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孽徒子 > 第七章 抑制剂?
    早上周逍和白七下楼吃早饭,下了楼才从佣人口中知道洛文澪一早就出门了,好像是为工作上的事儿。

    洛文澪在现世有一些生意,偶尔为这些忙碌也很正常。

    吃早饭的时候,佣人将昨晚周逍给洛文澪买的那袋儿糕点,用一盘子装好放在了餐桌上,并对周逍说这是洛文澪的叮嘱。

    昨晚周逍回来的迟,白七担心洛文澪还在为火锅桌上的事儿生气,特意让周逍暂缓一晚别去打扰洛文澪,所以周逍当时把那袋点心给了佣人,让他们拿盘子装好给洛文澪递去,结果今早又被洛文澪原封不动的端下楼交给了佣人,并让佣人把这点心给周逍和白七做早餐。

    “爸这是还生我气吗。”周逍伸手拿起盘子里的点心吃着,并顺手又将盘子推到白七的面前,“居然一点没动。”

    “肯定啊,你也不想想你昨晚在你爸面前都说了什么混帐话。”白七拿起一块方形糕,一口塞进嘴里,“味道不错啊。”

    周逍想起了昨夜的那个噩梦,突然间有些懊悔....如果在梦里知道那是梦,他一定会更加放肆。

    “一夜过去了,就算有气这会儿也应该消的差不多了,等爸再回来,我再给他道歉就是了。”周逍一边吃着早饭一边道,“对了七叔,爸他接下来还会教我术法吗?”

    “都已经是天下太平了,还教你术法干什么。不过你想学的话也可以去问问你爸,反正你现在的水平我是教不了。”

    早饭后,周逍无所事事准备出门,七叔强留下他,硬给他科普虚空者在现世的生存法则,周逍听的昏昏欲睡,基本是一耳朵进一耳朵出。

    快中午的时候,白七准备带着周逍出去吃,洛文澪回来了。

    洛文澪把周逍叫到书房,白七也跟着进去了,最后在窗台上蹲着。

    按照白七之前的指示,洛文澪还未开口说明让周逍到这书房的原因,周逍已率先做出一副认错的神情姿态,就昨晚的事情向洛文澪诚恳道了歉。

    洛文澪脸色几乎看不出什么变化,他只在周逍一番故作委屈似的道歉之后,淡漠的回了句,“知道了。”

    白七心里松了一口气,感觉昨晚那一页算是已经翻过去了,但周逍心里却很不是滋味,他总感觉洛文澪在敷衍他。

    洛文澪的这种无所谓,不在意,甚至是根本没放在心上的态度,更像是没把周逍放在眼里,对周逍而言,这样不苟言笑的洛文澪还不如昨晚愤怒时显的更真实。

    周逍发现自己回来才不过一天一夜而已,就已经受够了洛文澪在他面前伪装起一切的淡然和冷漠,他更想看这个男人愤怒,悲伤,甚至痛苦的模样....

    “我给你安排了一份工作。”洛文澪道,“我手底下有一家规模不小的夜店,里面的副经理要离职了,你跟着他学一个月,准备顶他的职位。”

    “爸这是要我给人类打工吗 ?”

    “你是为你自己工作,而且这就是现世的生存之道。”洛文澪道,“或者说你想做什么工作,说出来听听,如果在我能力范围内,我也可以试着给你安排。”

    “爸是不打算继续教我术法了?”

    “现在没有要你冲锋陷阵的战场,你要做的,就是老老实实的在现世工作生存。”洛文澪淡淡道,“明天早上,你就可以去那夜店找.....”

    “我不想去。”周逍说的无比坦然,他看着洛文澪,微微一笑,“我想跟爸你工作,跟在你后面学习这现世所谓的生存之道。”

    “我这里没有你需要学的,你若是对我安排的这份工作不满意,也可以自己出去找。”说完,洛文澪转头看向窗台上的白七,问道,“虚空者在现世需要遵循的规法,你都跟他说了吗?”

    白七点点脑袋,“都说了,反复说了好几遍呢。”

    洛文澪这时用手敲了敲旁边桌上的一叠资料,又对周逍道,“这份资料你填一下,填好之后亲自送到四正局。”

    “这又是什么?”

    “国内虚空者的个人档案。”白七开口介绍道,“每一个在现世生存的虚空者,都有一份归档在四正局的资料库内以便监管,哦对了,办好这些之后你还会获得一张身份卡,类似人类的身份证,有了那玩意儿,你才能算是现世正式的一员,否则以后做很多事都特不方便。”

    周逍看了眼那所谓个人档案,轻蔑的笑了一声,“这也是爸你说的,所谓的在现世的生存之道?”

    洛文澪从周逍眼里看出了抗拒和叛意,目光微冷,“是,在这里生存,就必须如此。”

    “诶这也就听着麻烦而已。”白七笑着道,“解决完这些之后,只要不犯事儿,还不就是该干嘛干嘛。”

    “好。”周逍保持着笑容,“我写,不过爸能不能答应我件事儿。”

    “拿你自己的事跟我谈条件,你觉得合适吗?”洛文澪清冷道。

    “呃....”白七感觉气氛又有些不对劲,连忙打岔道,“还是先听听小周说什么吧,话说你还欠小周一件生日礼物呢你忘了?”

    洛文澪眉头微微皱了下,没有再说什么,白七连忙给周逍眼神,示意他赶紧说。

    周逍这才道,“爸能把山铁砂还给我吗?”

    “你要那东西做什么?”

    “防身啊。”周逍笑着道,“而且那本来就是我的东西啊,我现在是山铁砂的主人不是吗?”

    “你现在用不着他了,我先暂替你保管着。”

    周逍刚想要说什么,就见白七在使劲儿瞪他,示意他不要再说下去了。

    “行了,你还有什么事吗?”洛文澪面无表情的问道。

    周逍嘴角两边笑着,但眼底没有任何笑意,“没了,谢谢爸为我考虑这么多。”

    洛文澪淡淡的“嗯”了一声,“那就把档案填了,然后白七你带他去四正局拍照归档。”

    “哦哦。”白七应道。

    “我接下来要去见个朋友,先回房间换身衣服。”说着,洛文澪从座椅上起身,又对周逍道,“你就在这里填吧,工作的事儿拖迟几天也无所谓,只是要尽快拿主意。”

    其实洛文澪现在对周逍的态度要比两年前温和许多,他也在似有似无的迁就着周逍,只是这在心境早已不同从前的周逍眼里,依旧像是不咸不淡,白开水似的敷衍。

    周逍怎么也无法达到与洛文澪情感共通的地步,他总觉得自己被洛文澪隔离在外,就算他再如何讨好洛文澪,也进不了洛文澪的那个世界。

    就像在此刻,周逍也觉得洛文澪像个冷冰冰的,单独的个体,他身上没有任何牵挂和念想,对他这个便宜儿子,也是尽可能的敷衍了事。

    洛文澪离开书房后,周逍坐了下来,他拿起桌上那叠纸大致浏览了一遍,又随手扔在了一旁,随后瘫倚着,仰头搭着椅背,闭着眼睛一脸的不耐烦。

    “我怎么感觉你脾气越来越大了。”白七道。

    周逍动也没动,眼睛都没睁开,“有吗?明明我在我爸跟前,还跟条哈巴狗似的。”

    “你这是什么破比喻,被你爸听到肯定又生气。”

    “生气?他根本懒得对我有任何情绪。”周逍懒懒的问道,“七叔,爸这两年一直都这样吗?”

    “这两年?这几百年都是这样的好吗?我早习惯了。”

    周逍微微转过身,下巴搭在椅背顶端,一脸好奇的看着白七问道,“七叔,我爸他活了那么多年,有过性生活吗?”

    白七正舔着毛呢,被周逍问的一愣,随之歪着头认真的思考了一会儿,“嗯,应该有吧,你爸这长相在现世挺吃香的,我每次跟他出去,几乎都会有人找他搭讪,而且男女都有,至于有没有后文我就不知道了,你爸那性格你是知道的,就算跟谁玩了一夜.情,也不可能让我知道的....”

    周逍后悔问这个问题了,白七的回答听的他心里堵的难受。

    周逍拿起笔开始填写那所谓的档案资料,眼睛瞥到书桌上的一摞摞厚薄不均的书本,突然想到什么似的又问白七,“七叔,我爸他有写日记的习惯吗?”

    “啊?这我哪知道。”

    “你说我要是能找到爸的日记,是不是就能知道他在想什么了。”说着,周逍迅速翻起了洛文澪的书桌,桌上寻找了一番之后,又开始打开抽屉寻找,且越找越兴奋。

    “诶你疯了啊?”白七急道。

    周逍手上没停,“我不会翻乱掉的,七叔你别说就行了。”

    说话间,周逍抽开了最下面一层抽屉,翻了一沓资料后,发现底下有只红木色的方盒子。

    好奇之下,周逍拿起盒子将盒盖打开,发现里面放着一团棉絮,棉絮中放了一支玻璃小瓶子,瓶口用木塞封着,里面装着透明的液体。

    这时白七已从阳台上跳到了桌上,他看着周逍手中的药瓶,连忙呵斥道,“快放回去,那是我给你爸配的抑制剂,目前就这一瓶,摔了你就等着被你爸打死吧。”

    周逍眼底闪过一丝异样,“抑制剂?就是七叔你之前说的,用来对付清狐发情期的那种药?”

    “废话!还不赶紧放回去!”

    周逍把药瓶放回盒子中,盖上盒盖原封不动的放回了抽屉里。

    “你笑什么?”白七发现周逍嘴角浮起一抹诡异的弧度,愠怒道,“你还好意思笑,差点闯祸了你知道吗?”

    周逍合上抽屉,坐直身后抬手给炸毛的白七顺了顺毛,笑着道,“七叔别生气,别生气...”

    (兄:谁能给俺出个主意,过些日子的螃蟹怎么吃?)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