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末世重生之旅 > 第三十章:配送中心
    姜森和李涛所看的是一家规模庞大的配送中心,这里配送着美国西部大部分超市的商品,拥有海量的物资,姜森分析的没错,这么重要的地方不是哪个幸存的团队能够有资格拥有的,在areg01号基地不断完善后,艾伦.希伯来的首要目标就是派出军队攻下了这座配送中心。

    “看来我们白跑一趟了。”李涛带着失落的语气开口道。

    “怎样?能打中吗?”,姜森收起望远镜拿起身边的狙击步枪,瞄准了悍马车上控制着重机枪的机枪手,带着邪笑向李涛问道。

    “当然!怎么?来一下?”,李涛带着一丝兴奋问道。

    “砰!”,姜森给他的回答是一声枪响。

    “砰砰!”李涛还没开枪,配送中心附近就传来了不断的枪响,在配送中心周围隐藏着的其他幸存者团队,看到悍马车上的机枪手被击毙,以为是自己人开枪的,立马对着配送中心里的美军开火,不论是美军、还是其他埋伏着的幸存者团队都没有察觉到姜森和李涛两人。

    “哒哒!”,姜森这一枪这就捅了马蜂窝,另一辆悍马车上的重机枪刚开火,李涛就开枪了,子弹精确的击中了机枪手的脑袋,两辆悍马车上的重机枪刚熄火,配送中心门前就涌现出持着各式各样武器的幸存者,疯狂地向占领配送中心的美军射击。

    “撤!”,两人一人开了一枪之后。姜森没有半点犹豫的起身撤离。很多的人都盯着这配送中心,而姜森要做的就是打响第一枪,在自己能力没有足够强大之后,混乱是机会,姜森得不到配送中心了,那么就乱点,大家都不要太容易的得到这财富丰富的配送中心好了。

    果然,在姜森和李涛离开不久,天空上一架直升机飞过。

    随着局势的不断稳定,areg01号基地的实力在不断的增强,基地的主管艾伦.希伯来并没有报告零号试剂的在运输途中的遗失。

    现在在美洲中央集团以及希伯来家族那里,零号试剂还没有离开西部研究中心,而研究中心现在失去联系。

    艾伦在今天早上将伪造的西部研究中心求救的信号发出,他立马就接到了火速救援西部研究中心的指令,可是队伍还没来得及出发,他就接到了配送中心沦陷的报告。

    在秩序还未恢复,工厂的生产还没有重新开启之时,辐射着美国西海岸大部分沃尔玛超市卖场的配送中心里面海量的物资,是强化areg01号基地权力的重要保障,可是它沦陷了,艾伦感到害怕,他不知道是别的家族盯上了洛杉矶了,还是洛杉矶城里幸存者的势力强大。

    他希望配送中心是洛杉矶城里幸存者攻占下来的,毕竟国民警卫队丢失了两批武器。而如果城里有一支势力强大的幸存者部队他有把握自己能够控制这支队伍。但是他不相信有平民幸存者有胆量攻击美军士兵,毕竟灾难刚爆发,美军的威慑影响力还是存在的,再加上零号试剂的丢失,艾伦认定了有别的家族在打洛杉矶的主意。

    姜森并不知道自己的一枪造成了什么影响,反正他已经从配送中心的漩涡中脱身出来。

    清晨,一场的小雨,驱赶了部分的炎热。拉开窗帘,夏季雨后的天空显得很高,似乎连天空都害怕满城的丧尸,他都要离得远远的;窗外的小河水位上涨了不少,王振业挖的引水渠已经被完全淹没,本来老人打算今天开始在河边建造一架水车呢,看来要推到明天了。

    “碰碰”,陈莹敲了姜森的门,留下一句,“森哥,吃饭了。”,就去叫别人了。

    幸存者的早餐正宗的中式早餐,姜森吃的很认真。

    幸存者们新的一天开始了,严密娟在家收拾家务照看孩子,老人王振业持着枪在小楼四周巡逻了一圈,然后去照看他的小菜地,他刚挖好的水渠有点被大水冲垮的危险。

    陈晶与陈莹两人一直轮流出外勤,今天轮到陈莹在家,她提着自己的工具去银行不远处的小楼收集蚀性溶液和结石去了,她现在能一个人对付两只丧尸,她很喜欢对丧尸尸体的研究。

    李涛开着车,从小楼旁边的岔路开上主干道。姜森坐在副驾驶上看着手中的城市地图。

    王慕烟和陈晶坐在后座,精惕注视沿途的建筑和动静。她们穿着防弹衣,背着m16步枪,手里都握着粗大沉重的军用长刀,腰间的皮带里插着手枪。

    两个女孩年龄相近,彼此也已经熟悉。紧张之余,总会窃窃私语谈论着感兴趣的话题,不时爆发出阵阵爽朗的笑声。

    城市地面很潮湿,沟槽和凹痕里到处都是积水,高速行驶的汽车总会激起一片水花。

    太阳没有偷懒,阳光从绿叶中的间隙照射下来,树叶边缘的水珠透出灿烂缤纷的色彩。远处,甚至传来依稀可辨的鸟雀鸣叫。

    弥漫在城市上空的血腥味已经变淡。这很大程度上必须归功于夜晚的降雨。丧尸已经学会了躲雨,它们依然存在着,可是马路上空空的不见一只。

    但是姜森知道与病毒爆发初期相比,城市里的活物数量也大为减少,它们感觉越来越饥饿,也越来越疯狂。

    汽车在十字路口右转,在空寂无人的街道上匀速行驶,半小时后,在一家超市面前停下。

    末世之前为了迎客的“沃尔玛”标志被大雨冲刷的很干净,在百米外也能看清。

    停好车后,车上的人知道自己要作什么,关上车门,用钥匙锁好。

    银行办事处附近的商店已经基本搬空。而庞大的配送中心是这个小幸存团体无法触及的,想要弄到更多的东西,就必须走远一些。毕竟,大型超市里货物品种更齐全,数量也更多。

    “唰!”,拉开超市的卷帘门,一阵尘土扑面而来,从病毒爆发到现在,已经过去了几个月了,整个超市弥漫着比室外都浓的臭味。

    蔬菜区的蔬菜已经腐烂的分不出它之前的种类,它们已经没有“化作春泥更护花”的资格了,干硬的水泥地不会让它们滋养大地。

    冷鲜货架上的肉类早已腐坏,散发出强烈的臭味。水箱里的鱼挺起鼓胀的腹部,翻着白肚皮,鳞片散落,水面也聚起一层薄薄的褐色脓浆,只有几只小龙虾欢快着活着。

    电梯入口躺着几具高度腐烂的尸体。他们的颈部收到了严重的冲击,它们已经没有资格变成丧尸了。腹部被掏空,被折断的肋骨凌乱的散落在地上,空洞的眼窝深处渗出暗黄色的脓液,面颊和腋下仍然残留着部分腐肉。

    人,在没有了心脏的跳动之后,就变得不堪一击。在尸体与地面接触的位置,凝聚着一层极其粘稠,暗褐色的液体。这应该是没被丧尸吃掉的躯体中血肉的腐烂物,里面满满蠕动着无数肥胖圆滚的白色蛆虫。它们把这里当做专门为它们准备的培养皿,也是变成苍蝇以前最为舒适,随时可以汲取营养的食堂。

    “呲!”,不知道李涛从哪里拿来了一瓶杀虫剂,不停地向地上零落的躯体上喷着,一层苍蝇像是一阵黑色的风一般散开。超市空气中的腐臭与杀虫剂的香气融合,反而造成了一种更加难闻的味道。

    姜森看着还带着孩子气的李涛,没有理会他,警惕地侦查着超市的环境。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