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末世重生之旅 > 第二十章:幸存团队
    王慕烟停下了尖叫,眼睁睁地看着整颗丧尸的头,像是西瓜一样爆裂,她急忙拉下头盔上的护目。

    她拉起满是丧尸血肉的头盔护目,视野中,姜森站在丧尸群中,举着枪,不慌不忙地精确射击的,看到这个帅气男人的强大,她不禁的微微一笑。

    “嘭”,王慕烟起身,腰间的长刀砍进了丧尸的脑袋,神情的狰狞代替了软弱,慕烟扔下满是腐臭血肉的长刀,掏出腰间的手枪,扣动扳机,轰烂了最后一头丧尸的脑袋。

    三楼,紧闭的房门,从里面慢慢推开。

    几分钟后,姜森和王慕烟搀着张德润,踏着遍地尸骸的楼梯,走进屋子,关上门。

    这是一个一百多平米的两室一厅的普通住宅,房间没有室外腐臭的味道,是一种干净的微微洗衣粉的味道,沙发以及地板上虽然铺着过夜的被褥,但是整个房间被收拾的干干净净。

    首先迎上来的,是一个身材魁梧的华夏老人。有点胖,却并不显得臃肿。雪白的头发有些凌乱,没有空调的高温下,老人额头不停地渗出汗水,但是,他脸上的表情却如同一把钢刀般坚硬,牢牢地控制着汗水不滴下。

    他以近乎狂热的态度紧紧捂住姜森的手,眼里满是感恩的目光。

    对方掌心里传来湿润的汗水,姜森甚至能够感觉老人的脉搏速度很快,身体正在微微颤抖。

    “谢谢!谢谢!谢谢!!!”

    老人一直用汉语重复着这两个简单的字。他不停地握着姜森与王慕烟的手,仿佛只有这样,才能表达出内心深处最强烈,也是最炽热的情感。

    两个年龄大约十六、七岁的华夏女孩快步走到张德润身边,扶着他在沙发上慢慢坐下。她们的长相不算漂亮,身材也如同大多数少女一样纤瘦。当王慕烟摘下防暴头盔的时候,两个女孩脸上流露出震惊的神情。她们大概从未想过————这个手里拎着一直m16突击步枪,浑身上下沾满腐烂血肉的人,竟然也是一个女人,而且是一个漂亮的不像话的女人。

    沙发侧面的椅子上,坐着一个相貌清秀的少妇。她穿着一套宽松的家居服,可以很明显的让人看出她眼角的泪痕,显然她刚刚哭过,她怀里抱着一个婴儿,婴儿停止了哭泣,叼着柔软的胶质奶嘴,正用好奇的目光打量眼前的陌生人。然后,朝着姜森和王慕烟嘻嘻一笑,好像他完成了自己的使命。

    姜森看到婴儿的奶嘴里空空无物,擦干净手上的血肉黏浆,从背包里取出一块很大的巧克力,微笑着塞进婴儿襁褓。

    “嘻嘻!”婴儿不会说话,可是没有再哭泣,笑着用自己的小手探索着姜森的大手。

    婴儿的力量是无穷的,姜森会明显的感到自己血液的升温。

    张德润坐在沙发上,身体无力地瘫软下来。他大口喘息着,胸脯随着呼吸剧烈起伏。直到现在,死里逃生的他才发现,冷汗早已将内外衣服都浸了个通透。

    他抬起头先是笑着看了自己的妻子和孩子一眼,接着带着无限感恩的表情,看着给予自己生命的两个陌生人。

    “你好,我、我叫张德润。老家华夏的。”

    他活动着酸麻的腿脚,想要从沙发上站起。可是过度疲劳的神经却无法绷紧肌肉,只能无力地抬高右臂,虚弱且感激地伸出手。

    “我叫姜森。”

    随着沉稳的话音,两个男人的手握在了一起。

    接下来的简短交流,让他们很快明白了彼此的处境。

    这是一个临时拼凑起来的幸存者团队,队员都是华人。

    老人叫王振业,住在二楼,他从年轻的时候就来了美国,然后一直生活在这里。

    两个正上高中的女孩是双胞胎姐妹,住在六楼,她们是随着父母移民过来的,可是她们的父母在灾难爆发之初就遇难了,两个可怜的女孩亲眼看到妈妈咬死了爸爸。

    因为都是华人,所以三家人平时关系很融洽————老人上街买菜,总会给自己的邻居带上一份。陈晶和陈莹姐妹俩对他很尊敬。陈氏姐妹的父母经常加班,于是两姐妹经常去王振业或者张德润家蹭饭吃。这邻里和睦的三家,在人情冷落的洛杉矶显得格外不同。

    姜森面带微笑地听着张德润说话。这个年轻人很友善,也很健谈,从他的话里,可以分析知道显然作为华人,他们不但在灾难爆发之前生活的不太如意,灾难爆发后,没有太强武力的他们生存越来越艰难。

    “我们一直被困在这儿,和外面也联系不上。没有水,食物也越来越少。我必须出去弄点吃的,否则,只能活活饿死。”

    张德润的声音越来越轻,目光也渐渐变得暗淡。

    姜森抬起头,发现所有人都在看着自己。他暗自叹了口气,脱下满是血污的防弹背心,露出穿在里面的短袖t恤,认真地说:“我不是什么救援人员。我也是求生者。”

    王振业老人的表情不再充满希冀,更多的,是失望。

    两姐妹面如死灰,她们紧紧拥抱着,浑身上下都在颤抖。

    严密娟,也就是张德润的妻子,她已经没有了眼泪。女子本弱,为母则刚,她看了怀中的儿子,用力咬住嘴唇,脸色苍白,看上去很虚弱,也很想哭。

    “不会有什么救援。这是一个没有秩序的混乱世界。我们只能依靠自己,相信自己。”

    不知道为什么,姜森忽然有些不忍心去看那一双双失去希望的眼睛。

    自己身处的那个世界,只有死亡和黑暗。现在的时代却截然不同——这里还残留着友情与关爱。

    在无限接近暴虐与杀戮的乱世,也仍然能够体会到最后一丝温暖,在未来所以走到最远的团队都是从灾难爆发之处就在一起的,这样的团队很封闭,很难接受外人,或许这样的团队彼此团结的原因就是他们之间有心灵的感动吧。

    但是姜森必须彻底掐灭他们心底的希望。这样做的确很残忍。但是姜森知道希望有时候往往意味着狂妄,他没有更好的选择。与其让这些人心理仍然留有虚无缥缈的幻念,不如让他们看清现实,变得理智。

    张德润低着头,把脸深深地埋在双手中。他早已经没有了力气,姜森的话抽取了他最后的支持,他像是一堆烂泥般瘫坐着。

    良久,老人王振业,慢慢直起身子,用颤抖的声音说:“我们、、我们,该怎么办?”

    “我会让你们变强。”

    姜森怜悯地看着他,神色逐渐变得凝重,指了指沙发上王慕烟,“向她一样、甚至向我一样强大。”

    张德润见过姜森和王慕烟的能力,所以充满希冀的问道:“怎样变强?”

    姜森开口道:“不过,你还需要帮我做件事情。”

    张德润眼里满是彷徨:“什么?”

    “把楼下的那些丧尸残骸全部劈开,取下它们头颅里面的这种白色结石。”

    说着,姜森起身,从王慕烟那里要来一颗一起收集的结石,放在桌子上。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