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孽徒子 > 第一百零九章 暗袭!
    凌晨三点多,激情退去,杨栩想去洗澡,但常厉却还是在他身后紧紧抱着他,脸埋在杨栩的后颈窝里,痴痴的蹭着。

    “我想清楚了,你不想跟我结婚,那咱们就不结婚。”常厉轻声道,“我不在乎那个形式,只要我有生之年里,身边一直有你就行了。”

    杨栩没有说话,其实很多次他都想与常厉渐行渐选,他知道常厉的生命在他无限时长的人生中中只会是一瞬间,但一方面是常厉的穷追不舍,另一方面是他自己的情不自禁。

    现如今,杨栩自己也有了顺其自然的心态来。

    “下周六是我的生日,我准备跟往年一样办个生日趴。”常厉道,“你也来吧,我给你介绍我的朋友,他们知道我跟你处了之后,都很想认识你。”

    “我不喜欢那种场合。”杨栩淡淡道,“不想去。”

    杨栩说话向来直接。

    常厉也没生气,被子里,他一条腿拢住杨栩的双腿,一臂紧搂着杨栩的腰,微抬着头,一边亲着杨栩的鬓发一边温柔道,“好,你不喜欢就不去,晚上我回来单独跟你过。”

    杨栩转过身,他盯着常厉看了一会儿,然后伸手捧住常厉的脸,伸头在常厉的嘴唇上轻轻亲了一下。

    常厉愣住了。

    这时,杨栩摘下来手腕上的红猩珠,拉起常厉的手套在了他的手腕上。

    “一直戴着这个,可以让你的身体在一百年前内停止衰老。”杨栩轻声道,“也就是一百年后,你的身体年龄还是现在这样。”

    常厉惊愕的看着面容平静的杨栩。

    杨栩将自己额头与常厉的额头靠在一起,闭着眼睛继续轻声道,“与清狐的结合,也会逐渐延长你的寿命,你的最终寿命会达到四五百年....如果可以的话,我会用血调药,让你活得再久一些。”

    “你....”

    “我想你活的时间能长一点,这样我跟你在一起的时间也会更长,我....”

    杨栩话未说完,常厉忽然翻身再次压住了杨栩。

    杨栩失笑,“跟清狐结合可以延长寿命,这就让你激动了?”

    “当然不是。”常厉迅速道,“是你刚才的那一番告白,简直跟给我扎了一剂春.药一样。”

    说完,常厉低头用力的吻住了杨栩,两分钟后才抬起头,杨栩脸颊涨红,气喘吁吁,“什么告白?我没有告白。”

    “不承认?”常厉手在杨栩的大腿上摸了一把,别有深意的笑道,“那我*到你承认。”

    又是一番激烈的纠缠,持续了一个多小时才停歇下来,杨栩已经累的动不了,被常厉搂在怀中很快便睡了过去。

    杨栩熟睡后,常厉轻轻松开杨栩起床去客厅喝水。

    常厉所在的这套公寓是他在外的固定住所,除了拍戏时会住剧组安排的酒店,大多数时候他都住在这里,四百多平的高档居所,装修的简约而不失大气,卧室客厅的采光极好,一整面的落地窗墙,太阳一起来,阳光便能铺撒整个空间。

    杨栩最后同意搬到这里,其实也有点是因为喜欢这套公寓给他的,温暖干净的感觉。

    常厉喝完水,刚准备回卧室,忽然听到公寓门外传来奇怪的声音,那像是....有人在开锁!

    常厉瞬间警觉了起来,他快速拿起客厅里的高尔夫球杆,轻手轻脚的走到门口,他透过猫眼一看,却发现猫眼内黑洞洞一片,像是被什么东西堵住了。

    钥匙孔内嘎达一声响,锁被打开了,常厉惊愕不已,他的这间公寓用的是高级防盗锁,除了钥匙或他和杨栩的指纹,根本不可能在不撬锁的情况下把门打开。

    常厉也没时间思考太多,他躲在在门后,缓缓挥起高尔夫球杆蓄势待发。

    门被人从外一点点的推开,一只脚缓缓踏了进来,常厉屏住呼吸,手中的球杆握得更紧。

    突然,常厉感觉侧颈蚂蚁咬似的传来瞬间的刺痛感,他下意识摸向刺痛的地方,结果从脖子上拔下了一枚类似微型注射器的东西,一端是不到一厘米细长的针尖,另一端是小指粗的药剂管,管内还剩小半点淡绿色的液体...

    眼前的景象模糊起来,常厉瞬间感到天旋地转,他看不清进来的人,一杆子下去打歪了,紧接着就倒了下去,但被进来的黑衣男人给架住了。

    不远处的客厅阳台上,一个男人吊着绳子悬在窗外,手里端着*,落地窗墙上被他用玻璃刀划开了一个巴掌大的圆孔。

    从门进来的男人对着阳台外的男人打了个ok的手势。

    男人架着昏迷的常厉小心翼翼的走到客厅,他的身后陆陆续续进了七八人,手里都端着不同型号作用的枪型武器。

    卧室内,杨栩睡的很沉,长时间的性.爱消耗了他太多的精力,此刻睡梦中的他毫无戒备。

    离床不远处的那面落地窗墙上,两三名男人顺着从天台吊下来的绳索攀附在外,室内的窗帘上能隐约映出他们的影子。

    卧室的门被缓缓推开。

    这群人的身上裹挟了一股从外带进来的,冷冬的寒气,也是这阵陌生的寒意令杨栩缓缓睁开了眼睛。

    手在身旁摸了个空,杨栩下意识的叫了一声常厉。

    杨栩准备从床上坐起,结果身体刚起一半,刚进卧室的男人将手中的枪对准杨栩发射,好在杨栩反应及时,忽的扬手用手指夹住了那根麻醉针。

    杨栩抓起床边的睡袍从床上翻身下地,数根麻醉针朝他射来,他扬起一股灵力护在身前,然后手里化出黑色长鞭,扬鞭一甩,将卧室门口的几人甩飞了出去,连同卧室的门也如炸开一般,碎石尘土铺了一地。

    落地窗外的几名男人同时破窗而今,落地后便端枪射击,杨栩闪躲不及,右腿被射来的伞端形锥针,连同后面连接的钢丝一同射穿。

    打穿了杨栩腿的男人摁下枪上的一只按钮,一股电流顺着金属丝窜进了杨栩的体内,杨栩身体触电似了抽搐了一下,随之倒在了地上。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