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孽徒子 > 第一百零二章 浴室里的摄像头!
    燕筱是洛文澪的同族,同为清狐,洛文澪心中总对燕筱的死有着说不出的愧疚,连带着对燕筱的孩子肖奕都比往日多出几分仁慈。

    洛文澪安排人给肖奕的父母建了墓碑,葬的都是些肖奕父母生前的衣服,算是让肖奕对父母的思念有个落处。

    接受了父母不在了的事实,痛苦也稍渐缓释,但肖奕却放不下心中的那份恨,他想找出凶手,想亲手为父母报仇,所以在肖奕从绝望中走出之后,第一件事便是求洛文澪教他术法,表示想拜洛文澪为师。

    其实肖奕想留在洛文澪的身边,特别在知道洛文澪也和自己的父母一样,都来自那个神秘的虚空世界时,他无比渴望自己也能够成为洛文澪这样的人,同时,洛文澪身上那份笃定稳沉的强大感,令他对洛文澪这个人,也打从心底感到信服。

    洛文澪没有立刻拒绝,也没有立刻同意,而是让肖奕专注学业,一年之后再来找他,到时候他再根据肖奕的状态,来判断该不该教。

    洛文澪联系了肖奕的一个叔叔,他那叔叔也是魔魈,但也和肖奕的父亲一样,在当年来到现世的时候,被通界门上的大咒削减了灵力,如今与普通人无异,他同意来接肖奕回去。

    这天下午,洛文澪在别墅的铁门前,目送着肖奕乘坐着他叔叔的车离开,白七趴在他的肩上,好奇的问洛文澪,“一年之后你真打算收他为徒?”

    “目测不会。”

    “最好别收。”白七嘟囔道,“你要是收了他,小周他大概会气炸了吧。”

    “嗯?”洛文澪淡淡的问道,“跟周逍又有什么关系?”

    白七顿了几秒,叹了口气,“唉,说实话,我现在越来越不认识小周了,有时候都会觉得他像换个人。”

    “之前你可说他没什么变化。”

    “那时小周刚回来,我开头过头了,现在冷静下来再看一些事,就觉得小周他对你....嗯,说不出什么感觉。”

    “对我?”

    “是啊,他的目光经常在你身上,而他看你的眼神跟从前有很大不同,现在特别的....特别的....”白七憋了半天,硬是没找出什么形象的形容词来。

    “他一个人虚空生活了两年,心性有变化也很正常。”洛文澪一边说着,一边转身回别墅,又继续道,“他为什么还没搬出去住?房子还没买好吗?”

    “不清楚,这话你应该去问他,你们父子俩要多多沟通,不然我老觉得你们之间的氛围古怪。”

    “古怪?你是说剑拔弩张啊?”

    “这只是其中之一,诶算了不说了不说了,我也说不清楚。”

    -------------------

    吃完晚饭,洛文澪感觉身体不太对劲,那种感觉像是发.情期来的前兆。

    洛文澪有些奇怪,按时间推算,下一次发情期还有一个多月,这会儿应该还不到有生理反应的地步。

    洛文澪将这件事告诉了白七,白七分析的是可能洛文澪吃错了什么东西,催化了身体**机制,这才导致发.情期提前。

    “清狐普遍的发情期是一年两次,但我也有听说过,极少数的清狐随着年龄的增长,每年的发情次数会增达三次,表现就是两次之间的时间逐渐缩短,慢慢变成一年三次。”

    洛文澪脸色难看到了极点。

    “你之前用袅心玉压制发.情期,导致在三四百年的时间里没有过一次发.情,这两年离开袅心玉,很可能会遭到一些生理反噬。”

    “我知道了。”洛文澪捏了捏眉心,淡淡道,“现在就把抑制剂用了就是。”

    “好,我去给你拿。”

    白七说完,化作人形前往书房,从书桌底层的抽屉里取出了那只装着抑制剂的木盒。

    洛文澪喝掉药瓶内的液体之后,脸色复杂的对白七道,“得找时间再去趟虚空,找块袅心玉出来,只靠喝药终不是解决办法。”

    “袅心玉也解决不了根本啊。”白七笑眯眯道,“其实发情时,比起压制,更好的解决办法不是释放吗?找个人陪自己风流几天又没什么,你....”

    见洛文澪脸色阴冷,白七缩了缩脑袋,没有继续说下去。

    洛文澪前往浴室,准备洗个冷水澡,白七则化回猫形状,跳到床边的台灯桌上趴着等着洛文澪....

    今晚,洛文澪准备带白七出门,再去暗中调查沈延拜托他的那件事。

    浴室内,洛文澪刚准备脱衣服,偶然一个仰头,忽然被前方墙壁上的一块瓷砖上的反光点所吸引。

    那是块画着老鹰的瓷砖,鹰的眼睛在灯光的映照下反射了奇怪的亮点,洛文澪抬手抚摸起那块瓷砖老鹰眼睛的地方,那凸凹不平的触感令他一愣。

    洛文澪脸色微沉,三根手指忽地插.进墙壁中,将鹰眼部分整个从墙上抓了下来,漱漱的土块尘屑中,洛文澪看着手中那微型的电子设备,脸刷一下冷若冰霜。

    洛文澪虽对现世的电子产品没有诸多的研究,但对现世司空见惯了电仪器器他还是知晓一二的,此刻这个被藏在墙壁里与瓷砖画融为一体东西,他一眼便认出,是专用于偷拍的针孔摄像头。

    白七都快在桌上打盹了,结果突然看到洛文澪大步如风的从浴室里走出来,直接快步出了卧室。

    “诶你去哪?”

    白七说着,快速跳下桌化作人形跟上洛文澪。

    洛文澪来到客厅,召集了别墅内的所有佣人,挨个询问进出过自己卧室的佣人。

    一群人吓的不轻,战战兢兢的如实交代。

    平日里洛文澪虽冷淡,但在佣人前从不会有什么脾气,但现在,他直接在佣人面前释放着自己的怒意。

    如果不是人类的身体承受不住致幻术,洛文澪此刻定会挨个致幻询问。

    当白七知道洛文澪的浴室,被人安装了针孔摄像头时,惊的下巴都快掉了下来。

    洛文澪看不出有什么佣人撒谎,最后一名平日里常去洛文澪的房间拖地擦桌的妇女,后知后觉的交代,有一次她把一只抹布落洛文澪的房内了,想起回去取的时候,正好碰到周逍在里面。

    “周逍?”

    “是的先生。”妇女如实答道,“当时少爷说他房间的热水器坏了,洗不了澡,暂时借用先生您卧室的浴室,少爷还...还让我替他保密,说先生您有洁癖,被您知道了的话您会生气.....”

    白七见洛文澪的脸色跟结冰了似的,连忙道,“这还不能说明就是小周干的,说不定小周就是单纯洗个澡而已,所以你.....”

    “立刻给小周打电话。”洛文澪打断白七,阴冷道,“让他不论手里正在做什么,都立刻赶回来见我。”

    “.....好。”

    洛文澪转身上了楼。

    回到卧室后,洛文澪将整个房间细细的查找了一遍,没有再发现其他摄像头。

    只有浴室里一枚。

    此刻,洛文澪还无法冷静下来,他从未想过自己会被现世的这些东西摆一道,他的确松懈了,在这个自己住了许多年的住处,他很少会去戒备什么。

    这时,白七推门走了进来,他见洛文澪脸色冷厉,小心翼翼道,“我给小周打过电话了,他正赶回来。”

    洛文澪坐在床边,面无表情的看着地面没有说话,似乎在思考着什么。

    “要不我把其他地方再检查一遍。”白七道。

    “不用,我查过了,只有浴室里这一个。”

    白七化回猫形跳到桌上,他用爪子拨了拨桌上的针孔摄像头,问道,“你之前不是说现世的高权机关烂了一半了吗,会不会是他们出于某种目地想监视你,毕竟你的存在对他们来说算是一种震慑。”

    “若真是如此,安装摄像头的地方就不会是浴室。”

    “额....好像也是奥。”白七摸了摸脑袋,“你不会真怀疑小周吧,我觉得是谁都不可能是他。”

    “你对他又了解多少?”

    “这个....反正不会是他,再说了他往你浴室安装摄像头干什么,偷看你洗澡吗?”

    “.....”

    二十几分钟后,周逍赶回来了,之前电话里白七并没有跟他说家里发生了什么,只让他立刻赶回来见洛文澪。

    到了客厅,周逍感觉家里佣人间的气氛不太对,只是疑惑的皱了皱眉,随之便快速跑向楼。

    对于洛文澪的主动邀见,周逍一向都充满热情。

    白七给周逍开了门,周逍一进门便看到坐在床边脸色阴沉的洛文澪,但并没有多想什么。

    “爸你找....”

    看到了床边台灯桌上的那只摄像头残骸,周逍的声音戛然而止,笑容也瞬间僵在了脸上。

    “怎么?眼熟?”洛文澪冷声道。

    周逍又笑着道,“爸在说什么?什么眼熟?对了爸叫我回来是有什么事吗?”

    “你刚才的反应已经暴露了你。”洛文澪站起身,走到周逍跟前与他正面相对,冷冷道,“我只问一遍,你最好跟我说实话,我浴室里的摄像头,是不是你安装的?”

    “我....”

    “你若说不。”洛文澪一字一顿道,“我会对你用致幻术再确认一遍。”

    四目对视,周逍看着洛文澪眼中的阴戾的寒光,他的脸色也渐变阴冷。

    几秒后,周逍扬唇一笑,“是我。”

    一旁的白七差点从桌子上摔下去,他刚要开口骂周逍,洛文澪已抬起手,给了周逍狠狠一记耳光!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