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末世重生之旅 > 第三章:生存再次开启
    姜森低下身,用斧尖在糜烂的血肉中翻找,很快,斧尖触碰到一块坚硬的物体,姜森用斧尖小心翼翼的将其从血肉中挑出。

    它很小,体积只有米粒大小,遍体呈现一种很白的颜色,当清水冲去它表面的血污是,表面浮泛着宝石特有的光泽。

    病毒爆发后,人类经过一段时间的混乱后,各个区域分分出现了强力的势力集团,开始恢复人类社会秩序,而有了秩序,人类的探索精神就开始实践,有很多人都在对丧尸进行研究,2022年,美国有一个科学家在经行丧尸标本研究的时候发现:在丧尸的脑袋中存在着的、一直被猎杀者忽略了的白色物体并不是简单的结石,这种结石可以的硬度超过了钻石,但是它可以在人类胃液中特有的一种霉的作用下溶解。关于这种结石溶解后的溶液,研究者先后在小白鼠的身上经行了上百次的试验,但是都失败了,被实验的小白鼠都变异。

    但是直到一个人类“自愿者”出现,研究者惊讶的发现,吸收了结石的“自愿者”骨骼以及肌肉力量得到了显著的提高。也就是从那个时候起,结石被所有集团势力列为最重要的战略物资之一。

    姜森的在重生之前是美国西部第十四行动小队的队长,所以已经经过了第一阶段的结石强化,他身体的力量已近强度已经是正常成年人的十倍多,再吸收这种结石作用已经不大了,他需要的是丧尸进化后的新结晶体。

    但是人类的进化也是需要步骤的,只有在通过丧尸第一阶段的结石进化后,才能通过丧尸进化后的新结晶体强化自己的能力,但是因为人类对这种结石的认识较晚,所以很多人还没来得及通过结石完成自己的第一阶段强化,丧尸就已将进化到了第二阶段,一些人就失去了进化的机会,权力和阶层也因此开始分化。所以在未来,这种第一阶段的丧尸结石如同古董一般价值随着时间的推移越来越高。

    收起地上米粒大小的“结石”,姜森透过玻璃环视着整个会展中心,cosplay活动的装饰还没有撤去,加上各种各样恐怖元素的装饰让人有种这只是一场十分逼真的活动的错觉。

    “嗬!”玻璃隔绝的空间中,几只打扮的各式各样的丧尸察觉到了姜森的存在,疯狂的用牙齿啃食着坚硬的玻璃,试图穿过玻璃啃食掉诱人的鲜肉。

    姜森看着玻璃后的丧尸不断增多,收好枪支,拉开身边的一扇门,几只丧尸立马发觉到了美味的出现,但是它们并不在意眼中食物的危险性,“唰!”,粗钝的消防斧带着姜森的力气迅速地将一只丧尸的头颅砍掉,腐臭的血肉飞溅而出,但是剩下的丧尸没有任何恐惧的向姜森涌来,一共八只丧尸,被姜森行云流水般的砍掉了头颅,瞬间整个门口凌乱着残肢血肉。

    在散发着恶臭的尸体中间,姜森准确找到了那点微不足道,却非常珍贵的结石。他没有浪费时间,把结石收起来后,拿起消防斧。

    “喂!救命啊!”,就在姜森准备离开的时候远处的会展中心的高层平台上传来一声呼叫声,姜森迅速地扔下消防斧,用枪口锁定了平台上呼叫的一个女人,确认没有危险之后捡起地上的消防斧猎豹一样的飞奔离开。

    “喂!救命啊!”,珍妮站在平台上尽力地垫着脚尖伸长自己的脖子呼救着,可楼下那个强大的男子瞬间就消失在了她的视野之中。

    “珍妮老师!我怕!”,平台角落上,几个年轻的男女学生瑟瑟发抖地挤在唯一一点阴凉地处,天气炎热可是整个平台弥漫着一种瑟瑟发抖地阴冷气氛。

    珍妮的看着姜森离去,自己心中燃起来的希望瞬间破灭,眼角泪水不禁下滑,可是当身后的学生巍巍颤颤地喊她,她偷偷擦拭去眼角的泪水,她知道她自己是身后8个学生的希望,努力的挤出几丝微笑,开口道:“放心,老师已经求助了!很快就会有国民警卫队来接我们回家啦!开不开心啊?”

    “开心!”,学生们高兴地齐喊道,而在这一群学生中,一个右手绑着珍妮从裙子撕下来的一段布的小女生突然身体爆热,瞳孔上翻,露出了恐怖的獠牙。

    “啊!”姜森听到远处的平台上传出来一声悲惨的尖叫,但是在末世的世界观中这一切都是正常。

    姜森跑到了会展中心出口处的停车场旁边,狭窄的监控亭里,困着一头身穿黑色西装的丧尸。

    “嘭!嘭嘭!!”,它发觉到了姜森的出现,疯狂地用头部和身体撞击着墙壁。

    姜森举着枪,一边警惕着早已经空无的停车场,一边向监控亭移动。移动到监控亭后,姜森停下,看了一眼监控亭里的丧尸,它的左臂连同衣服袖子一起被扯断,伤口边缘满是脓水和半腐的灰色肌肉。佩戴在胸前铭牌显示,它原本是会展中心停车场的管理员。

    它应该是遭遇感染者袭击,仓惶之下逃进岗亭躲避危险。从伤口进入的病毒迅速占据了身体,把它变成了喜欢新鲜肉食的可怕怪物。

    姜森确认了监控亭的牢固性后,半蹲在监控亭旁边,通过步枪的瞄准镜警戒的。

    对面街道上横七竖八停满了各种车辆。它们相互碰撞在一起,有的车门大开,有的座位上满是鲜血。

    远处的道路尽头,不时地还会传来,令人惊悚的凄厉尖叫,这已经是灾难发生的第二天了,这些人很有可能是在车里待了整整一天,最后实在忍不住了从车里出来,然后才发现车里原来是那么的安全,可是他们已经回不去了。

    姜森忍不住地抬起头,阳光炙烤着大地,对它来说只是正常照耀着北半球的一天,而对姜森来说,这tmd又是一次新的该死生存的开始,只不过这一次他知道的比较多。

    没有太多纠结,姜森起身,他快步上前,抡起斧头,狠狠砸碎岗亭侧面的玻璃,被感染的管理员立刻从锋利的玻璃碎片中探出头来,拼命挤扭着身体,想要脱出禁锢自己的牢笼。

    未等它挣扎出来,再次落下的消防斧已经准确命中颈部,把那颗丑陋狰狞的头颅当场劈飞。

    姜森看着头颅飞滚向远方,摇了摇头,这么热的天气他实在是懒得去再跑那么远去捡拾,打开监控岗亭的门,姜森环视了一眼里面并没有什么有用的,提起剩下半桶的矿泉水,先是把自己灌饱了,然后冲洗干净了已经收获的结石,剩下的半桶水直接冲头顶浇下,享受着在未来只有集团最高的当权者才能享受到的矿泉水的淋浴。

    重装而发,一辆顶部带有“38路”字样的公共汽车侧翻在马路中间,它的身后零散着被撞得乱七八糟的小轿车,曾经黝黑的柏油马路现在已经被鲜血覆盖成了黑红的颜色,黑红的路上没有车辙印而是布满了一双双脚印,闷热的空气中满是令人窒息的血腥的腐臭味道。

    远处,不时传来疯狂且歇斯底里的喊叫,偶尔又会响起彻天的鸣笛声,密密麻麻车辆的大街上满是步履蹒跚的丧尸,美利坚已经不再坚硬。

    姜森微曲着身体,在绿化带与墙壁之间的缝隙中迅速穿行,他需要尽快的了解自己所处的环境。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