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孽徒子 > 第一百一十七章 周逍的真面目!
    “梵罹”打开了笼子门,伸手将里面的白七拎着出来。

    白七整个身体都是僵的,被“梵罹拎着后颈,一动不动。

    “梵罹”将白七放在地上,动作倒也还算温柔,然后对着白七轻轻一扫手,白七身体自动恢复了人形。

    被吓傻了的白七也总算恢复了点清醒,他颤颤巍巍的从地上爬起,然后直接跪在了“梵罹”的跟前,额头贴着地面,低哑着道,“主人....”

    白七的第一任主人就是梵罹,虽然他是被魔魈族掠来的奴隶,在梵罹手中受尽了梵罹手下的折磨和羞辱,但他和梵罹签过主仆契,按照他猫怪族的规矩,只要和一人签了主仆契,除非是对方主动提出解约,否则无论对方为人如何,他都必须至死不渝的追随,若有背叛或二心,将下猫怪的修罗地狱,永世不得翻身....

    当年梵罹死去,白七便成了自由身,后来跟随着洛文澪,但他和梵罹的那道主仆契并未消失,而且他的体内,一直有梵罹下的一道死咒。

    “主人?”

    “梵罹”看着跪在自己脚边的白七,不禁笑了一声,“你的主人不是洛文澪吗?”

    白七身体一震,静默了半天才道,“属下一直以为您不....不在了,如今您安然归来,属下的主人自当依旧是您。”

    说着,白七朝着梵罹磕了个头。

    “梵罹”忽然仰头大笑,白七不知道梵罹在笑什么,只老老实实跪在地上不敢说话。

    白七回想自己昏迷前,忽然想起自己是中了周逍的致幻术才昏过去的。

    周逍?

    周逍居然会致幻术?!

    一连串的惊奇令白七大脑应接不暇,不过此刻他也无法专注去思考周逍的问题,他现在满脑子都是这莫名出现的,不知是人是鬼的梵罹。

    “梵罹”大笑之后,微微弯身,他伸手轻轻托住白七的双臂,然后将白七从地上缓缓扶了起来。

    白七跌跌撞撞的从地上站起,他不知道梵罹这是发什么神经忽然转性,只默默的低着头,一言不发。

    “七叔别怕,是我。”

    听到“七叔”这两个字,白七顿时一愣,忙抬起头看去,对上的还是梵罹还是摄人心魄的面孔时,白七又迅速低下头,只以为自己前一秒出现了幻听。

    周逍再次笑着道,“七叔平日在我跟前不是挺能说教的吗,不过是换了张脸,怎么就吓成这样了。”

    白七抬起头,难以置信的看着眼前的“梵罹”。

    一阵蓝光绕着“梵罹”周身闪过,转瞬间“梵罹”变成了周逍。

    白七目瞪口呆,恍惚的后退了几步。

    “你....你究竟是梵罹还是周逍?!”白七脸色苍白的问道。

    周逍耸了耸肩,“哪个身份对我有价值,那我就是哪个,在这虚空,我是梵罹,在爸和七叔面前,我就是周逍。”

    白七依旧一脸茫然,他努力让自己冷静下来,然后在脑海中拼命寻找周逍和梵罹的联系点,过了一会儿他忽然想到了两年前为通界门上大咒的时候....

    “两年前的事,你从一开始就什么都记得。”白七喉结紧张的滑动着,他盯着周逍道,“这两年你在虚空的生活,也根本不是你向我们描述的那样....”

    “嗯,七叔说的全对...” 周逍笑了笑,慢条斯道,“我的确什么都记得,我记得洛文澪为除掉梵罹,想用死咒杀了周逍,也知道通界门上的那道死咒,是他用周逍的命从梵罹那里骗得的,只可惜道高一尺魔高一丈,他以为自己算计了梵罹,却不想梵罹也早在与他约定的时候留了后手....”

    周逍的话,更令白七分不清他究竟是周逍还是梵罹,又是站在哪个立场和视角去说这件事。

    “你究竟是谁?”白七忍不住大声道.

    周逍轻笑,“既然是在七叔面前,那我自然就是周逍了。”

    周逍模棱两可的回答更让白七一头雾水,不过白七视线里,眼前的人就是周逍的模样,他也潜意识里会觉得是周逍的可能性更大些。

    可即便只有一丁点是梵罹的可能,白七依旧会打从心里感到害怕。

    “你全都知道,所以....所以你回来是要找我们报仇是吗?”

    “报仇?”周逍想听到了什么搞笑的事,又大笑了几声,随之道,“把报仇这种小事作为目标,我是活得有多闲啊....当然是有比这更有意思的事了,比如做回当年的梵罹,成为这魔魈的尊王,让这虚空全部族类都臣拜在我脚下,又或是征服现世,以及...”说到最后,周逍别有深意的阴笑着道,“以及征服我那矜持漂亮的父亲....”

    白七总感觉周逍的最后一句话听着乖乖的,不过他也没仔细想,只把“征服”二字当作是和打败,报复的意思差不多。

    白七正准备再问周逍接下来要干什么时,突然意识到一件事,那就是自己应该只有通过通界门才能从虚空到达现世。

    现世那道被上了大咒的通界门自然无法穿过,那就是只有洛文澪手中的那只通界门,可那通界门分明已经被人盗去了。

    “是...是你。”白七一脸震惊的看着周逍,“是你偷了你爸身上的通界门。”

    周逍笑而不语。

    紧接着,白七像是又想到了什么,顿时如遭雷击,他指着周逍的手指都在剧烈颤抖着,“那晚....那晚的人是....是你...”

    术法强大、会致幻术、盗走了通界门、甚至是知道洛文澪清狐的身份以及了解清狐的发情期特性.....显然,周逍全中!

    白七拼命在心里否认这个荒唐的猜测,他感觉自己一定是吓傻了才会产生这种臆测,怎么可能!

    怎么可能!

    “七叔知道那瓶抑制剂为什么会失效吗?”周逍笑着问道。。

    “你...”

    “是我。”周逍眯笑着打断,“是我用清水换掉了瓶内的抑制剂液,让我爸的发情期如约而至,最后只能靠意志强撑,不,不是强撑....那三天,因为我的努力,我爸过的并不煎熬....”

    白七呆若木鸡。

    周逍舔了舔嘴唇,又砸吧了两下嘴,似乎在回味着什么,意味深长的感叹道,“那几天,可真爽啊...”

    @R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