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末世重生之旅 > 第十八章:再遇幸存者
    “老子有眼睛,自己会看!”

    这个叫山姆的白人男子似乎真的把自己当做了“山姆大叔”,粗暴地打断了男人的话,他阴沉着脸,朝武装货车消失的方向盯了很久,才松开手,扔下半死不活,面色白得像纸一样的男人,转过身,冲着站在旁边围观的另外两个人叫骂:“都他妈的!像木头一样站着干嘛?都给老子去搬东西,把所有吃的全部带走。动作快点儿,那些怪物说不定什么时候就会冒出来。”

    “山,山姆,!里面的东西基本都、都被搬空了?!”,一个男子带着恐惧颤颤抖抖地说道。

    “嘭!”,又是一拳,“仓库的搬空了!难道超市里面的也搬空了吗?一群废物!”

    山姆是一个健身教练,他也同样喜欢泰拳和空手道。病毒爆发的时候,他正好在附近的健身房里做练习。强悍的体格,普通人难以相比的力量和格斗技巧,使他很自然成为幸存者群体的领袖。

    包括刚刚被打的男子在内,所有在场者都屏息凝声,生怕惹得山姆将到怒火发作到自己身上。他们小跑着冲进店铺,以最快的速度从货架上拿取自己所需的物品。

    灾难爆发之初,山姆和其他人一样感到恐慌。这种慌乱的感觉没有持续太久,他很快发现丧尸其实很容易对付。只要不是数量密集的尸群,落单的它们根本不是自己的对手。

    在秩序的世界中,头脑带来的智力会换取权力,但是在没有秩序,没有限制和束缚的世界中,身躯带来的武力会简单粗暴的攻下权力。来自幸存者期盼和无助的目光,使他真正感受到力量给自己带来的好处。这种混乱时期产生的权力,让他得到了很多平时梦寐以求的东西。比如女人,比如对食物和水的分配......他很满足现在的一切,也不想改变什么。

    他一直盯着远处的街口,脸上的横肉微微颤动,显露出掩饰不住的狰狞与凶残。他前不久带队去了郊区的国民警卫队的营地,可是去了才发现自己晚了一步,虽然美国是一个枪支泛滥的国度,但是经过枪击案的不断发生,民众手中的枪支威力被限制了,只有国民警卫队的武器才是威力强大的制式武器,而今天姜森的出现让他知道了是谁先他一步得到了国民警卫队的武器,他之所以不让手下人开枪就是想得到姜森手中的其他枪支。

    在自己手中的枪支会强化自己的权力,但是在他人手中的枪声会对自己产生巨大的威胁。思考了几分钟,山姆脸色渐渐变得平缓下来。他转过身,对忙于搬运货物的中年男人勾了勾手指,后者立刻放下手里的东西,跑了过来。

    “你安排一下,让凯恩和布莱尔在附近多转转。那些家伙住的地方应该距离我们不远。找到他们,抢先下手!可以弄到不少好东西。”

    武装货车的速度正在降低,行驶方向却背对银行办事处小楼。姜森不希望别人发现自己的藏身之所,绕个圈子,能够在一定程度上隐匿往返路线。

    城市活动陷入停滞,大自然迅速地接管了城市,一只只曾经不曾出现在城区的知了,在树梢上死命地叫嚣着。

    午后的阳光非常强烈,把地面晒得滚烫,白茫茫的光线透过前挡风玻璃照在身上,忍不住想要犯困。

    忽然,正前方的街道转角,传来疯狂且歇斯底里的咆哮。

    姜森和慕烟下意识地朝声音所在的方向望去,又迅速收回目光,彼此对视。

    “是幸存者。”

    女孩不由分说便转动方向盘,用力踩下油门。

    货车转过路口,循着声音来源,缓缓驶入一条相对狭窄的社区马路。

    正前方立刻出现一大群浑身脏污的丧尸。它们就像盘踞在腐肉表面的苍蝇一样,朝一幢楼房的单元入口蜂拥。透过楼层表面砖块堆砌的空隙,可以看到它们的攻击目标位于三楼,那里是一间房门紧闭的普通居民住宅。

    就在车窗外,距离尸群二、三十米远的空地上,有一个满面慌张,神情惊恐愤怒到极点的男人。

    他也是的黄种人,个头粗壮,身材高大,看上去大约二十五、六岁。右手握着一根前端磨尖的钢管,左手扣住斜担在肩上的背包带子。包很大,透过拉绳无法系拢的缝隙,通过瞄准镜的可以看到里面装满了饼干、火腿肠之类的食物。

    男子发狂一般嚎叫着,不断用钢管敲击地面,发出刺耳难听的闷响。他用这种动作吸引尸群,企图将它们全部引朝自己所在的方向。同时,用钢管的尖端不断的捅向扑来丧尸的躯体,可是他并没有触及到丧尸致命的部分,所以向他扑来的丧尸不断地增多。

    他浑身上下都是血污,似乎消耗了太多力气,钢管挥舞的频率越来越慢,吼叫声也变得嘶哑。但他却丝毫没有放弃的意思。一面神情木然地来回奔跑,一面焦急惶恐的四处张望。隔着很远,姜森仍然可以看到他眼里布满血丝,脸上残留着半干的泪痕。

    “我们得帮帮他!必须帮助他!”

    王慕烟瞪着眼睛,咬着牙,恶狠狠地用力推档,一脚将油门踩到底。东风货车猛地向前一冲,以极其迅猛的速度笔直冲向尸群。两头距离最近的丧尸被当场撞飞,正前方车头充满威慑力防护挡板,溅满了暗红腐臭的血。

    女孩跳下车,端平手里的m16突击步枪,紧张,却极其仇恨地朝着尸群猛扣扳机。

    姜森皱着眉头,张了张嘴,却什么也没说。他本能的想要制止。

    与王慕烟不同,姜森一直生存在未来,也可以说是另外一个世界。在那里,人类社会有着另外一套截然不同的生存法则。为了不挨饿,人们很难真正相信对方,“友情”这两个字几乎不存在。一块面包可以让夫妻反目,一瓶干净的饮用水就能引起杀戮。陌生人眼里充满了敌意,所有的“信赖”都是建立在“利益”的基础上的。

    姜森仍然沿用未来世界固定的思维模式。如果不是需要帮助,他也不会从地下停车场把王慕烟等人带出来。这个女孩很听话,也从不违背他的意见。

    他坐在车里,默默看着疯狂拼杀的慕烟。从瞳孔里释放出来的目光依然冷漠,眼眸深处却滚动着另外一些他从未体会过,也是刚刚才莫名产生的东西,这一次他心中曾经紧闭的一个领域终于慢慢地开启,他发现他的眼角湿润了,从地下车库张彬与自己心爱的姑娘同时逝去,到今天软弱的王慕烟为别人拼命。姜森重生来,经历了许多让人感动的事情。

    “咔嚓!”,姜森检查了一下手中的枪支,他已经习惯于对任何事物都抱有怀疑。

    他拉下车窗玻璃,炎热的高温迅速涌进车里,这个没有脑子的女孩,下车之前也不知道注意一下周围,于是姜森通过枪口的瞄准镜迅速的浏览着周围的环境情况。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