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末世重生之旅 > 第十一章:倾盆大雨
    姜森默默注视着摆在手心里的胶管,眼角微微有些抽搐。

    在重生之前他所在的小队里有许多他认识的朋友,都是在猎取蚀性溶解的过程中遭遇不测。有的被怪物所杀,有的“河蚌相争”死于他人之手,还有的则是在抽取过程中出现意外。再加上这种灰褐色的脓液是配置疫苗和强化人体试剂的必须品,所以在后世价值简直高得可怕,甚至比文明时期最著名的钻石还要珍贵。

    “你怎么了?”

    慕烟一直在看着他。连她自己也说不清楚,为什么会和这个昨天刚刚认识的年轻男子在一起?他的确很英俊,却散发出一种极为强烈,也非常神秘的特殊气质。但更多的,则是那双黑色眼眸深处不断流露出来,很淡,也确实存在的忧郁、坚决、强硬。

    “没什么。”

    姜森没有感慨,迅速恢复了僵硬冷漠的外表。

    他把装满灰褐色溶液的胶管小心翼翼收好,岩石般刻板的嘴角露出一丝微笑:“我们应该找一个安全稳妥的地方住下来。这很重要,不是吗?”

    慕烟沉默着点了点头,又忽然感觉有些不对。

    他们还很陌生,即将住在一起。

    女孩有些茫然,想要反驳,却不知道应该说什么好。抬起头,只见姜森已经拎起消防斧,上了宝马车。

    城市里很空旷,没有摩肩接踵的人群,也很少看到鸟雀的踪影。没有风,气氛比任何时候都要安静。

    可能灾难爆发每个人都着急回家,所以街道上随处可见被遗弃的车辆。它们大多碰撞在一起。连续几个十字路口都被车辆阻塞,很多车身前后都被死死夹住,车牌和保险杠被挤得完全凹陷,或者直接脱落。

    几乎每一辆车的车窗玻璃都凝结了鲜红的血迹,每一辆车里都有被啃食过的丧尸,有青壮男女,也有老人孩子。

    到处都是血,地面差不多有三分之一的部分都染红。在炽热高温的蒸腾下,它们早已凝固,变成了同黑色柏油一样的颜色。

    远处,隐约可以听到枪鸣和惨呼。它们时断时续,也不知道是从哪里传出来的。似乎很近,又好像很远。这意味着,城市里的居民没有死绝,仍然还有一部分幸存者。

    “轰隆隆!”,连天的雷声,接着天空也想被感染了一样,墨黑色的乌云瞬间泼下大雨,似乎想要彻底冲刷掉城市的恐怖的血污。

    “哗啦!哗啦!”,倾盆的大雨中永远不会再出现打伞的人了,步履蹒跚的丧尸们好奇的昂着头,似乎很茫然,四下张望,徘徊,好象完全不知道自己身在何方。它们本能的很讨厌水,却不知道是什么在冲刷着自己的尸体。

    “啪啪啪!”,黄豆大的雨滴极大在车顶上,打破了宝马车里的安静,开着车在人行道上飞驰的慕烟打开车窗,将一直手伸出窗外,雨滴没有一丝涟漪的冲刷着她纤细漂亮的手,然后从她的指尖留过。

    “这场大雨过后会有彩虹吗?”,慕烟收起了车窗外深润的手,但是没有关上车窗,飞溅进来的雨滴打湿了她的面容,姜森分辨不出她脸上是否有泪水。

    姜森没有言语,盯着雨刷器外模糊的视线。

    宝马车停在一辆侧翻在道路中间的公交车前,“哗啦!哗啦!”,大雨并没有因为宝马车的停止而停止。

    雨水不断的从公交车的车窗玻璃中贯入,然后带着泛着黑色的鲜红流到地面。路口的红绿灯灯仍然在红色与绿色之间不断变换。

    在红绿灯的等住下,瘫坐着一具死去多时的无首尸体。他很幸运没有变异,又很不幸的被啃食掉了整个胸膛,哗哗的大雨冲刷着他裸露出来的白骨,如同雕像一般,用人类最后的力量向这个世界展现着人体特有的艺术感。

    “踏!”,姜森打开车门,脚刚落地,满地融合着鲜血的雨水就浸透了他的鞋子。

    大雨瞬间淋透了姜森,“噗!”,右手紧握着消防斧,左手抹去了脸上的雨水,而啃食着无名尸体的丧尸们嗅到了空气中鲜肉的味道。

    “嗬!嗬!”,抬起头,雨水立马灌满了它们的口腔,但是这并没阻挡它们发出令人恐怖的叫声。

    “噗嗤!”,姜森手中的消防斧划破雨幕,直接砍断了本来的一头丧尸的双腿,接着又是两下砍去了丧尸的双臂,留下一段四肢全无的尸体在大雨中拼命的向姜森呲牙。

    车里的慕烟目瞪口呆地看着超人般的姜森在雨幕中,行云流水地挥舞着沉重的消防斧。

    很快,姜森处理了附近袭来的二十多头丧尸。

    “哗啦~哗啦~”,姜森拖着消防斧在大雨中走过满地的四肢,走到车边,透过未关闭的车门,看来一眼没有被碰过的枪支和背包,然后从枪套中套出一把手枪,在大雨中将手枪的子弹上膛,递给了慕烟,开口道:“拿上铁叉,我们需要工作了。”

    慕烟接过湿漉漉的手枪,感受着枪身传来的不可思议的沉重和冰凉,一时不知所措。

    “没用过啊?很简单,枪口对准你的目标,按下扳机击发就好。”,姜森冷冷地说了一句。

    慕烟,接过枪,就已经知道自己面临的将是生存了。

    两个人配合的很好,高浓度的盐溶液迅速注入血管,在大雨中慕烟甚至能看到,注入高浓度的盐溶液的血管炙热的将雨水蒸腾,而姜森熟练地从后脑部位准确抽出灰褐色的液体,带着毫不掩饰的亢奋和满足,把装有激素的胶管塞进口袋。

    用黑色泡沫填充的金属盒里,静静摆放着二十四支注满灰褐色溶液的胶管。另外一支管式瓶里,还有同样数目的结石颗粒。所有这些,两人在大雨中的全部收获。

    这是一笔极其庞大的财富。在未来世界,这些东西至少可以在美国西部集团获得一个将军的位置。因为,进化到第二等级的丧尸,神经和肌肉等强度也随之提高。浓烈的氯化钠溶液对它们产生的刺激效果,远远超出正常的承受极限。极度紧绷的大脑会崩溃,肌肉和韧带也会因为剧烈扩张产生爆裂。

    这是一个无法解决的问题————溶液浓度不足,就无法刺激松果腺产生激素。强烈的刺激效果也会导致怪物当场死亡,使激素成分出现变化,或者根本无法抽取。正常情况下,成功抽取的比例大约为二十万分之一,甚至更少。

    虽然人类基因强化液可以帮助人类进化,可是进化后的效果如何都是需要这种最基础的白色结石的。

    最多不超过两年,人类世界的价值观就会被彻底颠覆。姜森此刻需要做的,就是尽量积蓄资本。毕竟,现在是获取基础强化结石和蚀性溶液的黄金时代。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