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孽徒子 > 第九十八章 清狐的头发?
    这是杨栩第一次到常厉家做客,杨栩并没有紧张什么,只是习惯性的提高了警戒。

    现世的人类,目前只有常厉一人能让杨栩放下戒备。

    常厉的父亲是生意人,手中的常氏集团在国际上都排得上名,旗下产业遍布多个领域及国家,其中规模较大的,便是在房产及医疗领域,其次便是娱乐产业.....

    常厉是家中独子,他跟杨栩说过,这两年他就要听从父母的安排退出娱乐圈,然后跟着自己父亲学习经商之道。

    杨栩对常厉庞大的家业并不感兴趣,到了常厉家的庄园,看到那如宫殿的宏伟别墅,杨栩脸上也无一点震惊,也是因见的多才会对一切都感到稀疏平常,过去的百年,在他做皇宫侍卫的时候,可进出真正的帝王宫殿。

    “这儿就我父母住,我一般都住在外面。”常厉领着杨栩进入大厅,一边笑着道,“以后你跟我在一块了,你喜欢住哪,我就给你买哪。”

    “为什么要跟你住在一起?”杨栩平静的问道。

    常厉看着杨栩那一本正经发问的样子,恨不得扑过去边亲边答,最后道,“等住一块你就知道了。”

    常厉的家人对杨栩很热情,常厉的母亲林悠看上去十分温和,很有贵妇的儒雅和端庄感,而常厉的父亲常生平,看上去也是和蔼可亲,五十多岁的人了,看着很是精神利落。

    常厉的二叔常生海从见到杨栩开始就一直面带笑容,但面相还是能看出平日里是个严厉的人。

    杨栩感觉这阵仗有些过于“隆重”了,在他感觉里常厉的父亲和二叔应该都是那种特别繁忙的商务人士,为了他这个常厉的普通朋友齐聚一堂,未免有些夸张。

    在餐桌前坐下,常厉的母亲林悠先跟杨栩笑着聊了几句,问的也都些活络气氛,不痛不痒,无关紧要的问题,最后是感谢杨栩曾经对自己儿子的救命之恩。

    林悠特别强调感谢的,是杨栩用血救了常厉。

    “伯母您可能误会了,或是常厉当时脑子摔坏了,他自己记错了。”杨栩淡淡道,“我的血怎么能救人,当时他伤重,我救他用的是随身带的药。”

    常厉的父亲和二叔默不作声的对视了一眼。

    常厉明白杨栩的心思,连忙附和道,“对,也有可能,我当时脑子的确不太清醒,也看不清东西,话说回来血怎么能救人呢。”

    “小杨啊,你别太拘束,也别太把我们当外人。”

    一番闲聊之后,常生平又缓缓道,“常厉他能跟你成为朋友,我们真的特别高兴,常厉自被你救了之后,跟换了个人似的,连以前拍戏留下的腰伤都好了,不仅如此,他.....”

    常生平说了一堆,大概意思就是指常厉那次被杨栩救了之后,身体上了一些毛病全都不治而愈了,就连常厉背上两道因儿时皮耍不慎留下的伤疤,也莫名消失了。

    “小杨,你这当时用的是什么药了,居然这么神奇。”常厉的二叔,常生海又笑着道,“感觉这药方能造福全人类啊。”

    “那是在虚空的药房买下的。”杨栩回道,“现如今虚空和现世不再相通,自然也就再无法获取那药了。”

    “那小杨你身上可还有剩余?”常生平迅速问道。

    杨栩面无表情的看着常生海,目光微冷。

    常生平感觉杨栩似乎在怀疑着什么,连忙替常生海补充,轻笑着道,“常家的药业公司一直致力于研究新药为民众造福,所以不想错过任何一个可让医药行业突飞猛进的机会,这也算是职业病吧,一听说有那么神奇的药物,就很想找出研究研究,看不看能不能批量生产.....”

    常厉正剥着虾呢,忍不住拆自己老爸的台,“爸,你这是露了商人本性,想着赚钱了吧。”

    “胡说,这么些年了,你爸像缺钱吗?”常生海用这指了指自己的儿子,失笑道,“你这小子,都三十出头了还以自我为中心,你要是稍微能为身边人考虑考虑,就也会跟我一样对那药感兴趣了。”

    “怎么着,爸现在的志向是造福人类好流芳百世?”常厉忍不住笑道,“话说我哪以自己为中心了,我现在的中心可是.....”说着,常厉将剥好的虾肉放在了杨栩面前的盘子里,然后冲着杨栩不怀好意的眨眼笑了笑。

    杨栩微微撇开常厉的笑容,脸色微有些不自然,然后回答常厉的父亲,“几年了,那药早就用光了。”

    “哦,这样啊,那真是可惜了。”常生海遗憾的笑笑,没有再继续就此话题说下去。

    一顿饭吃下来,气氛还算融洽,杨栩虽说没表现出特别大的热情,但对常厉父母及二叔的聊说问话,还是能时不时的搭上几句。

    用完晚餐,常厉就准备带杨栩离开,常厉的母亲林悠表示杨栩穿的实在太单薄了,便从佣人手中拿过早就为杨栩准备好的厚外套准备给杨栩披上,杨栩本能的后退半步表示拒绝。

    “我妈也是好心。”常厉拍了拍杨栩的肩膀,在杨栩耳边低声道,“看得出我妈他很喜欢你啊,你就披上吧,不然又没完没了的了。”

    杨栩果真没有再继续回绝,任由林悠亲手为他披上衣服,只是林悠缩回手的时候,手指擦过了杨栩的鬓发间,杨栩感觉到了蚂蚁咬一口的痛感,眉心不禁皱了一下。

    “诶我指甲是不是戳到你了?”林宥一脸歉意道。

    “没事。”杨栩淡淡道。

    常厉告了别,带着杨栩离开了家,因为两人都喝了酒的缘故,庄园内的司机送他们前往常厉在外的私人住处。

    常厉和杨栩离开后,林悠便将刚才从杨栩头上拔下的两根头发给了丈夫。

    “这头发应该和死去的虚空者尸体一样,只能维持两个小时。”常生平将那两根头发用纸巾包了起来,然后交给一直等待在别墅内的下属,叮嘱道,“立刻拿去研究所,今晚之内我就要知道这究竟是不是清狐的头发。”

    “是。”

    常生平的手下离开之后,常生海走了过来,若有所思道,“如果我猜的没错,这杨栩应该就是清狐,能看出来他一直对我们心存戒备,饭桌上除了常厉逗他的那一会儿,他几乎没放松过。”

    “我也这么想,但还是得先确认。”常生海笑着道,“若他真是,那两根头发都价值不菲,刚才应该留下一根,烧成沫儿兑在水里喝下去的。”

    “大哥,确认之后怎么跟常厉说?他好像很喜欢杨栩。”

    “用不着跟他说,渐渐的他就会明白,长命百岁比这些虚头巴脑的感情实在多了。”

    -----------------

    杨栩将车窗降下一半,迎面吹着窗外的冷风,酒精伤不了他的身体,自然也就醉不倒他,所以即便他喝的比常厉多,此刻看着也十分的清醒。

    常厉虽有些醉,但也没到意识模糊的地步,只是他自己不想清醒,就着这股酒劲儿,一个劲儿的往杨栩身上蹭,嘴里一直嘟囔着杨栩的名字

    杨栩想把常厉身体扶正了,常厉则趁着这机会,一把抱住了杨栩的腰,将杨栩摁在了车窗边上,脸几乎贴到了杨栩的脸上。

    杨栩有些难为情,低声道,“有人在。”

    常厉醉醺醺的咧嘴一笑,“没事儿,他看不着....宝贝儿,你怎么这么好看啊。”

    杨栩推着常厉想让他坐起身,常厉则更近一步,用力的封住了杨栩的嘴唇。

    常厉将杨栩的腰扣的紧紧的,嘴上既然温柔又疯狂,杨栩的抗议慢慢全部失效,最后他闭着眼睛,任由常厉的手游走进他的衣服内...

    -----------

    第二早上,天刚蒙蒙亮,常厉一个翻身手摸了空,下意识的睁开眼睛,然后便看到坐在床边穿衣服的杨栩。

    看着杨栩优美的背景,想起昨夜长达几个小时的疯狂酣畅,常厉心里热乎极了,他挪了挪身,伸手抱住了杨栩的腰,脑袋从杨栩身侧探了出来,笑眯眯的看着杨栩,“宝贝儿,怎么起那么早啊,累了一晚上,不好好休息休息?”

    “睡眠对我来说,一天两个小时就足够了。”杨栩道,“你继续睡吧。”

    常厉并没有松开杨栩,而是顺势坐起身,将杨栩搂的更紧,下巴垫在杨栩的肩窝里,笑着轻声道,“宝贝儿身材可真辣,越吃越香....”

    杨栩没有说话,低头默默的扣着胸前的衬衫纽扣。

    “昨晚怎么还哭了呢....”常厉的低磁性感,“是不是老公太用力了。”

    杨栩站起身,总算挣脱了常厉,他背对着常厉快速穿衣服,常厉歪着头看了眼杨栩的脸,就见窘红的不行。

    常厉大笑,又道,“宝贝儿,吃完早饭我替你搬家,以后你就住我这儿了。”

    杨栩穿好衣服,平复了几秒心境后,转身对常厉轻声道,“偶尔见见面就行了,住在一起还是算了。”

    “为什么啊?”

    杨栩平静道,“我怕自己会越陷越深...”

    常厉一愣,“什....什么意思?为什么这么想?我可就冲着要跟你过一辈子才追着你的。”

    “我是长生不老的...”杨栩低声道,“所以我注定有一天要看着你死去。”

    (兄:下面继续回到主cp身上)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