,撞得女人一声尖叫,又连忙低下头,带着耻辱悲愤的表情,继续吞咽尚未嚼碎的饼干。

    女人是一个华人移民,她不像美国女人那样不知廉耻的开放,在她的世界观中,性,是一个很私密、却又很美妙的东西,所以她一直拒绝着山姆,而这也激起了山姆的征服欲,他的一点也没有动粗,只是用来就简单却又最有效的方法——饥饿。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