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末世重生之旅 > 第二十五章:护卫队沦陷
    “砰砰!”,不断地有子弹从车窗里射出,射出的子弹击中趴着窗口的丧尸,丧尸的大脑西瓜般地被击爆,可是相比这无尽的尸群,这几发子弹是在是微不足道,这些悍不畏死的生物推摇着车身,把爪子伸进车窗,抓住司机的胳膊,不顾一切地啃咬、撕扯。

    “啊!”,一道鲜红的血液染红了悍马车的前挡风玻璃,在这种无法抵挡的可怕力量拖拽下,司机只能用尽力气惨嚎,眼睁睁看着左臂从肩膀上分离,迅速消失在车外那一张张尖利狰狞的饿口之中。

    “吱呀!”,庞大的丧尸群甚至已经挤破了强硬的悍马车车身,甚至有几只丧尸直接被后面来的同类的推力挤成了肉酱。

    最后一辆车上护卫队队长的右肩已经被丧尸撕咬去了一大口鲜肉,作为美国西海岸秘密研究院的少校护卫队长,他早就知道丧尸的存在,也知道被丧尸咬到的后果。

    清晨的高温让他额头上不停流淌着汗水,他脸上的表情比任何时候都要恐惧,在瞳孔的深处他竟然看到了儿时自己躺在妈妈怀中,他哭了。

    泪水融合着汗水,滴到他左手持着的手枪上,泪水和汗水的融合液体滴在高温的枪膛上立马蒸发。他抬起握枪的左手,瞄准旁边奄奄一息的司机,一枪射穿对方头颅,又调转枪口,对准自己的太阳穴,可是他一直下不去决心。

    突然,他感到自己心脏爆炸般的跳动,全身炙热的一瞬间,他失去了意识,变成了丧尸。

    加入了尸群的他,近水楼台的疯狂啃食着被他打死的司机的尸体。

    随着车内变得更加血腥,围在车外的尸群却变得更加躁动。它们聚拢在越野车旁,从各个方向拥挤过来,啃吃着死者身上的皮肉。

    三辆车里的尸体从车窗里被拖了出来,很快被撕成碎片。

    这点食物显然不够庞大的尸群均分,它们开始互相争抢,为了一根手指,或者一小块带着毛发的碎肉而嚎叫。

    姜森靠在办公室的墙上,缓缓呼吸着。

    他什么也做不了,也不敢发出丝毫响动。

    即便是第二、第三阶级的强化人,也无法应对多达数千的庞大尸群。它们虽然很弱,只是位列评价表最末的低级生物。但谁也无法否认,当数量累计到一定程度的时候,就会爆发出难以想象的强大力量。它们足以吞没一切,掩盖一切。

    姜森的目光一直没有离开最后一辆悍马车上护卫队长手中的公文包———它用手铐固定在死者腕部,随着变成丧尸的尸体来回拖拽。

    丧尸们对它毫无兴趣,它们嫉妒的是变异的护卫队队长一个人趴在车里独享着那具司机的尸体。

    丧尸不会开车门,不论是车里的还是车外的,但是食物对他们的诱惑是无穷的,很快驾驶室上的司机尸体被从车里拉出,而紧紧咬着司机尸体的刚变异的护卫队长也被随着扯出,用手铐牢牢的靠铐他手上的皮包挂到了车把手上,连带这个胳膊从丧尸身上扯下,可是被扯下的丧尸根本不知道疼,他不舍的松开咬着的尸体。

    绑着皮包的丧尸胳膊从车把手上落地。

    四辆悍马车被丧尸滴水不漏地围着,很多被咬的尸体根本来不及变异就已经被啃食的只剩下一堆白骨,整个丧尸群看上去就像地狱里爬出来的饿鬼,它们趴在地上用舌头舔血,抱着无法嚼动的硬骨来回啃啮。

    以熄火的四辆越野车为核心,整个十字路口已经成为数千头丧尸的聚餐食堂。

    死者身上的衣物、骨头、碎肉,在丧尸群众不断分散开来。聚集在外面的丧尸不知道里面的食物已经被吃干净,它们很想进去,于是不断地向前推搡着,在这股巨大的推力之下,最里面的丧尸会很倒霉的被活生生的挤爆,然后它们身体里刚吃紧的新鲜血肉被挤出,重新刺激着尸群。

    丧尸们对每一件与食物有关的物件,都会引起外围丧尸强烈的好奇心,无数的衣服、石头、越野车的某一个部件只要沾染了血肉,都开始从尸群中间向外围传递,而着其中就包括被姜森一直盯着的公文包。

    就这样,在单调的重复过程中,残破不堪的公文包渐渐远离纷乱喧嚣,半个小时后,公文包已经被撕扯的面目全非,露出用高强度凯夫拉材料制成的防弹内层。

    一头徘徊在十字路口边缘的丧尸将它捡起,确定没有任何食用价值后,很是恼怒地嚎叫着,朝身后用力扔掉,公文包落入了不远处的河中,而这时它的落水点已经远离车队整整一公里了。

    “原来,这就是事情的真相。”

    按照未来世界的资料所述,这座城市是从西海岸研究院东去的第一座城市,穿过这座城市就有一个areg01基地,而基地是有机场的,为了安全通过这座城市,派出了整整一个加强连进行护送。可是护卫队太过于自信自己的能力,一路高调的开枪,最终却在这个十字路口,突然遭遇的庞大尸群,吞没了所有护卫部队。

    在车队陷入丧尸群的同时,最后一辆车上的护卫队队长就保护发出求救信号,基地方面也派出了力所能及的全部增援。然而,谁也没有料到,装有药剂的公文包竟然是以如此古怪的方式被丧尸带走,遗失。

    安装在公文包上的定位器早已不知道被那只丧尸扯下,甚至都与可能进入了哪一只丧尸的肚子,公文包早已变得面目全非,那头将试剂抛进河里的丧尸不会引起任何人的注意,而且他的位置在出事的车队一公里开外。

    如果不是潜伏在附近看到了事件的全过程,恐怕姜森也很难想象,那团像一件破烂衣服一般沉入河里的东西,竟然是未来世界被无数人争相寻找,每个势力集团也以重金悬赏的珍贵宝物。

    姜森通过望远镜一刻不停地盯着已经面目全非的公文包,在看到公文包落水的那一刻,他忙得连枪都没有带,着急顺着窗边的水管滑下,急速地向河的上游跑去,他也不敢直接面对丧尸群,他需要从河流的上游潜水游下去。

    丧尸群的半径很大,没有人能够预测丧尸群的一动方向,有时一只麻雀,甚至一只老鼠都能改变丧尸群的运动方向,而此时装在公文包上的定位器已经被一只丧尸随着血肉吃了肚子里,零号试剂却被扔进了河中。

    旧时代的文明体系已经彻底崩溃,即便出动几个齐装满员的步兵师,也不能完全攻下这个庞大的尸群。何况,档案里也提到过:这个时候,areg01基地能够派出的增援部队只有两百余名武装人员。但这两百多的武装人员的目标会是手中位置接收器指引的方向,他们不会想到零号试剂被丢进了离出事地点整整一公里外的河中。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