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末世重生之旅 > 第九章:逃出后的夜晚
    黄昏的余晖透过门楣的玻璃照射下来,黄金般的耀眼,使人无法直视,只能躲避在阴暗的角落里。

    现在已近日暮,最多半小时后,曾经无比繁华的城市就会陷入最深沉的黑暗,没有灯光照明的真正黑暗。

    这里是一间与马路邻接的五金电器铺。面积不大,却足够三个人容身。也许是觉得卷帘门锁扣下面那道几厘米高的缝隙不太安全,王洪剑干脆用十几枚水泥钉将其牢牢固定。

    三面都是墙,没有第二道出口。想要离开这个在两小时被他们改造成临时牢笼的地方,唯一的方法,就是利用店里的氧气瓶和乙炔发生器,把卷帘门割开。

    房间里弥漫着浓重的机油味。为了不引来黑夜中徘徊的尸群,幸存者们没有使用店里的柴油发电机,只用几根蜡烛驱赶黑暗。

    桌子上摆着一堆装满各种食物的塑料袋。有馒头和面包,也有大块的熟肉和烧鸡。桌脚的地面上还有几箱矿泉水。这些,都是逃亡途中从食品店和超市掠夺的战利品。

    姜森吃得很慢。烧鸡和馒头都是未来时代难以见到,价格也极其昂贵的珍品。那个时候,只有实权人物才有资格享用这些。

    慕烟坐在靠墙的椅子上,把面包撕成小块,慢慢塞进嘴里。她默默注视着桌上那支正在燃烧的红色蜡烛,脸上没有任何情绪波动。

    王洪剑已经脱掉被脏血污染的衬衫,换了一件从店铺里找到的蓝布工装,这件工装之前应该是一个美国人的,王洪剑穿在身上很不合身,可根本没人在乎合不合身。他显得很饿,吃得也很快,两边腮帮高鼓着,不时灌上一口啤酒。

    整座安静的城市似乎只有三人吞咽的声音。

    夜,很深,也很静。

    店铺后间有两张床,分别被姜森和王洪剑占据。两个男人都没有表示出谦让的意思,也没有从谁嘴里听到“女士优先”之类的废话。

    姜森并不觉得这有什么不对————男人在生理上的特殊构造,决定了他们拥有比女人更加强大的力量。在未来的世界中,随时必须面对怪物的生存战斗中,强化人,尤其是男人,是抗争与厮杀的绝对主力。他们必须获得足够的食物和舒适的休息环境。只有这样,那些依附着他们的弱者才能生存下去。

    仰卧在床上,姜森的眼睛微微合拢,呼吸逐渐变得平缓缓。满是腐臭血迹的防弹衣并没有脱下,上膛的hk416突击步枪就在右手手中,两把手枪同样上膛插在枪套中,左手则轻轻覆着腰间的匕首,保持随时能够抽出的状态。

    这里是完全陌生的环境,找不到未来世界自己熟悉的痕迹。不想死得不明不白,就必须随时保持精惕。

    腰肢和肩膀微微有些发热,这意味着几小时前战斗产生的肌肉拉扯以及疲惫正在缓慢的通过身体正常新陈代谢缓解,这说明姜森的身体虽然经过了强化,但是没有经过足够的h值强化。

    强化人的概念,具体表现在两个方面————q值和h值。

    q值,是人体骨骼硬度的强化指数,这是人类进行后期强话的基础,因为只要人体的骨骼强度达到一定的程度才能承受后期的身体强化带来的压力。

    h值,则对应肌肉韧性、强度、抗击打能力和疲劳时间等综合因素,q值可以通过姜森收集到的结石来强化,而h值就需要更多。

    按照未来世界共同认可的标准,只有当k值和p值均达到二十的人类,才有资格被称之为“强化人”。

    这种身体素质得到全面改善的最显著标志,是力量、速度和思维反应能力的大幅度提升。其中,力量方面的表现尤为明显。正常情况下,一阶强化人挥拳击打产生的数值,大约为五百公斤。

    人类强化,是一个漫长的摸索阶段。按照已知历史,这一理论从提出到逐渐形成被公众认可系统,至少还需要一年。

    再一次灾难的重新开始上姜森很难入眠,他慢慢睁开眼睛,通过强化人对小范围空间产生模糊的思维感触,发现:屋子里的另外两个人都没有睡着。

    王洪剑的呼噜很响,却过于频繁的翻身。

    慕烟靠在墙角,蜷缩着身体,双手紧紧抱住膝盖。从卷帘门底部透入的微光,映照着她洁白修长的双腿,还有正在瑟瑟发抖的身体。

    姜森翻身下床,抱起还带有自己体温的被子,走到微微有些发怔的女孩面前,抖开,盖上。

    王慕烟抬头看了姜森一眼,并没有说什么。

    清晨,太阳照常升起。

    姜森起得很早,随便吃了两个昨天晚上剩下的馒头,便非常干脆的用乙炔割开卷帘门,走了出去,王洪剑和慕烟立马跟着姜森出了门。

    这条街道很僻静,周围也没有发现丧尸的踪影。远处的街口隐隐约约有人影晃动,距离很远,构不成威胁。

    姜森拉开宝马车的后门,露出整整一车厢的米面和瓶装水,他再次回到店铺,在店铺墙角抱起一堆事先收集好的工具和零件,装进车厢。做完这一切,姜森走到正啃着半个冷硬馒头的慕烟面前,注视了她几秒钟,淡淡地说:“上车吧!”

    王洪剑动作很快,姜森刚解锁车门,他就已经跑过来,拉开后副驾驶的座位,以最舒服的姿势,躺在柔软的坐垫上。

    姜森皱了皱眉,走到车前,拉开车门,平静地说:“下去。”

    “喂!喂!你、你、你这是什么意思?”

    王洪剑面色有些发白,他本能地举起双手,推开车门下车后退了几步。

    “我只答应过和你们一起离开地下停车场。现在,合作结束了。”

    姜森的目光深邃,声音悦耳富有磁性,听起来却很冷。

    “别这样、我说,真的别这样。我们是朋友,是一个团队。我们应该坐下来好好谈谈。那些该死的怪物到处都是,在异国他乡,我们必须互相帮助。你应该相信我,我是好人!”

    王洪剑眼里闪过一丝怒意,他脑子里有股想要爆发的冲动,却必须在枪口威胁下无奈蛰伏。他搜肠刮肚寻找可能打动姜森的字句,语序混乱,说话速度也越来越快。

    “我不欠你任何东西。”

    姜森手里的枪丝毫没有倾斜,他注视着对面这个男人,慢慢坐进副驾驶的位置,从敞开的车窗里一直保持瞄准状态。同时,站在车别的慕烟问了一句:“会开车吗?”

    女孩有些畏惧地看着他,咬着嘴唇,点了点头。

    “那就走吧!”

    姜森抛出一个鼓励的眼神:“离开这儿。”

    带有强烈紫外线的阳光无情灼烤着大地,骤然升高的气温,使整个城市如同被火焰笼罩。地平线尽头的景物开始变得模糊,在光和热的相互作用下产生折射,使所有一切看上去都在摇晃。

    一头衣衫褴褛的丧尸趴在街道中间,用力啃着一根散落在地面的肋骨。尽管上面没有多少肉,但它依然嚼得很香。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