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孽徒子 > 第六章 去死吧!
    “执罪小队?” 周逍对白七的话很是茫然,“这又是什么东西?”

    “四正局里面,一支专门抓捕在虚空犯事的虚空者的武装小队。”白七道,“诶看来回去之后真有必要把这两年针对虚空者制定的规章制度,好好跟你说说。”

    “怎么感觉通界门被上了大咒之后,人类没了顾虑,开始单方面的嚣张起来了。”周逍道,“以前人类在虚空族类面前是孙子,现在成老子了。”

    “也不能这么说。”白七道,“这些针对虚空族类的规度,你爸他也有参与制定,总的来说,只要虚空族类在现世和人类一样生活,就没什么问题。”

    周逍扬了扬嘴角,冷笑了一声没有说话。

    “我怎么感觉你小子现在说话倒是越来越嚣张了。”

    “有吗七叔?”周逍轻笑着道,“我只是不相信人类而已。”

    “相信不相信无所谓,只要不犯事儿跟他们也没多少纠葛。”白七道,“用你爸的话说,生活在人家这个世界,尊重他们的规章法条是理所当然的事儿,一个世界一种规则,在这生活不下去的虚空族类,可以免费遣送回虚空。”

    “没什么事是理所当然的,规章法条向来是强者对弱者的约束,可随时推翻重新制定。”周逍道,“虚空族类的退让,势必会让人类更进一步,虚空现世两界都是如此,本质贪婪,既然如此还不如遵循弱肉强食的法则,让虚空吞并了现世,再继续由强者争夺权力。”

    白七直接拿爪子上的肉垫狠狠拍了下周逍的脸,厉声道,“你他妈说什么呢?!这种话要是被你爸听到了,你.....”

    “所以我才只跟七叔你吐槽啊。”周逍笑着打断,“在爸面前我也不敢这么说啊,我就是觉得七叔你最疼我,所以才这么话不经脑口无遮拦。”

    白七哼了一声 ,“真不知道你这两年在虚空都交了什么朋友,变的这么油嘴滑舌。”

    周逍快要走出巷子的时候,三四辆面包车似的黑车突然停在了巷口,几秒后,一群全副武装的人手持枪盾对准了巷子里的周逍。

    周逍被前方突然射来的强光刺的几乎睁不开双眼。

    “我靠这帮人行动这么快?!”白七惊呼一声,下一秒从周逍的臂弯上跳进了周逍的领口里。

    强光中,有人厉声询问周逍的身份。

    周逍缓缓放下挡在眼睛上的手臂,微微定睛,目光也能透过强光看清眼前的景象。

    大约**人,身穿现世武警的制服,头戴金属制的黑色头盔,手里端着形状怪异的武器,像枪又像某种发射器。

    周逍猜的出来,这就是白七刚才跟他说的执罪小队,从其中几人身上周逍也同样感受到灵力的存在,大概是给人类打工的虚空者吧。

    白七将周逍胸前的衣服撕开一条小缝,观察了几秒后对周逍说道,“这些人手中的武器,都是用虚空的材质制作,是可以伤害到虚空者的,而且经过两年的改装升级,攻击力肯定更厉害。”

    周逍冷笑,“我一秒内就能把这些人分尸,武器厉害有个屁用。”

    “你别胡来。”白七连忙道,“今晚这事儿解释清楚就行了,这会儿要出手,就更说不.....”

    白七话还没有说完,周逍忽然冲向了眼前的一群人,随之执罪小队迅速朝他开了火,子弹带着蓝光射向周逍。

    周逍移动速度肉眼难追,最后一跃而起,踩着一人的头翻出了包围圈,迅速消失在了夜色中。

    周逍跑了很远才停了下来,白七在他怀里晃的头晕,在周逍停下之后,他迅速从周逍衣服里钻出来,落地之后化作人形,在路边吐了起来。

    周逍在最近的一商店里给白七买了瓶水,白七漱完嘴之后,周逍架着他在不远处的车站牌下的椅子上坐了下来。

    吃的喝的吐光,白七反而好受了很多。

    “你....你他妈跑什么啊?”白七手指点着周逍,“你小子闲事儿不够大是吧。”

    “不跑难道要杀光他们吗?我可是听七叔你说的,怕把事闹大才离开的,不然就凭刚才那家伙跟我说话的态度,我绝对也爆出他的脑.浆。”

    “你.....”

    “七叔,我今晚可差点把命可丢了,你怎么不关心关心这些,难道你也要跟我爸一样跟我摆谱讲道理,你只要知道我今晚没犯事儿就行了,其他的就别管了。”

    白七被周逍说的直打愣,半天欲言又止,最后愣是没再说出一句斥责的话。

    “今晚的事七叔也别跟爸他说。”周逍揽着白七的肩膀,“我知道七叔最向着我。”

    白七长叹一口气,“难怪你师父说你变了。”

    周逍眼底闪过一丝异样,随之轻笑着问道,“是吗?师父这么说?他还说了我什么?”

    “他也就感叹一下吧,没说别的。”白七拍了拍周逍,语重心长道,“小周啊,咱一家人在一块好好生活,别惹你爸生气,也好好听你七叔的话,别闹事儿。”

    “放心吧七叔。”

    ----------------------

    周逍在一家烘培点买了些糕点,到家之后,知道洛文澪此刻在书房,周逍便直接提着糕点来到洛文澪的书房。

    “谁让你这么直接进来的?”

    周逍推门而入后,对上了坐在窗边的洛文澪冰冷的视线。

    周逍脸上的笑容忽地僵住,随之又咧嘴一笑,提高手中的糕点,“爸,我给你买了点你爱吃的....”

    “出去。”洛文澪沉声打断。

    “我.....”

    “我让你出去。”洛文澪脸色更冷。

    周逍脸上的微笑维持不住了,他冷笑了一声,一手插着口袋,直接抬脚走了进来。

    “就这么不待见我?”

    周逍微挑着眉,抬手将手中的那袋儿糕点扔在了洛文澪一旁的竹木桌上,敞开的塑料袋口,里面的方块点心顿时散出了一桌。

    空气中飘起淡淡的奶香味。

    洛文澪眉心微沉,“你这是什么态度?”

    周逍解开领口的两粒扣子,阴笑着道,“爸,两年没见了,你不想知道我现在的实力如何吗?不如我们打一场吧,看看最后谁赢谁输?”

    “你想跟我打?”

    “是啊,我这一身术法是你所授,我也没别的意思,就是想知道如今的自己,是不是青出于蓝而胜于蓝...”

    洛文澪放下手中的书,从座椅上缓缓站了起来,面无表情道,“可以。”

    “答应的如此爽快。”周逍已站在洛文澪的跟前,狡黠的笑道,“那输赢能否加上赏罚,要输的人付出的点代价,这场打斗才更加刺激。”

    洛文澪的神色越加冷冽,“好,你说。”

    “我要是输了,随爸惩罚。”周逍眯笑着,“爸要是输了,就让我....亲一口。”

    忽地一声刀尖刺破皮肉的闷响!

    周逍双目登时睁大,他缓缓低下头,难以置信的看着那把刺穿自己胸腔的长刀,

    刀柄,正被洛文澪紧握着。

    周逍吐出一口鲜血,艰难而狰狞道,“就他妈亲...亲一口而已,至..至于吗....”

    “有如此龌龊的念想。”洛文澪目光冰冷,一字一顿道,“留你,脏了我的地方,去死吧....”

    说完,洛文澪将那把贯穿了周逍身体的长刀,一把拔出!

    床上,周逍忽的翻坐而起,他瞪大双眼看着前方,大口喘着粗气!

    “靠!” 正在窗边的猫爬架上扒着一罐羊奶糕吃的白七,脱口道,“吓老子一跳!”

    周逍摸了摸自己胸口,惊魂甫定的深吸了两口气,然后揉着头淡淡道,“做噩梦了。”

    已是凌晨五点多,周逍起身走到窗边拉开窗帘。

    此时窗外还是一片漆黑....

    “什么噩梦啊吓成这样?”

    周逍看着窗外,目光沉暗道,“梦到被人一刀扎了心。”

    “那么刺激的吗?”白七哭笑不得道,“谁啊?”

    想起梦中洛文澪那张冷血的面孔,周逍额间暴起青筋,但很快又消失了,他靠在窗口,点了根烟含在嘴里,笑着道,“一个妓.女。”

    “妓.女?”白七刚要细问,突然闻到一阵烟味,抬头就看到窗边正吞云吐雾的周逍,连忙道,“你什么时候买的烟?赶快把烟给掐了,你爸最讨厌那味道了。”

    周逍继续抽着,目光深不见底,随之若有所思的问白七道,“七叔,师父这两年的发情期是怎么熬过来的?”

    白七一愣,也顺利被周逍岔开了话题,“没看出来啊,你对清狐还挺了解,居然连清狐的发.情期都知道。”

    “都是道听途说的,在虚空这两年也涨了不少见识。”周逍笑着敷衍,“就好奇问一句,七叔你还没回答我呢。”

    “当然是靠我配的抑制剂了。”白七颇为自豪道,“前不久刚配好一瓶,对了,之前去虚空,就是带你回来的那次,那会儿采的药草,就是用来给你爸配抑制剂用的。”

    周逍眉头一皱,“七叔你刚才说前不久刚配好的一瓶,意思是不是.....爸他的再一次发.情期要到了。”

    “那不废话吗,哦对了,这话题就咱俩私下说说,别在你爸跟前讨论。”白七一本正经道,“这种事儿被别人念叨还是挺难为情的...”

    “我知道。”周逍笑着,看上去心情十分不错,“放心吧,我知道该怎么做...”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