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末世重生之旅 > 第七章:青梅竹马
    姜森一边咒骂,一边灵活地调整步伐,不断改变与丧尸之间的距离,寻求最适合的攻击角度。这些刚被感染的丧尸是最低级,也是最容易对付的变异生物。但即便的各方面能力都得到强化的姜森,也无法对抗密集涌来的尸群。

    姜森本来只是打算在物资丰富的商场里暂时存活一段时间,乘着低级丧尸还没有进化的时机,大肆地收集最基础的结石,为自己后期在末世中站住脚跟创造基础。但是他没有想到倒霉的自己选中了一个灾难前有大型活动的商场,他也低估了这个时代人类对于死亡的强烈恐惧心理,没有想到周雅静的反应这么激烈。

    强烈的求生意志,使周雅静爆发出令人难以想象的速度。短短五、六秒钟,她已经冲过了停车场侧面的边线,丧尸正缓慢的从杂乱的车堆中挤出。它们没有思维,却拥有比任何掠食生物都灵敏的嗅觉和听觉。

    几头刚刚从别克车前离开的丧尸,满口滴着残留的血肉,立刻捕捉到了空气中那股距离越来越近的新鲜活人气息。它们开始变得激动,立刻丢下别克车里已经见到白骨的尸体,转向,加快移动速度,朝着口中不断胡乱尖叫,向散发着浓烈香味儿的周雅静扑来。

    短暂的思维停顿之后,重新恢复正常运转的大脑立刻释放出强烈的危机意识。张彬和王洪剑不约而同转过身,带着满脸的惊惧和愤怒,朝着周雅静的背影发足狂奔。

    “噗!”一颗从枪口飞出炙热子弹击中了一头即将扑倒周雅静的丧尸。

    “啊!”,丧尸脑袋喷发的腐臭血肉沾满了周雅静的身躯,奔跑中的周雅静像踩住刹车一样骤然停下脚步,双手紧紧捂住脸,再一次发出一声几乎要刺破耳膜的尖叫。在空荡荡的地下停车场,立刻再次响起震耳欲聋的可怕回音。

    姜森放下枪他再次抡起消防斧,准备劈向对面那头丧尸脖颈的时候,这时站在身侧的慕烟忽然冲了上去,将匕首准确、凶狠地插进对方眼窝。

    “很好!干得不错。”

    慕烟脸色仍然苍白,眼瞳深处也流露出恐惧。但她的手脚抖动幅度已经不像先前那么剧烈,牙齿也咬得更紧。

    姜森颇为意外地看了看这个柔弱的女孩,大口喘息调整呼吸,说:“走吧!我们得尽快离开这儿。”

    王洪剑从背后猛冲过来,一把揪住她的头发,以最凶残的方式,连拉带拽将整个人倒拖回来。他毫不顾忌这个漂亮女孩口中的哭喊与哀求,抡起右手,朝那张涂抹着昂贵化妆品和泪水的漂亮脸蛋上重重挥舞,连声狂吼:“贱货!他妈的,你会害死我们的!”

    “你给我放开她!”,张彬手中举起手中的棒球棍,狠狠的一帮击打在了王洪剑悲伤,一脚把他踢开,不顾一切地将失声痛哭的周雅静紧紧搂在怀里。他昂起头,怒视着正准备抡起铁锤反击的王洪剑,开口怒吼道:“再敢动她一下,老子就砸烂你的脑壳!”

    “你他妈的再说一遍试试?”,王洪剑挽起衣袖,异常凶狠地盯着半跪在地上的张斌。肩膀被棒球棍砸中的位置火辣辣的疼,刺激着胳膊上的血管高高凸起。如果不是顾忌越来越近的尸群,他会毫不犹豫用铁锤砸烂对方的那张嘴。

    周雅静不再哭喊,她仍在抽泣,不时抬起塌落了一半的假睫毛,偷偷观望着表情足以吃人的王洪剑,双手不自觉地抱紧张彬的腰。

    姜森和慕烟已经跑过来。他大步向前,站在争执的两个男人中间,怒吼:“都给我闭嘴。你们究竟想死还是想活?”

    王洪剑和张彬仍在相互怒视,微微颤抖的眼角却表明,他们都在用余光注视着步步逼近的尸群。

    体力消耗太大的慕烟单手撑住膝盖,躬着腰,喘着粗气,断断续续地问:“我们?我们该怎么办啊?”

    “咔嚓!”,检查了一下手中的枪,姜森挺直胸膛,像孤狼一样凝望着正前方挡住去路的尸群,瞳孔深处释放出来的闪烁光泽,在幽暗的环境中格外显眼。

    “没有别的办法。”

    他摇了摇头,冰冷沉着地说:“只能杀出去。”

    说完,他环视了一圈站在周围的人,收起枪,从王洪剑和张彬两个人中间大步走过,低吼着,冲向蹒跚而来的丧尸。

    慕烟仍然跟在他的身后,虽然体力尚未完全恢复,脚步有些虚浮,那把匕首却被她握得很紧。

    王洪剑的喉头不断上下耸动,他恼怒地盯了张彬几秒钟,留下一句森冷狰狞的话。

    “老子回头再跟你算这笔账!”

    说完,他握紧手中早已被黑臭的血肉沾染的锤子,头也不回的离开。

    很快,通道正前方传来激烈的喊杀声。其中,也掺杂着清晰可辨的骨裂,重物碰撞身体的闷响。

    周雅静脸上的表情渐渐不再恐惧,她很享受这个深爱着自己的大男孩温暖的怀抱,但是她还是用力扭动着,从很是满足的张彬怀里挣脱出来,用无比期待,隐隐的也带着几丝阴谋的眼神看着张彬。

    “你说过,愿意为我做任何事情?”

    张彬显然不太明白周雅静为什么要提及这个问题,但他仍然点了点头。

    “曾经我们深爱过,后来我跟了别人,那是我不想连累你。”

    帅气的大男孩没有任何疑惑地相信她,因为在他们大学毕业之前他们彼此深深地爱着。张彬一直相信周雅静的离开是有原因的。

    周雅静张涂满鲜红唇膏嘴再次开口:“保护我,我、我、我不想死,不想被那些怪物吃掉。”

    周雅静紧紧抓住张彬的手,又很快松开,用无比恳切,又带着无比诱惑的口吻说:“只要我们离开这里,我就回到你身边,好吗?我好想你!”

    不知道为什么,张彬忽然感觉很想哭。

    青梅竹马、两小无猜的两人从大山深处的小乡村努力的翻过了高考的大山,手拉着手一起步入了繁华城市的美丽校园,然后,两人努力的获得的来美国的交换生资格。从小开始的平淡爱情到了异国他乡还轰轰烈烈的继续着。

    张彬不敢遗漏每一堂课、不舍得放弃每一场兼职打工的机会,送花、吃饭、逛街、看电影......所有的属于城市小资的生活张彬都满足周雅静。他向往的生活是在国外镀金后回国,两家人倾家荡产的为他俩在这座大城市中付一个首付,然后两个人辛辛苦苦、平平淡淡的经营着自己美好的生活。

    可是那只是他自己一个人的向往,来自大山的姑娘总是带着一个让男人无法抵抗的纯洁,一天,周雅静上了一辆昂贵的跑车,张彬失恋了,他懂得了“cheap girl”的概念,周雅静认识到了原来这个世界是如此的丰富多彩。

    周雅静早已经不是刚开始走出大山的那个纯洁姑娘了,看精明的发觉了张彬的感动,又抓起张彬的手,重重按在自己跳动着的胸口,毫不犹豫,急切地说:“只要能离开这儿,我就嫁给你。”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