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孽徒子 > 第一百一十六章 是梵罹?
    白七原本以为,洛文澪将调查任务交给周逍,就意味着这父子俩的关系终于修复了,可在洛文澪离开之后,他转头想对周逍交代任务时,却发现周逍眼中前一刻的笑意消失的一干二净。

    白七一怔....

    周逍走到二楼的内置阳台护栏边,看着下楼后的洛文澪从大厅里离去,那双深不见底的眼睛诡异莫测,看得蹲在周逍肩上的白七心里一怵。

    白七总感觉此刻的周逍不仅陌生,还有一丝....阴森。

    “你是对你爸有什么意见吗?”

    白七沉声问道,就算周逍看着再怎么陌生,也是他白七看着他长大的,所以白七不可能对他有所忌惮,想到什么就直接问。

    “哪敢啊。”周逍嘴角上扬,笑着道,“我就是觉得爸对我的性情真是了如指掌啊。”

    “什么意思?”

    “七叔看不出来吗?”周逍道,“当我对他没用的时候,他不会主动跟我说一句话,甚至连个笑脸都不会给我,可一旦他需要我为他做事了,呵呵....”

    周逍没有继续说下去,白七也听懂了周逍的意思。

    “他是你爸。”白七沉声道,“你替他做点事不是应该的吗?你要是不想做可以直接跟他说,他又不会逼你,你瞧你现在这口气,好像你爸把你当工具利用似的。”

    “难道不是?”周逍轻笑,“七叔你跟他那么多年,他是什么样的货色,你应该比我清楚才是吧。”

    “周逍!”白七气得大声道,“你怎么说你爸的,昏头了是吗?”

    周逍掏了掏被白七的声音震痛的左耳,漫不经心道,“七叔是觉得我哪一句说错了吗?”

    “你....”

    “洛文澪自命清高,心里只有清狐族的使命和他自己,他不会把任何人放在眼里,也没有什么东西是他割舍不下的,这种人....”

    周逍还没说完,白七从他肩上跳了下来,落地后化成人形,气势汹汹的瞪着周逍。

    “如果你对你爸有意见,可随时从这个家滚蛋!”白七道,“要不是洛文澪,你他妈早死在四百年前了,说白了你这条命就是洛文澪给你的,你现在有什么资格对他直呼大名的评头论足。”

    白七用手指重重的戳着周逍的胸口,周逍被他抵的身体不自禁的退了两步,但脸上依旧是一派无所谓的悠然。

    “洛文澪哪里对不起你了。”白七继续冷声道,“你自己做错了事还怪他给你眼色,就你刚才说的那话,就够你们父子彻底决裂了,那是你该说的吗,还‘货色’,我他妈真想打断你的腿。”

    白七说完,转身就朝楼梯口走去,似乎准备离开,周逍迅速上前拦在白七身前,笑着问道,“七叔这是要去追我爸,去向他告状吗?”

    白七没搭理周逍,准备从他身旁走过去时,周逍忽然身后抓住了白七的手臂。

    “松手。”白七怒冲冲道。

    “七叔我错了。”周逍笑着道,“我为刚才的口无遮掩道歉。”

    白七看着周逍,沉定几秒后深呼了一口气,淡淡道,“我以前觉得你是因为在虚空两年学坏了点,但初心依旧未变,现在看来,你不是变了,是你身上的戾气和你对洛文澪的怨气,已经让你彻底换了一个人....你还是搬出去吧,洛文澪那边我会跟他解释清楚,至于他交给你我的任务,我自己一个人去做就行了....”

    白七准备离开,但周逍依旧紧紧抓着他的手臂,这让白七火又蹭蹭的冒了上来,他怒瞪着周逍,阴声道,“放手!”

    “没想到一直疼我爱我的七叔,有一天会亲自赶我走。”周逍一脸做作的失落,“也是,洛文澪是七叔你的主人,七叔自然要至死不渝的维护着洛文澪。”

    白七懒得再跟周逍争辩什么,他想掰开周逍抓着自己胳膊的手,奈何周逍的手劲儿大的出奇,掰了半天周逍都纹丝不动。

    白七气瞪着周逍,“臭小子给我松...”

    白七的声音戛然而止,点穴似的站在原地,怔怔的看着周逍的双眼,几秒后直接倒了下去。

    是致幻术.....

    失去意识的最后一刻,白七难以置信的想着。

    不知睡了多久白七才醒来,醒来之后白七发现自己已是猫身,且被关在一个铁笼子里。

    白七慌了,他试图用牙去咬笼子上的铁条,若是现世的金属,他可以轻而易举的咬断,但是现在牙都快要崩断了,铁条还没有丝毫的损坏。

    白七惊慌的环顾四周,发现自己正身处在一个古典豪华而又诡异的卧房内,而这卧室的装修点饰有点像是在....虚空。

    并且,这间卧室给了白七一种遥远而又惊悚的熟悉感。

    这时,卧室的房门被打开, 一个身着黑色金绣长袍的男人走了进来,他脚穿长靴,身形高大,脚踩在地上平稳有力,走动间绣金的长袍下摆向后微扬,浑身都透着一股强冷骇人的气场。

    因为被一只花瓶挡住了视线,白七并没有立刻看到那个男人的脸,只瞬间感觉到一股令人窒息般的强大灵力缓缓靠近,这股灵力中裹挟的寒意和邪恶,令白七感到遍体生寒。

    白七活了那么多年,能让他有如此感受的灵力,唯有一人...

    那张脸出现在白七视线里的前一刻,白七还在心里拼命的否认,可当他站在关着白七的笼子前,邪笑盈盈的看着白七时,白七才彻底傻了眼。

    “梵梵.....梵罹....”白七几乎是吐着气在说,整个人差点一翻白眼昏厥过去。

    白七吓的向后缩,可笼子就那么大,根本退无可退,他不断挤着眼睛再定睛去看,一时间真实与幻想竟难以分清。

    梵罹不是已经死了吗?

    怎么会?

    怎么会?!

    站在白七眼前的男人的确是梵罹模样,他的金绣黑袍是魔魈族之王特有,一米**的身高,乌黑精短的寸头使得他整张脸都看着格外锋利,额前绑着用黑白红三根细绳搓揉在一起的绸缎绳,高耸眉骨下双眸邪魅狭长,嘴角总透着一种屠杀前的残冷笑意。

    梵罹是魔魈第一美男,只是他性情的残暴和术法实力的强大,总会让人下意识的忽略他的那张脸,一提起梵罹,人们议论的就只有他带给人的恐惧....

    此刻看着梵罹那张邪魅的,还透着点点笑意的面孔,白七已吓得整只猫都快瘫了.

    @R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