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孽徒子 > 第一百一十八章 尊客或奴隶?
    在确定了周逍就是那几天侵犯洛文澪的人时,白七大脑内嗡嗡作响,像有无数颗响雷在他的大脑内轰然炸开。

    有那么一会儿,白七就如尊完全失去思考的雕塑一般,一动不动的石化在原地。

    “自那几夜之后...”周逍阴笑着道,“我实在想不到还有什么事,比和洛文澪**更能让人舒服了。”

    周逍的话令白七感到头皮阵阵发麻,他脱口吼道,“洛文澪是你爸!你....你个畜生怎么能对他那种事!你疯了吗?”

    周逍曾在白七跟前说过类似他对洛文澪感情的话,但白七一直以为那是周逍的玩笑话或是气话,现在再回想起来,白七只觉得恐怖。

    周逍当初在洛文澪的浴室安装摄像头,根本不是所谓的,恶趣味的玩笑,他的本意就是为了满足自己对洛文澪那恶劣下流,龌龊肮脏的偷窥欲,还有他当着洛文澪的面所说的那些差点激怒洛文澪的混帐话...都是真的。

    “我知道他是我爸。”周逍云淡风轻的笑着道,“我又是不认他,在操.他的时候,我还是叫他爸啊,初心从未忘,一边叫一边操,孝顺的很。”

    白七没想到周逍嘴里会说出这样不堪的话,且话语的中心还是洛文澪。

    这样无耻的周逍,直接噎的白七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这段时间,七叔就先在我的殿里住着,等我摆平了我爸的事,会再把他接过来跟您团聚。”

    “你....”

    “七叔再急再气都是没用的,这里是虚空,没有我为您开启通界门,您回不去现世,也联系不上洛文澪,您就好好在这宫殿里待着,我的人会伺候好你,把您奉为尊客...”

    “你...你怎么会变成这样?你到底想做什么?洛文澪是你父亲,是他把你养大并教了你一身术法,你现在却反过来对付他,周逍,你...你是不是被什么控制了,还是有什么苦衷,更或者你根本不是周逍....“

    “是什么都无所谓,我只知道我喜欢这样...”说话间,周逍已又成了梵罹的模样,“把一切都掌握在手心的滋味,真的很棒啊。”

    看着那张梵罹的脸,白七又瞬间怂了下去,他对梵罹的畏惧,已经根植进骨子里了。

    梵罹朝门口走去,快出门的时候又停住了脚,他转身笑盈盈的看着白七,缓缓道,“你若老老实实的配合,不打扰我的计划,那你就是我的七叔,但你若敢抗我的意,干扰我的行动,你,只会是我的奴隶。”

    白七脸色苍白,此刻周逍身上的那股煞气,真就和梵罹如出一辙,配上那张梵罹的脸,白七恍然觉得,眼前这个男人的本体,就是梵罹!

    周逍离开了房间,白七几乎瘫坐在地上,他抹了抹额前的冷汗,想到还在现世,对此时的情况一无所知的洛文澪,急的团团转。

    洛文澪现在根本不知道周逍的真面目,很容易就会被周逍近身。

    他必须想办法联系上洛文澪!

    -------------------

    入夜之后,研究所的人走了大半,还剩十几名研究人员还在继续着手上的工作。

    杨栩半睁着眼睛看着白色的天花板,他浑身*,被一套机械锁困在一张机械床上。

    此时,杨栩已经失去了时间的概念。

    午夜十二点左右,杨栩所在的房间的门被打开,两名身形高大,身着黑色职装的男人走了进来,他们打开机械床固定在地上的锁,然后推着床出了房间。

    杨栩被推送到了另一间空置的房间,这间房狭小而隐蔽,放了床之后,也只够两三个人活动。

    推送杨栩的两个男人最后守在门外。

    厚实的房门和墙壁十分隔音,里面的动作没有一丝传到外面,过了一个多小时后,一名中年男人打开门走了出来,他带着口罩,一边系着领口的纽扣,一边对一旁的手下道,“送回去,再让他们放两瓶清狐血给我送过去。”

    “是。”

    中年男人离开后,杨栩被从房间推出,送回了那间研究室,然后又有一名工作人员为其清理身体。

    凌晨三点多,关着杨栩的房间内只剩下杨栩一人了,他依旧微睁着双眼看着天花板,目光僵滞且空茫。

    这时,房间的门再次被推开,而杨栩显然也习惯了这种动静,并没什么反应。

    穿着白大褂的男人快步走到床边,拉下脸上的口罩,喜极而泣的看着床上的杨栩,“杨栩,是我啊。”

    杨栩的目光一点点的挪到床边人的脸上,顿时一怔。

    是常厉!

    “宝贝你没事就好,没事就好。”常厉捧着杨栩的脸,激动的快哭了出来,“我这就救你出去。”

    常厉脱下身上的白大褂遮在杨栩的身上,然后试图去解开杨栩四肢和脖子上的机械锁,可折腾了半天也不知道如何解开。

    这锁是用虚空的金属材质制造的,靠蛮力无法打开,只能找到开锁的机关。

    常厉拼命的在机械床上找开关,结果不知道摁错了什么,整间房突然传来一阵刺耳的警报声,十几秒钟,几名身形壮硕的安保冲了进来。

    常厉见躲不过了,直接拿出自己事前托朋友的朋友从道上买来的手枪,而枪口,直接抵着自己的太阳穴。

    “你们别过来!”常厉低吼道。

    为首的安保员认出来常厉,“常...常少爷!您怎...怎么在这?”

    说着,这名安保员转身对下属们道,“大家冷静点,这是常少爷,常董事长的儿子,千万别伤了他 。”说完,安保员转头又对常厉道,“常少爷先把枪放下,有话咱们好好说。”

    “你!”常厉指着安保员旁边的,身着白大褂的研究人员,厉声道,“过来把床上的人锁解开!过来啊!!”

    那名研究人员脸色惨白,颤颤巍巍的走向床边,常厉恐防有变,迅速上前一把勒住那男子的脖子,然后将枪抵在他的脑袋上,将其粗暴的拖到床边。

    门口的安保员转身对一名手下小声道,“赶快联系常董。”

    (兄:以防之后再断,留了两章做存稿~)

    @R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