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孽徒子 > 第九十九章 从你身上取!
    燕筱加班到了晚上十一点多才回来,她打开门,发现公寓内一片漆黑,不禁有些奇怪,毕竟半小时前她的丈夫发消息给她,称已经坐好了夜宵,就等她回来。

    “阿华,肖肖...”

    燕筱打开灯,一边换鞋子,一边呼唤丈夫和儿子,而在她走过玄关的拐处,乍一进入客厅前,被眼前的景象吓的颤栗起来。

    燕筱的丈夫此刻一动不动的倒在血泊中,头上身上多处像被子弹打穿的血洞,伤口还在源源不断的向外冒血。

    “阿华!”

    燕筱崩溃的大喊一声,刚要冲向自己的丈夫,一侧伏击在墙边的男人将手中捧着的枪对准了燕筱,直接扣动了扳机。

    燕筱反应敏捷,迅速侧退闪躲,而打出的“子弹”刺在一旁的塑料盆栽上,燕筱才发现那是类似微型注射器一样的东西。

    燕筱手中化出一把短刀,淡蓝色的灵力瞬间附着她的全身。

    伏击在客厅内的其他人纷纷从遮挡物后现了身,个个身着打手似的黑色职装,头带着只露两只眼睛的头盔,手端着*,还有一部分手拿的是可商人的枪。

    燕筱看着地上已无生气的丈夫,通红的眼眶中热泪打转,随之盯着眼前一帮不速之客,咬牙道,“你们究竟什么人?”

    这时,一个高大的男人从卧室走了出来,他手里的枪抵着燕筱十六岁儿子的脑袋,然后看着燕筱道,“劝你束手就擒,不让送你儿子去见你丈夫!”

    燕筱的儿子看到了趴在地上的亲生父亲,眼泪瞬间流了下来,他抬头看着蓝光中的母亲,虽然对一切都感到茫然,但也知道当前已是绝境。

    燕筱的儿子深吸一口气,大喊一声,“妈你快跑!”,然后不顾危险,转身将拿枪挟持他的男人扑到在了地上。

    倒地的男人一怒之下将枪抵在了燕筱儿子的身上,结果还没来得及开枪,燕筱儿子便被一股强大的吸力拽了起来,瞬间回到了燕筱的身旁。

    无数的麻醉针也在这一瞬间朝着燕筱射来,燕筱一手抓着儿子的肩膀,一手转动掌心的短刀,一股蓝色翻腾的气流如道屏障一般护在她的身前为她挡掉了袭击,紧接着她一刀削开身前的流动屏障,瞬间一阵强大的气浪炸开,一帮人翻到在地。

    燕筱趁此机会,拽着儿子三两步冲到客厅一层的落地窗前,一拳砸开落地窗,然后毫不犹豫的跳了下去,她的儿子失声尖叫。

    十四层楼的高度,快速下坠的同时,燕筱一手拽着儿子,一手连扒住墙壁上几处凸起,最后燕筱稳稳落地,而她的儿子腿软没站稳,直接摔在了地上。

    好在此刻已是深夜,小区内几乎没什么人影,燕筱落地的地方,也正好是她停车的地方。

    燕筱一把拽起地上的儿子,快步走到车前,拿出车钥匙打开车门,直接将跌跌撞撞的儿子推进了后车座内,然后自己再迅速进入驾驶座启动车。

    燕筱的眼泪一直在落,但手上的动作一刻未停,车启动之后,她迅速将车开往小区外。

    这时燕筱的儿子缓过了神,惊慌而又不知所措。

    “妈...”少爷哽咽着叫道。

    “肖奕别怕,先好好听妈说。”燕筱迅速道,“你立刻去找一个叫洛文澪的叔叔....”

    出了小区不远燕筱便停下了车,她拉着肖奕下车,然后迅速为肖奕招了辆出租车,二话不说就把肖奕塞进车内,然后塞了一张钞票给司机,并告诉司机一个地址。

    “妈....”肖奕哭着道,“你去哪?”

    燕筱的眼睛湿着,但目光极其阴冷,“我去给你爸报仇。”

    “妈,报...报警就好了,我不想你出事,你不....”

    “肖奕,听妈说。”燕筱捧着肖奕探出车窗的脸,“只要能跟你爸在一起,妈什么都不害怕,你要好好生活,无论未来发生什么时都要好好的活下去,对了一定要跟洛文澪叔叔,一定要跟着他,他会保护你....”

    ------------------------

    下午,白七带着周逍去四正局登记的时候,周逍被四正局的人认出来,是前一夜从刑罪小队手中逃脱的嫌疑人,当即被扣留了。

    周逍本来是想直接甩手走人的,他厌恶极了四正局内那帮人的官腔,白七磨破了嘴皮子才把他勉强留下。

    周逍耐着性子解释了一堆,加上白七的补充,该说的也都差不多说了,但大概是因为周逍的配合态度实在太差,惹恼了询问人员,结果被留着反复讯问。

    白七感觉周逍快爆发了,连忙给洛文澪打电话说明这边的情况,洛文澪赶到时,周逍正准备掀桌子。

    洛文澪虽说身上没什么官职,但他带领一支小队深入虚空,为通界门上了大咒一事在四正局内已不是什么秘密,所他很受四正局的敬重,几乎人人见了他都会尊称一声洛先生。

    “爸....”

    看到进来的洛文澪,周逍的火熄的一干二净,他老老实实的坐回椅子上,冲着洛文澪笑了笑。

    一工作人员为洛文澪搬了张椅子在一旁,洛文澪坐下后,朝着讯问周逍的那两工作人员淡淡道,“继续问吧。”

    一个小时后,洛文澪带着周逍出了四正局,白七蜷成一团被洛文澪抱在臂弯里。

    “以后再发生这种事,一定要先告诉我。”洛文澪道,“白七,这件事你也有错。”

    白七心虚,也不敢为自己辩解什么

    “是因为一开始就觉得没多大事,顺路灭了祸害而已。”周逍走在洛文澪的身旁,笑着道,“没想到这帮人小题大做。”

    “现世有现世的规矩。”洛文澪面无表情道,“这次就算了,我就当是你刚回来无意犯错,下次再有同样的错误,我也保不了你。”

    周逍不自禁的切了一声,自言自语的嘀咕道,“我真没觉得自己哪错了,按理说那帮人还该给老子发一面锦旗呢。”

    洛文澪停住脚,转头脸色清冷的看着周逍,“你嘀咕什么?”

    “没什么。”

    周逍又是朗然一笑,他快速走到洛文澪的车前,为洛文澪打开后车座的车门,“爸你坐,我来给你和七叔开车。”

    车启动后,洛文澪又问周逍,“登记的事儿完成了吗?”

    “诶别提了,下午我跟七叔刚进去就被扣住了。”周逍道,“一直问到这会儿,资料留在那了,明天等人家上班,还得过来走手续。”

    洛文澪平静道,“不准再和四正局的人犯冲,我刚才看了他们讯问你的监控,发现你整个过程显的很不耐烦,仿佛再加一把火,你就能彻底烧起来。”

    “有吗?”

    洛文澪顿了顿,缓缓道,“你现在看上去,甚至还没你小时后稳沉。”

    “那爸是更喜欢小时后的我了?”

    洛文澪深呼了一口气,最后靠着椅背闭目假寐,没有再说话。

    这时透过车内的后视镜观察了一会儿洛文澪,随后轻笑着道,“不管我变成什么样子,只要爸你是个合格的父亲,那么我在爸面前,就永远都会是个乖儿子。”

    洛文澪没有说话,但周逍发现在自己说完之后,洛文澪的眉心微微皱了几下。

    晚饭还没吃,周逍开车来到一家餐厅。

    因为是洛文澪付钱,所以周逍和白七点了不少吃的,但洛文澪只给自己点了一碗南瓜粥慢条斯理的喝着。

    餐桌上,周逍再次询问洛文澪关于之前说的,要补给他生日礼物的事,但最后直接被洛文澪一句“明年再说”给打发了,这次白七因为心虚也没有开口为周逍说话。

    “爸....”

    餐桌上,周逍伸着脑袋,笑眯眯的看着洛文澪,别有深意的低笑道,“你不送我,那我自己从你身上取了。”

    洛文澪被周逍着奇怪的说辞弄的微愣,最后只是淡淡的笑了笑,“有什么你觉得能作为礼物取走的,那就取吧。”

    周逍笑而不语。

    回去的路上,周逍把着方向盘,摇头晃脑的哼着歌,也不知哼的是什么歌,反正在洛文澪听来极其括噪。

    不过大概是看着感觉周逍的心情很好,洛文澪便也没有开口让他闭嘴,最后还是趴在洛文澪腿上的白七忍不住骂周逍,“哼的什么玩意儿,难听死了。”

    “心情好。”周逍笑着道。

    “闹了半天你居然还心情好,什么事儿啊?说出来让我跟你爸一块乐一乐呗。”

    “事儿还没成,等成了再告诉你们。”

    “诶你个臭小子....”

    车到别墅前,门卫刚为周逍的车缓缓打开铁门,一辆出租车忽然停在了周逍车的后面。

    洛文澪感觉后面的车像是专程赶来,觉得有些奇怪便下车查看,结果找到了,这时肖奕也从出租车里面下来了,身穿着单薄的睡衣,被冻的瑟瑟发抖,他赤着脚跑向门卫,哭着问这里住的是不是一个叫洛文澪的人。

    门卫便指了指肖奕身后正朝他缓缓走来的洛文澪,表示那就是洛文澪。

    肖奕转身,快步走向洛文澪,过于心急,脚下一个不稳摔在前方,正好被洛文澪伸手扶住了。

    “叔,救救我母亲...”肖奕哭着道。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