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末世重生之旅 > 第十五章:末日生活
    营地广场前的防弹押运车已经报废了,姜森从车库里开来一辆武装的重载货车,开始同慕烟一起搬运武器。

    搬运武器上车的过程,整整持续了一个多小时。

    慕烟虽然配合着姜森搬运武器,但是她习惯于按照文明世界逻辑规范进行思考的她,很清楚这些东西究竟意味着什么。她再次感觉畏惧和恐慌。但她不知道应该怎么做,这几天来她一直不知所措,她只是觉得身边是这个男人总是知道自己应该干什么,这让她很有安全感,所以她只能按照姜森的意思,面无表情,麻木的往来于车厢与木箱之间。

    坐进驾驶室,转动钥匙,发动引擎。看着远处渐渐下沉的落日,姜森转过身,眯起眼睛,注视着坐在身边的慕烟。

    “我不是坏人。我只是在做自己应该做的事。然后,我需要你开着这辆车,这辆车上装运的武器是我们在生存下去的凭借,懂吗?”,姜森认认真真地盯着王慕烟漂亮的眼睛说道。

    已经在结石强化下的王慕烟强化的不仅仅是身体,也有她的心理,姜森说完她认认真真地点下了头。

    “好,那边车库里有许多军车,现在我要去开一辆辆武装防爆车,我会开着那一辆武装防爆车在前面给你开路,你只有跟紧我就好,懂吗?”

    姜森说完,王慕烟点了点头。

    姜森进入了一辆武装的防爆车,拧下钥匙,他缓缓松开离合器,右脚踩下油门。车内的空调不断地吹着干净的凉风,一辆满载着武器装备的东风货车跟在一辆武装防爆车后,碾过营区广场上一层的血肉,驶出营地。

    “嗡嗡。”,二楼会议室里的空调吹着冰凉的冷风,让末世灾难中的夏日傍晚多了几丝舒适。

    会议桌上的晚餐很丰盛:红烧肉、土豆丝、油煎午餐肉、干拌的粉丝,外加一个紫菜鸡蛋汤。

    望着摆在桌上的饭菜,姜森只觉得有些发愣。他使劲儿揉了揉眼睛,确定自己不是在做梦。

    他记得自己曾在宝马车上塞满了一些米、面、罐头之类的食物。至于很容易就腐烂的蔬菜鲜肉,姜森确定自己没有拿过。显然这是王慕烟的杰作。

    实在太奢侈了————在未来世界,只有大人物才有资格享用这些美味儿。对于像自己这样的普通人,食物的概念,仅仅只是维持生命的必需品。

    在姜森的记忆当中,“食物”并不是意义广泛的笼统词语,很大程度上专指又硬又黑的粗麦面包、咸而难嚼的腌肉,以及五毫克标准装的维生素颗粒,他重生而来的背包里就有一定数量的腊肉和压缩着硬邦邦的面饼。

    王慕烟端着两碗米饭走了过来。电磁炉、炒锅、电饭煲。这些东西在很多超市和电器商场里都能找到。楼顶的小型太阳能发电机虽然功率不大,却足以维持正常的照明和各种生活设施运转。

    姜森端起碗,大口拨拉着米饭。他吃得很快,也很仔细。偶尔有饭粒掉在桌上,也会被他用手指吝惜地拈起,吃掉。

    “晚上多煮点儿饭。明天我们会很忙,可能没时间弄吃的。”

    王慕烟默默点了点头,她当然明白姜森话里的意思————活着,不仅仅只是吃饱肚子那么简单。衣服、被褥、药品。想要在这幢小楼里呆下去,还需要从城市里收集更多的物资。

    看着狼吞虎咽的姜森,不知道为什么,王慕烟忽然没有了胃口。她放下碗,从上衣口袋里摸出心爱的苹果手机,用纤细的手指点开触摸屏,黑色屏幕立刻显现出色彩鲜艳的各种图标。然而,屏幕右上角代表传输信号强弱的波状小三角,仍然不见踪影。她想回家了,出国求学的她已经快半年没有回家了。

    姜森咽下一大口味道不错的饭菜,喝了口汤。他用怜悯的目光注视着王慕烟,他终于才认识到面前的这是一个需要保护的女孩:她的眼神里充满了彷徨与无助,完全不像从地下停车场里拼杀出来,为了逃生而无所畏惧、凶悍、狠辣、不顾一切的模样。也许,只有现在,她的表现才真正符合应有的年龄。

    王慕烟还不到二十岁。以现在这个时代的标准来看,她还是一个大学没毕业的学生,正在享受的是学校的浪漫与天真。不过,在充满血腥与死亡挣扎的未来世界,象她这样年纪的女人,基本上已经是三、四个孩子的母亲,甚至更多。而她现在很想回到自己母亲的怀抱。

    姜森放下筷子,伸出右手,非常明确地指了指对方手里的移动电话,用不容抗拒的命令式口吻说:“给我!”

    王慕烟的反应明显有些迟缓。犹豫片刻,她还是递出了自己的电话。

    姜森接过,摆在面前,将桌子上的一支手枪,在掌心里灵活地调转方向,握住枪身,把枪柄对准女孩,径直塞了过去。

    “这是一个你从未想象过,也无法用任何语言描述的残酷世界。不要问我外面为什么会变成这个样子?也不要问我灾难与噩梦什么时候会结束?”

    姜森认真的开口:“我和你一样,不知道答案,也找不到答案。摆在我们面前唯一的答案就是,我们必须活下去。”

    “忘记那些最美好的东西吧,所有的那些美妙的艺术都是人类在基本的衣食住行的需求得到满足后才创造出来的,现在人类的生存面临着直接的威胁,那些最美好的东西就成了最不堪一击的事物。”

    “丧尸和怪物没有审美能力。黑与白,在它们眼里没有任何区别。美女和老太婆在那些家伙看来,都是可供果腹的肉。同样在饥肠辘辘的活人眼中几百年前的古董只是没有一丝用处的瓶瓶罐罐,饥饿永远是最可怕的。这是个该死的,肮脏、卑鄙、黑暗的时代。我们可能永远也无法改变什么,只能适应越来越糟糕的环境。忘记手机!不会再有什么政府、不会再有什么军队,所以,不会有什么救援。与其活在空虚和幻想当中,不如想想怎样增强自己的能力。记住————无论在任何时候,刀子和枪,是最好,也是最值得信赖的伙伴,它们可以同来解决别人,也可以.....”

    姜森没有说出“也可以用来解决自己”,而是把干净的饭碗递给王慕烟,“再给我加一碗米去!”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