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孽徒子 > 第一百零三章 父子决裂!
    被打的是周逍,但瞬间懵掉的,是白七。

    白七张着一半的嘴迅速闭了回去,他看着洛文澪恼怒的脸色,以及周逍那张被洛文澪打的歪到一侧的脸,渐渐耸拉下脑袋,连呼吸都不敢用力。

    这是白七的记忆里,洛文澪第一次动手打周逍。

    周逍缓缓扭过头,他用舌头抵了抵被打那侧的口腔内壁,品尝一丝铁锈似的血腥气.....洛文澪那一巴掌显然没有有丝毫的留情。

    洛文澪冷冷的看着周逍,一字一顿道,“为什么?”

    周逍抬手揉了揉那侧肿痛的脸颊,脸上非但没有半点丑事被揭的慌措懊悔,反而继续露着一张笑脸,嘴角邪肆的上扬着,“爸下手真狠。”

    “我问你为什么?”洛文澪声音更为阴沉。

    周逍一耸肩,很无所谓的说道,“没为什么,就是心血来潮,就是想。”

    洛文澪盯着周逍,呼吸吃重,掌心被攥出咯吱的摩擦,“我再问最后一次,为什么?”

    洛文澪显然已在爆发的边缘,白七看的心慌,但也不敢开口说什么,便只伸爪推了推周逍的腰侧,示意他严肃一些。

    “如果爸非得要一个理由...”周逍又微笑着道,“那就是因为我想看爸洗澡,想看爸不穿衣服的样子...”

    完了!

    白七心里只剩下这一个声音。

    果然,周逍话音刚落,回应他的,是洛文澪又一记狠狠的耳光。

    这次周逍的嘴角直接被打出了血。

    周逍抬手抹去嘴角的血迹,阴阳怪气的笑了一声,别有深意,“我这张脸,现在也就爸你能碰得了,要是换了其他人,我让他死都难留全尸。”

    洛文澪脸上没有一丝温度,他看着没有丝毫悔意的周逍,沉声道,“看来在虚空的那两年,你是彻底长废了。”

    “不是那两年...”周逍轻笑道,“其实两年我就是这样了,不过当时是有心无胆,但现在我可以说了,爸....”

    周逍向前走了半步,直到他能感到洛文澪粗沉的呼吸才轻声道,“....我喜欢你....”

    咚一声响,一旁的白七从台灯桌上一头栽了下来。

    “我喜欢你...”看着洛文澪骤然紧缩的瞳仁,周逍再次道,“不是父子间那种感情,是情侣间,配偶间,我对你有**,心理上或是生理上.....爸,我想得到你,想好好的,爱你.....”

    洛文澪怔怔的站在原地,满目愕然。

    周逍的这一番话,让他感到既荒谬又荒唐,愤怒裹挟着不论的罪恶感,蓦的冲上了洛文澪的大脑,洛文澪脱口厉声道,“混帐!”

    洛文澪的反应早在周逍的意料之中,其实他本没打算这时候摊牌,计划里,他是想扮猪吃老虎,在过了洛文澪即将而来的发情期后,在拿到洛文澪手中的通界门之后,再把如今最真实的自己,展现在他洛文澪的面前。

    “如果不是有这父子的名义在,爸还会这么震惊吗?”周逍道,“更何况,我并非你亲生,这份感情不触犯任何伦理纲常。”

    顿了顿,周逍阴笑了两声,又道,“也不对,就算你是我亲生父亲又如何,只要我喜欢了,没人有资格跟我论对错。”

    洛文澪脸色铁青,仿佛一年里的情绪波动都比不上此刻脸上的纷呈起伏,他盯着周逍,恼怒与不可理喻,令他几乎再要对周逍动手。

    洛文澪抬起一半的手下重重甩下,随之转过身背对着周逍,冷声道,“刚才那两耳光,算是惩你在我房中作祟。”

    周逍揉着连挨两巴掌的脸,阴阳怪气的哼笑了一声。

    “滚。”最后,洛文澪咬牙切齿的重声道,“从这里搬出来!不要再让我看到你!”

    “这是我家...”周逍手插着口袋,悠然道,“再说了我外面房子还没找好呢,搬出去住哪啊。”

    “从今往后,你我不再是父子,亦不是师徒!”洛文澪的每一个字都咬的极重,“没有我的允许,你不准再回到这里。”

    周逍挑着眉梢,皮笑肉不笑道,“爸真要这么绝情?”

    “你做的事,以及你刚才说的话,足够我要你半条命,现在,在我还是克制住动手之前,滚出这栋别墅。”洛文澪转身,手指着门口,严声道,“滚!”

    周逍刚要开口,白七忽地化作人形,拖着周逍的一条胳膊就往外拽,一面转头对洛文澪道,“这个臭小子太不像话了,我...我带他去收拾...”

    “爸你真要跟我断绝父子关系?”

    “闭嘴!”

    白七呵断周逍,拽着周逍离开了洛文澪的卧室。

    周逍和白七离开之后,洛文澪起伏的心境依旧久久无法平息,他坐在床边,一手罩着额头,闭着眼睛眉心紧蹙 。

    周逍的话依旧绕在洛文澪的耳边难去,洛文澪无法形容此刻的心情,他只觉得此刻身边的一切,都荒唐到了极点。

    此时,周逍房间内....

    “你是不是喝醉酒了。”白七双手抓着周逍的领口,“你他妈知道自己刚才说了什么了吗?!”

    周逍目光淡然,“知道。”

    “你怎么变成这样?”白七恨铁不成钢的看着周逍,既愤怒又痛心,“你是不是恨我和你爸把你扔在虚空两年?是不是故意要跟你爸对着干。”

    “七叔,你怎么就不信我是真心喜欢我爸的。”周逍轻笑一声,“其实我从两年前就开始意.淫我爸了,他在面前的任何一个动作或神态,都让我浮想翩翩。”

    “你....”白七被噎的快说不出话来,最后大声道,“他是你爸!是你老子!你这种想法简直.....”

    “他已经不认我这个儿子了。”周逍笑盈盈的打断白七,“没了这层关系,我现在就是他众多追求者中的一员。”

    “你还越说越来劲儿了。”白七一把松开周逍,周逍被推的踉跄着后退了两步,白七继续怒斥道,“先不说你到底抽的什么疯,就说你喜欢你爸这件事,你觉得会有结果吗?你觉得你刚才对你爸的那一番告白,除了让你爸感觉到荒诞和恶心以外,还得到了什么?”

    周逍面无表情没有说话,他走到床边坐下,手摁着侧颈扭动着僵硬的脖子。

    “你自己好好想想。”白七沉声道,“想好了去跟你爸道歉,就说你酒喝多了脑子不清醒,还有态度给我放诚恳一点,任让你爸打骂都不准反驳什么....想你刚才在你爸面前的态度我就来气,你胆子真是越来越大了...”

    “七叔,我跟你不一样。”周逍忽然缓缓道。

    “什么?”白七没好气道。

    “洛文澪是你的主人。”周逍轻笑着,“而我,现在想做洛文澪的主人。”

    白七一愣,怔怔的看着笑容诡异的周逍,“你小子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吗?”

    “我现在很清醒,我讨厌这个世界,之所以还忍耐着它,只是因为洛文澪...”周逍笑着道,“现如今他既然要与我决裂,那我对这个世界的忍耐也就到头了...”

    周逍并未收拾什么东西,他换了身外套便离开了房间,无论白七怎么叫他,他都没有停脚。

    周逍来到洛文澪的卧室门前,敲开门之后,他看着眼前脸色阴冷的洛文澪,直接道,“把山铁砂交给我,我这就滚蛋。”

    “山铁砂是战斗所用,你如今不需要。”洛文澪冷声道。

    “爸...”周逍笑眯眯的将脸凑近洛文澪,“我是山铁砂的主人,您觉得我这时候大肆释放灵力,能把山铁砂召出来吗?”

    说完,周逍后退半步,随之双手握拳猛一相抵,波浪般的蓝色灵力以周逍的双手为中心朝四周涤荡开来,瞬间充斥着整栋别墅。

    洛文澪脸上难掩震惊。

    很快,被洛文澪用一道咒封印在书房地板下的一个皮囊里的山铁砂,忽地炸开了皮囊和地板,细密的铁砂如沙雾一般从书房的门缝间疾速飘出,最后围绕在周逍的四周。

    “你....”洛文澪脸色如冰。

    周逍将山铁砂融进自己的身体,然后才笑着道,“我知道你现在心里一定有太多的疑问,但这些疑问的答案都在过去的两年里,可惜那重要的两年您和七叔都没能亲眼见证.....不过没关系,很快我便会用实际行动来帮爸解惑。”

    周逍抬起带着锁踪环的那只手,五指用力蜷拳,随之就听嘭的一声响,他腕上的那只锁踪环,断裂成了五六块碎片掉落在地。

    洛文澪没有说话,持续的震惊和疑惑,反倒让他此刻显得格外的冷静。

    “以这种方式向我证明你的实力?”洛文澪冷淡道,“我不知道你这是打算要做什么,但你最好清楚,日后你若在现世触犯任何一条异世界管理联盟制定的了律法,我会立刻把你送回虚空。”

    “暂时,还听爸的。”周逍笑了笑,轻声道,“刚才释放了不小的灵力,估计四正局的人很快就要找上门了,还劳烦爸一会儿跟他们解释,我,就滚了。”

    说完,周逍阴笑一声,转身离去。

    (兄:这周内逍逍吃螃蟹~~)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