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孽徒子 > 第一百二十六章 真金不怕火炼?
    洛文澪走到周逍的跟前,伸手捏住周逍的下颔,将周逍的脸猛地扬起对着自己。

    “还不打算坦白?”

    “爸,你真冤枉我了。”周逍依旧是一脸的无辜,他叹了口气,“其实这是七叔之前告诉我的,就是爸你去**市开会,我和七叔单独在一块的那两天,七叔怕你尴尬,让我千万保密别说他告诉我了。”

    洛文澪半信半疑,微眯着双眼盯着周逍。

    “爸要不这样,等找回七叔你当面问他,七叔那人嘴最快爸应该是清楚的,而且七叔跟我关系那么好,他把这个秘密告诉我也很正常啊。”周逍一脸认真道,“我本来也不想让爸知道我已经知道这件事了,可是我感觉我要是不说,凭这会儿爸对我的误会,可能要直接打死我。”

    洛文澪知道白七的确是个嘴碎话多的人,但他跟白七在一起那么多年,能感觉到白七做事有分寸,凡是他叮嘱过的事儿,白七从不会外泄,哪怕是周逍,以他的性情,这件事也应该会保密才对。

    白七不在,这件事也无法应证,任由周逍一番看似合情合理的解释,洛文澪却无法立刻反驳。

    “爸不相信是七叔告诉我的,那是不是就以为我就是那晚的盗贼?”周逍眨着一双无辜的眼睛,看着面前微皱着眉,似乎已经快被他说信了的洛文澪,一本正经道,“爸觉得我有那个胆子吗?您是我父亲,作为您儿子,那种天打雷劈的事儿我怎么敢做,我对您只有敬爱,绝没有一丝越矩的想法,是,我之前的确做了一些惹您生气的事儿,也说了些混帐话,可我那真是想跟爸开个恶趣味的玩笑,我在虚空两年,习惯了随心所欲的做事,养了一些恶习,可我绝对不会做出强.暴自己父亲这种....”

    “闭嘴!”洛文澪忽然呵斥道,“强.暴”这个词对他来说实在过于尖锐,听起来令他呼吸一滞。

    洛文澪自然没有把周逍当成那夜的行凶者,就算周逍变化再大,他也不可能会相信自己的儿子会对自己做出那种丧尽天良,大逆不道的事情来,他只是在心里隐隐觉得周逍和那名侵犯他的盗贼存在某种联系罢了。

    不过不管怎样,被自己的儿子知道这些事,再与其面对的时候,洛文澪的确感到从头到脚的不自在。

    “爸。”周逍哀声叫道,“能把这血藤撤了吗,我快喘不过气了。”

    洛文澪并没有立刻收回血藤,而是眯着眼睛,若有所思的盯着周逍的脸,像是要把周逍看穿。

    周逍皮厚脸更厚,面对洛文澪审判似的锋利目光,继续眨着眼睛扮无辜装可怜,他现在还不想和洛文澪撕破脸,白七被他困在了现世,洛文澪身边现在只剩下他一个可信之人,接下来他会有很多机会靠近洛文澪,达到他想要的目的,做更多他想做的事...

    “我无法说服自己相信你和那名盗贼没有关系。”洛文澪面色清冷道,“在从白七那里确认你的无辜之前,我自己要先确认一遍。”

    周逍有些没反应过来,“那爸要....怎么确认?”

    洛文澪将周逍的脸抬的更高,他居高临下的看着周逍的那双眼睛,冷冷道,“你能撑得住我一番致幻术的审问,我就当你刚才说的是真的。”

    周逍一愣,直觉不妙,若是真中了洛文澪的致幻术,他怕是要把所有事情都吐出来。

    洛文澪眼眸中蓝光波动,似乎已在启动术法,周逍惊慌道,“爸你就这么不相信自己儿子吗,我.....”

    正在这时,书房门突然被敲响了。

    洛文澪迅速收起了术法,周逍在心里长长的呼了口气。

    “先生,门卫那收到了一个您的快递。”门外的佣人轻声道。

    洛文澪收起书房的结界,转身走到门口将书房门打开一半,然后伸手接过佣人手中的包裹,淡淡道,“知道了,下去吧。”

    关上书房门,洛文澪拆开包裹的封口,从里面取出一个十分眼熟的文件袋,眼熟的下一秒,洛文澪便想起了那日收到的,装着各种不堪入目照片的包裹。

    这和那只包裹里的文件袋一模一样。

    洛文澪脸色顿时青白,他无法确信里面的照片是否和那日一样,他有些颤抖的将手伸进文件袋中,指尖碰到的东西触感的确是和照片一样。

    洛文澪缓缓抽出一张照片,那照片只从文件袋里露出一半,洛文澪便看清了上面一丝不挂的自己,虽然已有心里准备,可这一刻洛文澪依旧感到头皮炸裂,整个人汗毛倒竖!

    转瞬间,露出一半的照片连同那一只文件袋,被洛文澪施术燃起一片蓝火烧的渣都不剩。

    不远处的周逍看到这一幕,心里不禁觉得有些可惜,那一袋子照片他昨天花了一个多小时从视频里截取的,无论清晰度和截取角度都无比劲爆,里面有几张他现在想起都会直流鼻血,没想到洛文澪就只看了半张就全烧了。

    啧,太可惜了....下回的话还是直接寄视频吧。

    “混帐...混帐...”

    洛文澪站在原地,脸色铁青又惨白,嘴里不断重复一句破骂,周逍饶有兴致的看着这一幕,心里也越发的心痒难耐,他已经迫不及待的想在洛文澪清醒的情况下进行.....

    “爸,你怎么了?”周逍轻声道。

    好一会儿,洛文澪才冷静下来,他转身走到周逍跟前,随手一挥撤掉了缠在周逍身上的血藤,随之低沉道,“出去吧。”

    周逍站起身,缓缓走到洛文澪身侧,明知故问的轻声关慰道,“爸,你脸色看上去不好,是哪里不舒服吗?”

    洛文澪一手摁在桌上,他身形看上去不稳,周逍趁此机会将一只手扶在了他的腰上,洛文澪此刻精神混乱,并没有在意腰上的那只手。

    “爸,你太累了,我扶你去休息吧。”周逍温柔道。

    “你先出去吧。”洛文澪淡淡道,“我需要一人静一静。”

    周逍感觉洛文澪此刻状态不佳,看着似乎没心思做任何事,于是一脸认真道,“爸先用致幻术审问我吧,让我先自证清白,真金不怕火炼,只要能让爸相信我,什么考验我都不怕。”

    洛文澪转头,脸色复杂的看着义正言辞的周逍,沉默几秒后轻声道,“你出去吧,这次我信你...”

    @R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