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孽徒子 > 第一百一十二章 下跪!
    “他还回来做什么?”洛文澪脸色清冷道。

    “他说回来跟你道歉。”白七小心翼翼道,“这会儿就在书房外,要不....要不让他进来,给他个忏悔的机会?”

    “道歉?他说的?”

    “是啊。”白七连忙道,“他亲口跟我说,在外的这些天想清楚了,对不起谁都不能对不起咱俩,我觉得这孩子应该就是在虚空的那两年稍稍学坏了一点,但本性并不坏,至少对你我都是真心的。”

    “你出去告诉他,只要他老老实实的在现世生活,不给我闯出什么祸事,我无所谓他的道歉。”洛文澪淡淡道,“我现在不想见任何人,你也出去吧。”

    “那小周他.....”

    “他已经搬出这里,让他回自己住处去。”

    洛文澪眼底几乎没什么温度,白七也没敢再继续为周逍说情,他将手中的包裹放在洛文澪旁边的竹木桌上,小声道,“这是门卫收的快递,收件人是你。”

    洛文澪看了眼那包裹,微微皱眉,最后淡淡道,“知道了。”

    白七离开了书房,到外面一脸无奈的对周逍道,“你爸让你回去。”

    “爸他还在生我气?”

    “你那事儿吧....其实这会儿在你爸心里估计也算不上什么事了,他现在没心思去管你,所以谈不上生气不生气。”白七叹了口气,“要不你过段时间再回来,或是等我电话,我这边觉得你爸情绪恢复差不多了,立刻给你打电话。”

    周逍沉默一会儿,忽然问道,“刚才那包裹给爸了?”

    “嗯,怎么了?”

    “哦没什么,我就好奇那包裹是谁寄的....”周逍道。

    “这有什么可好奇的,估计是生意上的合作伙伴寄送的礼吧,又不是第一次了...”白七拍着周逍的肩膀,“跟我一块出去吃顿饭吧,这几天我因为你爸的事儿也是睡不着吃不下,有你在边上我心情还能好点。”

    “爸他怎么啦?”

    “诶就....就生意上的点事吧,也没什么,你也别哪天头脑发热的到你爸面前问。”白七道,“行了行了,我们走吧。”

    周逍没有跟白七离开,而是坚定不移的站在书房门口,并道,“七叔你自己去吃吧,我今天一定要见到爸,哪怕是被他打骂,也要跟他道歉。”

    说完,周逍转身抬手敲门,白七连忙拦住他,训道,“你爸这几天正在气头上,你这是铁了心要往他枪口上撞吗?”

    周逍没有理会白七,继续敲门,里面终于传来洛文澪冰冷的声音,“进来。”

    周逍刚要推门进去,又被白七拦住了,白七道,“你爸肯定以为敲门的人是我呢,要是你进去了,他肯定发火,你爸他现在真受不了刺激了,你就别....”

    白七还没有说完,周逍一只手已经举过白七的头顶将门推开了,然后双手掰住面前白七的肩,侧身从白七身旁走了进去。

    白七一咬牙,也紧忙也跟了进去。

    洛文澪背对着书房门口坐在一张窗前的沙发椅上,周逍走到洛文澪的身侧,开口叫了声,“爸。”

    洛文澪一愣,转头看向周逍,顿时脸色铁青,随即又看了眼白七,白七吓的耸着脑袋,小声的嘀咕道,“我劝过他了。”

    洛文澪收回视线,继续面无表情的看着窗外,沉声道,“出去吧。”

    这时,周逍突然弯下膝盖,直直跪了下去。

    白七惊住了,他真没想到周逍会来这么一招。

    洛文澪也是一怔。

    “爸你骂我吧,或是打我,只要您觉得解气,怎么对我都行...”周逍脸上一派知错认罚的诚恳,言辞更是凄楚可怜,“我真的知错了,我在虚空的那两年跟一帮匪徒结伴,所以对很多事的认知都发生了偏差,做事总习惯凭自己乐趣而无视他人感受,安装摄像头,以及那天晚上说的那些混帐话,其实就是我心血来潮的想跟爸开个恶趣味的玩笑,我....我现在回想,才知道事情的严重性....”

    周逍一脸悔恨的说了一堆,听的白七都在心里默默佩服起周逍的口才,他再悄悄看向洛文澪的脸色,却发现洛文澪的面容依旧冷冰冰的没有变化。

    “说完了?”洛文澪淡漠道,“说完了就回去吧,你日后在现世只需照顾好自己就可,我这边你无需再费心。”

    “爸这意思是不肯原谅我了?”

    洛文澪闭上双眼,轻吐了一口气后睁开眼睛转头看向一旁地上的周逍,淡淡道,“你不过是跟了我几年,如今我也不会再在你身上花心思,所以你没有什么值不值得我原谅的,回去吧,去过自己的生活...”

    洛文澪平静的几句话如一记闷棍砸在周逍的头上,周逍看着地上的目光瞬间变了几变。

    周逍抬眸看了眼洛文澪一旁桌上的那个包裹,发现那包厢此刻还没有拆封。

    白七想过去拖走周逍,结果周逍忽然道,“那我就这么一直跪着,一直跪到爸解气为止。”

    洛文澪看都没看周逍一眼,头靠着椅背,闭目假寐,淡淡道,“我该说的都说了,你若想跪就跪吧,跪累了就自己出去....白七,没有要紧事,不准再来打扰我。”

    白七应了一声,随之脸色复杂的转身离去。

    洛文澪一直靠着沙发椅,闭着眼睛不知是在沉思还是睡着了,过了半个小时都一动不动。

    周逍还真跪累了,不过更多的是心里不耐烦,他没想到洛文澪在遭遇了那样的变故之后,脾气还是这样古怪....按理说受过了打击,他这养子的“迷途知返”应该能及时给他送去点安慰,刚才那一番话应该把他说的动容了才是。

    果然是冷血薄情的人.....

    过了一个小时,周逍昏昏欲睡,他此刻迫切的希望洛文澪能立刻打开那包裹,只要出现更让洛文澪崩溃的事情转移注意力,那他就可以顺理成章的重新回到洛文澪身边继续做儿子了。

    又过了半小时,洛文澪睁开了双眼,他看了眼一旁还跪在地上的周逍,并没什么反应,而在他准备伸手去提桌上的茶壶往杯子里倒水时,周逍突然挪着膝盖迅速向前,快洛文澪一步抓住茶壶的把手。

    “爸我来...”周逍说着,提起茶壶往杯中倒茶。

    洛文澪没有说什么,他端起周逍为他倒好的那杯茶,这时周逍又拿起桌上的包裹,轻声道,“我来帮爸拆开....”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