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末世重生之旅 > 第十七章:果断离开
    姜森单手控枪,直接从收货部的平台跳入货车的车斗,瞄准镜一直紧紧的锁定着那片发出响动的墙壁。王慕烟没有争执,她迅速钻进驾驶室,旋转钥匙发动引擎。

    “砰砰!”,姜森用力的拍了拍车挡板示意王慕烟开车离开,就在王慕烟准备踩下油门离开的一刹那,墙壁背后突然蹿出一道黑影。

    “嘿!别开枪!别开枪!看清楚,我是人,是人,不是那些怪物!”

    那是一个三十岁左右白人男人。他穿着一件黑色的背心,整个背心已经被汗水打湿,额头上闪着一滴一滴的汗珠,他已经在墙角观察了很久,这正是让姜森警惕的原因。

    也许是看准了对方不会开枪射击,他高举双手,小跑着冲到道路中间,挡在货车前,满面惊喜地用力挥舞手臂,刻意压低的声音用英语不停叫嚷:“喂!看到了吗?我不是怪物,不是!”

    墙壁后面又走出另外两个白人男人,他们两人手中都持着突击步枪,腰间别着手枪。和站在马路上的男子一样,为了表示并无敌意,他们把步枪背在身后,举着双手,快步走过来。

    “嘭!”,姜森从车斗跳下,枪口却一直没有离开那几个男子,只要他决定有必要开枪,他有把握在两秒内击毙这三个强壮的男子,姜森一步一步的向副驾驶走去,枪口准星不停地在对方身上来回扫描。

    “嗨!哥们!我们可是三把枪!”,那个男子看到姜森的枪口一直对着他,带着一丝不满再次开口。

    “唰”,姜森的左手极速地掏出了腰间的手枪,用英语回复道:“要不大家开枪试一试?”

    他们的表情很是兴奋,目光也充满狂喜。可姜森知道这种惊喜绝对不是这些自私的美国人见到幸存者的惊喜,那一双双眼睛里的兴奋是一种带着邪恶的兴奋。当姜森走进他们的时候,姜森从在他们的体臭中闻出了一股特殊的味道,每个男人都有的味道。

    三人没有开口,也没有任何动作,他们不清楚姜森的能力,可是他们清楚的是他们三个人有三支枪,但是他们没有开枪,还是举着手,带着一副人畜无害的样子。

    王慕烟已经踩下离合器,正准备松开。看到这一幕,她立刻重新踩下,挂空档位,飞快看了一眼已经跳上副驾驶座位的姜森,问:“现在怎么办?”

    “开车!”

    姜森的声音很冷,却很清晰。

    王慕烟惊讶地看了他一眼,表情有些意外。

    姜森握紧她扣住档把的手,用力推上第一档位,不容置疑地命令:“快离开这儿,现在就走”

    缓缓转动的车轮,让为首的中年男子感到紧张。他脸上的神情立刻变得恼怒,另外两个人也开口咒骂。

    “嘭!”,子弹经过消声器击中地面,溅起的泥头冲击了一个男子的脸颊,留下一道渗出鲜血的伤疤,姜森没有下死手。

    他让开了道路,当车辆从他身旁驶过的瞬间,隔着车窗玻璃,慕烟听到了从对方口中爆发的一连串污言秽语。

    满载货物的武装货车,以七十公里的时速冲出超市收货部,朝着城市西面驶去。

    王慕烟握住方向盘稳定车速,眼睛却偷偷地窥探着姜森脸上的表情。沉默了几秒钟,她终于忍不住问:“为什么?为什么不带上他们?他们有枪,可是他们根本没有开枪!而开枪的是你!”

    姜森注视着车窗外面的反光镜,确定没有任何尾随者后,关上车窗,淡淡地说:“那些人很危险。而他们之所以没开枪可能是因为害怕引来丧尸,还有可能是有更深的打算,我希望倒是希望他们是害怕引来丧尸。”

    “那你怎么知道他们危险?”,女孩眼里明显流露出不信。

    “我不知道你有没有注意过他们身上的衣服?”

    姜森倚靠在车座里,空调出风口的冷风吹释着身体的散发的高温,认真地说:“无论背心还是衬衫,都被汗水浸湿了。这说明他们已经打探了我们很久了,当然着可能是因为他们警惕着我们,但是另一种可能就是他们在打我们的主意。

    但是,其中一个人的裤裆中间还带有白色的痕迹。你还年轻,在“性”和生理方面的经验可能不是很多。那个站在路上喊叫的家伙和我距离很近,那个时候,我闻到了从他身上散发出来的气味。”

    “气味?”

    王慕烟皱起了眉头。

    “准确地说,是一种84消毒液的气味。他们肮脏的衣服会用消毒液吗?很明显那是男人射出的液体的味道。”

    姜森继续平静地说:“在这种环境下,居然还有兴趣做那种事情,这表明他们不缺食物,精力也过于旺盛,身边可能还有一群已经沦为玩物的女人。一群强壮而无所事事的家伙。从某种意义上说,他们其实比丧尸更危险。”

    王慕烟咬着下唇,脸色有些难看。但是她不禁的偷看了姜森下体一眼,因为姜森也是男人,而王慕烟对自己的外貌很有自信。

    所有的一切都是猜测。姜森也没有绝对证据表明自己的判断真实无误。

    然而,他不敢冒险。在未来世界,他看过太多类似的例子,尤其是灾难刚爆发之处,很多人还没有转变观念,还在帮助别人,然后就很容易被别人算计。

    那些男人也许只想问问情况,也可能只是想要搭车离开,但姜森的确在他们身上发现了异常。他不想去证明,也不愿意去做什么。离开,是最好的选择。

    其实姜森本想扣下扳机的,但是他在扣动扳机之前看了车上的慕烟一眼,这个女孩的观念还没有转变,在她眼中杀人是一件不可思议的事情,他不想让这个女孩讨厌自己。而姜森也没有察觉到他既然开始关注别人对自己的看法了。

    尽管武装货车已经从视野里消失,穿着黑色背心的中年男人仍旧满面怒色骂个不停。他颇为恼怒地捡起一只空酒瓶子,使劲儿轮圆胳膊,朝着远处的街口狠狠扔去。玻璃瓶在空中划出一条标准弧线,摔落在地。

    “嘭”,在玻璃瓶散成无数璀璨碎片的同时,也在空旷无人的街道发出刺耳声响。

    “你这个没脑子的白痴。快住手!这样会把那些怪物都引过来!”

    身后,猛然传来极其粗暴,带有强烈怒意的低吼。

    男子下意识地偏过头,只见一个体格高大的白人男人正朝自己快步走来。他个头将近两米,他不想其他人那样肮脏,他收拾的干干净净的,穿一件弹性极佳的背心,胳膊和胸脯上凸起大块发达的肌肉,脸上的肌肉因为愤怒扭曲纠结。因为惧怕吼叫带来更大的麻烦,他只能尽量压低声音,一把抓住男子衣领,将其拖到面前,右拳随即重重砸在对方渗着鲜血脸上。

    男子鼻孔立刻流出两条鲜红的血线。他感觉自己的脑袋仿佛被飞驰的车辆狠狠撞击,很晕,双眼发黑,就连身体也失去平衡,如果不是被提着,他甚至无法保持站立。

    “山姆!那,那两个家伙,是,是军人。”

    男子的嘴角渗出了血痕,开口的言语听起来像在哀求,又好像在挣扎着尽量表明自己的意图。

    他完全被这个称作“山姆”的男子给提起来了,身高和力量上过于悬殊的对比,使他无法反抗,更不敢掏枪,只能踮起脚尖,努力地使呼吸保持通畅。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