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孽徒子 > 第九十七章 心痒的不行!
    自从两年前,通界门被上了大咒,虚空和现世再无交集后,杨栩便从现世的那支虚空者小队退了出去,队长成诀对他再三劝留,杨栩也没有再回去。

    其实当初杨栩加入那支小队,是在洛文澪的劝说下,而之后退出,也是洛文澪给他的主意。

    洛文澪救过杨栩一命,加上杨栩总能莫名的从洛文澪身上感受到令他信服的领导者的震慑力,所以对于洛文澪给他的意见,杨栩都能听的进去。

    洛文澪让杨栩离开那支小队,其实也是为保护杨栩,他担心杨栩的清狐身份被小队里的其他人知道,虽然成诀和离鑫答应为其保守秘密,但洛文澪还是不太放心,加上后来已没有了虚空的威胁,洛文澪便让杨栩顺理成章的退出了。

    两年前,洛文澪给痊愈后的杨栩买了一栋小型的单人公寓,更给他在自己手底下的一家酒吧里安排了安保的工作以便他在这个城市生活。

    杨栩的生活也因此顺利的上了节奏,且没了来自虚空对清狐的捕猎威胁,杨栩也仿佛真正融入了人类的世界,工作,生活,都悠然平静,然而其中唯一的起伏,大概就是隔三差五就要来他工作的地方“骚扰”他一下的常厉。

    其实两年过去了,常厉再来找杨栩也算不上骚扰,杨栩也习惯了常厉对他的纠缠,偶尔下班后杨栩还会跟常厉去喝点酒,虽说他对常厉的态度依旧不冷不热,但其实杨栩在心里已认可了常厉这个朋友。

    独身久了,会爱上孤独,对骤然打破自己平静生活的人总会在起初感到不耐,而后时间再一久,也会不知不觉的喜欢上这种“热闹”,虽然脸上习惯了冷漠,但心里早已温热了起来。

    杨栩就是如此。

    而这其实也得力于常厉长达两年,坚持不懈的努力,而这两年里,常厉也跟魔怔了一下,把拍戏以外所有的闲暇时间全部用在了杨栩身上,好像除了跟杨栩在一块,也找不到其他放松娱乐的项目了。

    凌晨三点多,杨栩从酒吧后门出来,而常厉也早就等在那儿了,双手抱胸,悠然的靠在自己的车旁。

    见杨栩出来,常厉忙朝杨栩挥手,并大声道,“小杨,这边。”

    杨栩早就跟常厉强调过,他已经几百岁了,不适合被叫小杨,但常厉就觉得杨栩的样子年轻的跟个十八岁的学生似的,且这么叫亲切,久而久之,杨栩也竟也习惯了这个称呼。

    杨栩原地犹豫了两秒,然后才抬脚朝杨栩走去。

    清狐耐寒,所以即便此刻零下好几度,杨栩身上也只穿着件单薄的外套,他走到常厉跟前,刚要开口说什么,常厉忽然伸手捂住了他的脸两颊。

    杨栩一愣,准备扭头挪开常厉的手时,常厉已放下了双手。

    “脸都凉成这样了,你说你不怕冷是真的吗?”常厉一边吐槽着,一边拿下套在手腕的纸提袋,从袋子里取出一条羊绒围巾。

    常厉将围巾绕在杨栩的脖子上。

    “我真不冷,而且你都给我买过很多衣服了。”杨栩说着就想拿下围巾,结果抬起的手硬生生被常厉摁了回去。

    “给你买那么多你不也没穿吗?”常厉气笑道,“再说,我送你东西是天经地义,你只能收着。”

    脖子被捂的严严实实的,杨栩微微抬了抬下巴,使自己的半张脸从围巾里解脱,然后不解的问道,“为什么是天经地义?”

    常厉打开车门,笑着道,“上车吧,车里说。”

    上车后,常厉一边启动车,一边轻笑着道,“因为我当你是我媳妇儿啊。”

    杨栩对现世这种亲昵的词汇并无太大感觉,他只知道“媳妇儿”是一男性伴偶,与之是十分亲密的关系,转化理解就是,常厉把他当成了非常亲密的人。

    杨栩沉默了几秒,淡淡的说了声,“谢谢。”

    常厉差点笑出声。

    “接下来几天你请个假呗,我带你出去玩儿。”路上,常厉又道,“我一部戏刚拍完,给自己放了半个月的假,准备去个度假小岛放松放松,但感觉这假要是没有你,也放的特没意思。”

    “工作太忙,请不到假。”

    第二天傍晚,经理叫杨栩叫到办公室,表示从这一秒起,要给杨栩放半月的假,而且还是带薪休假。

    此时不过傍晚六点多,杨栩收拾好离开酒吧的时候,常厉又已在外面等他。

    看着杨栩脖子上的围巾,常厉笑着道,“今天这么听话,终于知道把我送的东西戴上了。”

    “我的假,是你从经理那里要来的?”

    “当然,带的薪水也是我发的,我可不会自私到影响你赚钱。”常厉一把揽住杨栩的肩膀,“今晚去我家吃,我爸妈想见见你。”

    杨栩一愣,很轻易的被常厉岔开了上一个话题,“你爸妈想见我?为什么?”

    “你觉得呢?”

    杨栩一脸茫然。

    常厉笑着,“没什么,就是想带你热闹热闹,我爸妈人很好,到了我家你也不用拘束什么,话说你可别拒绝我啊,咱们认识几年了,你不会连我这种要求都不答应我吧。”

    “嗯,我去。”杨栩淡淡的回道。

    杨栩对常厉是信任的,在生活交际中,杨栩很少会主动去做什么,但若他信任的人牵引着他去做某些事,他也会顺从,而这种被动,杨栩本身也并不排斥。

    其实两年下来,杨栩已经在这种不是很讨厌的被动中,跟着常厉做了很多事,甚至是已经习惯了这种被动。

    常厉高兴极了,直接开车带着杨栩往家赶。

    “对了,我得提前跟你说一件事儿。”路上,常厉补充道,“我爸他知道你是异世界的人。”

    杨栩脸色顿时有些阴沉。

    “你别生气,先听我说。”常厉迅速解释道,“这还真不是我泄的秘,前段时间我....额不是在车里偷亲了你一下嘛,然后这被狗仔给偷拍去了,在网上大肆报道,我二叔他在四正局工作,我不知道他是怎么认识你的,就跟我爸说照片里的你是...是什么虚空族类,然后我爸跟我二叔就来问我了,他们对你的来历倒不是很好奇,就问我,你是不是两年前拿血救了我的那个人,我当时也是想我爸和二叔能对你有好感,所以就承认了。”

    两年前,在乍知道有“外星人”且被袭击过的常厉,跟自己父母说过此事,也说过自己被另一“外星人”救了命的那一场经历,但因为常厉答应过杨栩对其身份保密,所以常厉的父亲和二叔问他那日用血救了他的人究竟长何模样时,常厉也只道自己忘记了,对杨栩没有任何方面的描述,就连和杨栩接触的这两年,常厉也没有跟父母提及过杨栩的真实身份。

    常厉的二叔在四正局工作,手中掌握着在安北市生活的虚空族类的名单照片资料,杨栩登记过,所以被常厉的二叔认出来,杨栩自己也不奇怪,只是他对自己用血救了常厉一事被常厉的亲人知道了,有些戒备。

    “你不用担心的,虽然你们的身份在我们世界还不算公开,但我二叔和我爸因为工作的原因,早就对你们的存在习以为常了,我从他们那里也知道不少关于你们那个世界的事情,所以你不用担心你的身份在他们跟前暴露会怎样,在他们眼里,你和我们这些人类没啥两样。”

    常厉显然没有搞清楚杨栩真正担心的是什么。

    “关于我过去用血救过你一事,你不要再跟任何人说了。”杨栩道。

    “你相信我,我真的只跟我父母说过,二叔他会知道还是我爸跟他说的。”常厉解释道,“我告诉他们,其实只是为了让他们知道你曾是我的救命恩人,方便他们更快认可你。”

    常厉见杨栩脸色还是有些不对劲,便将车停在了路边。

    常厉解开安全带,转身双手摁在杨栩的身体两侧,身体暧昧的逼近杨栩,低哑的问道,“生气了宝贝儿?我真是因为二叔他认出你是异世界的人,才想着反正他们知道你的身份了,那我就干脆告诉他们当初救我的‘外星人’就是你,不然肯定打死我都不说。”

    杨栩微垂着视线,没有说话,常厉见哄不回来了,便低头在杨栩的嘴唇上轻啄了一下,低哑而又委屈的说,“亲爱的,我对你的心思你还怀疑吗?对你不利的事儿,我真的一件都不会做。”说完,杨栩又低头亲了杨栩一口。

    杨栩微低下头,额前细碎的刘海挡住了他眼底的情绪,几秒后他淡淡道,“继续开车吧。”

    常厉笑了,知道杨栩原谅了自己,看着此时杨栩那有些冷漠,但微微泛红的漂亮脸蛋儿,常厉又情难自禁的低头噙住了杨栩的嘴唇,这一次,更加深情的探入...

    杨栩被常厉霸道的热吻弄的不知所措,他很艰难的才扭过头,低声道,“别这样。”

    然而这声带着微弱抗议的“别这样”,也把常厉弄的心痒的不行。

    (兄:这对儿便是此文中的副cp,很是坎坷的一对呐~~)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