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孽徒子 > 第五章 撞枪口上了!
    白七心里明白,其实周逍的那两通玩笑,若是放在常人身上根本没什么,但洛文澪的心性就是如此,太过严肃正经,更何况还是被自己的儿子开这种情.色玩笑。

    白七继续吃着小酥肉,把头埋的更低了。

    “爸,你这是生气了吗?”周逍一脸茫然的表情,紧接着哭笑不得道,“我就是开个玩笑啊,都是成年人嘛,这种玩笑也没什么啊。”

    坐在周逍一旁的白七,桌下用脚踢了踢周逍的腿,示意他别再说了。

    “这种玩笑,我很不喜欢。”洛文澪看着周逍,沉声道,“我是你师父,更是你父亲,想跟我开玩笑,话最好在舌头上掂量几秒再说出来。”

    周逍一副恍然大悟的表情,受教似的点点头,随之又笑着轻声道,“知道了爸,我错了,向您真诚道歉,以后有些东西,我只放在脑内意.淫,绝对不在您面前说出来。”

    洛文澪一向雷打不变的脸此时瞬间变了几变,他刚要再开口,服务员走了过来,询问他们要不要参加店内的一个打折活动。

    白七跟逮着救星一般,大声道,“要要要。”

    服务员在一旁热情洋溢的介绍活动内容,白七假装认真的听着,周逍则一边听着,一边夹着食材放在热锅里涮,涮好的前几筷还是放在了洛文澪面前的盘子里。

    洛文澪忽然起身,拿起一旁椅上的外套搭在手臂上,清冷道了句,“我有点事,先走了。”

    “诶这才刚坐下你怎么....”

    白七话没说完,洛文澪已转身大步离去。

    “不好意思啊美女,活动还是算了。”

    周逍冲着一旁的服务员大咧咧的一笑,那服务员见周逍长的如此英俊帅朗,声音又温柔好听,脸不由的一红,“那..那没关系,你们慢用...”

    服务员离开后,周逍将洛文澪座位上的盘子端到白七面前,笑着道,“我爸他没动过,七叔你吃,火候我掌握的很好,肉特别嫩。”

    七竖将筷子桌上一拍,脸色铁青的斥周逍,“你怎么一点眼力劲儿都没有,你爸都被你气跑了你还笑眯眯的。”

    “七叔你别生气啊,我不是故意惹我爸生气的,回去我就给他道歉行不行。”说着,周逍夹了锅里的一鱼丸子放在白七的小盘子里,继续道,“我两年没见你们了,太高兴了才会说话没遮拦,我就想逗我爸开心一下,没别的意思,而且我这两年在虚空结交了一些性格粗莽的朋友,也是跟着他们久了留了点嘴不把门的习惯,给我点时间改改就好了,毕竟我才刚回来....”

    周逍的话令白七心软了下来,他叹了口气,“你这话刚才应该对你爸说的,你又不是不了解你爸的脾气,唉,我就想咱三能好好吃顿饭,没想到搞成这个样子。”

    “放心吧七叔,我爸他也就气一会儿,肯定不会真的怪我,等我们吃完了回去,路上我买点东西回去就跟他道歉。”

    白七沉默了几秒,微皱着眉,意味深长的问周逍,“小周,你在虚空的这两年,怨我们吗?”

    “怨?”周逍笑着道,“为什么要怨?你们又不是故意把我留在虚空的,再说了,七叔你跟我爸对我的养育之恩,在我心里是不可撼动的,说要孝顺你们一辈子肯定会孝顺一辈子。”

    听到周逍这么说,白七感到欣慰极了。

    周逍和白七一向关系融洽,伤感一会儿后白七就又没心没肺的跟周逍边吃边聊起来,周逍还特地又点了两瓶酒。

    白七喝的微醺,周逍又给白七满上。

    “七叔,我不在的这两年,我爸有提到过我什么吗?”周逍轻声问道。

    白七将桌上的酒又一口闷了下去,吃了块虾滑之后才含糊道,“他还是老样子,都不知道他心里怎么想的,我给你建的那墓啊,他一次都没去过。”

    顿了几秒,白七迷迷糊糊的想起了那把放在墓碑的黑伞,刚要再开口补充什么,这时周逍又轻声问道,“七叔,我对你们而言,究竟是什么?”

    白七转头醉醺醺的看着周逍,“什么是什么?你对来说肯定比亲儿子还亲啊,我他妈活了那么多年,除了你爸,就最疼你了,而且在我看来,我比你爸还要更把你当儿子。”白七打了个酒嗝,嘟嘟囔囔道,“所以以后你可得把你七叔也当亲爹一样孝顺。”

    周逍给白七倒酒,一边再问,“那在洛文澪的心里,我是什么?”

    “废话,当然也是儿子了。”白七刚把酒端到嘴边,又忽然停住,转头后知后觉的问周逍,“诶不是,你刚才管你爸叫什么?”

    周逍一愣,忙笑道,“叫爸啊,七叔你喝多了吧,是不是听错了。”

    白七吧唧几下嘴,真当自己听错了,紧接着又想起什么似的,语重心长道,“以后任何场合都要敬重你爸,他是你爸,不是你兄弟,你跟你七叔开那种玩笑就算了,你爸那性格,你在他面前还是点谨慎发言,。”

    “知道了七叔,我以后注意。”

    吃饱喝足准备离开了,白七醉的厉害,直接化回了猫形,还好这位置较偏,火锅店没人发现,周逍抱起白七踹在怀里,付完钱后离开了火锅店。

    车被洛文澪开走了,周逍和白七只能打车回去。

    周逍在路边招了辆出租车,刚在车内坐下,周逍便感觉到司机身上的灵力波动。

    是虚空族类?

    现世生活着不少虚空族类,特别以这安北市区居多,他们都像人类一样在现世讨生活,这些虚空者只有在犯错或是滥用灵力的时候,才会被遣回虚空。

    所以碰到个司机是虚空族类也算正常,但周逍却嗅到这司机身上浓重的血腥气,正常人类可能闻不出,但拥有术法灵力的周逍却能察觉到。

    周逍没有表现出什么异样,淡淡的报了个地名,然后默不作声的靠着后座。

    车行驶后,周逍闻到车内飘散着一股淡淡的香气,他并未怀疑什么,以为是车厢内净化空气的香薰,直到他发现那司机时不时的用后视镜观察着自己,还是一副疑惑不解的表情,才逐渐怀疑起来....

    周逍沉思片刻,故意闭上眼睛靠着车窗睡去,这时隐约听到司机骂咧咧的嘀咕了一句,“操,差点以为迷香失效了。”

    车开出好一会儿,周逍眼睛悄悄睁开一条缝,发现这车居然开到了靠近郊区的,一个偏僻的,光线幽暗的胡同里。

    车熄了火,司机打开车门下了车。

    后车厢内传来一阵声响,似乎是那司机在拿什么东西,没一会儿司机又打开了后车门,双手穿过周逍的腋下,将周逍从里拖到车前的一块空地上。

    司机男手拿着一把锋利的杀猪刀,然后盘膝坐在了周逍的身旁,他先把周逍胸口里面的白七给掏出来扔在了一旁。

    白七被摔醒了,迷糊糊的睁开眼睛。

    司机看着身前年轻健壮的周逍,砸吧的几下嘴,兴奋的自言自语,“这次的肉肯定比上回的嫩....”

    男人的刀子刚照着周逍的手臂砍去,周逍嚯的一下睁开了双眼,翻身躲开了男人落下的刀,紧接着一拳砸在男人的脸上。

    男人痛叫一声翻在地上。

    “我当是什么,原来是个吃人的。”周逍阴笑道,“在现世生存的虚空族类,都这个德行吗?”

    男人起身后惊恐的看着周逍,“你....你不是人类?”

    周逍笑了笑,开始释放身上的灵力,“是啊,很不幸,你这回觅食撞枪口上了。”

    男人感受周逍身上恐怖的灵力,脸色煞白道,“我...我一年才开一次荤,兄弟给个面子吧,咱....咱们可算是同胞啊。”

    “一年一次荤?我看你身上的血腥气这么重,最近吃了不少吧?”周逍缓缓走向男人,冷笑着道,“还有,我可没你这样的低等同胞。”

    胡同里光线较为幽暗,加上酒精麻痹的作用,白七挤了好几下眼睛才看清眼前的景象,正巧看到周逍将一个男人的头颅按爆在墙上的画面,不知道是血肉还是*,糊了一墙。

    “你在干什么?!”白七酒醒了大半,大声道。

    “哦七叔你醒了。”周逍转头看向白七,一边用纸巾擦着手上的血迹,一边漫不经心的道,“这家伙是吃人的虚空族类,刚才想吃了我,被我给反杀了。”

    周逍擦干净手,走到白七面前将白七重新抱了起来。

    “那你把人抓住交给四正局就行了,何必杀了他。”白七脸色难看道,“关于虚空族类犯的案子,现世有规定,只能交由四正局处理,你这算违反了规定。”

    周逍笑着道,“七叔你担心什么,我这算帮他们人类,他们不对我感恩戴德就算了,还能给我定什么罪吗。”

    “定罪倒也不至于,只是....你不在的这两年,现世就虚空族类管理这一块定了很多规矩,想要在现世生存,就必须遵守这些规矩。”

    “七叔,我怎么觉得你胆子越来越小了。”周逍笑道,“什么时候咱们要他人类制定规矩了。”

    “诶一时半会儿跟你说不清楚,对了,你刚才使用灵力了吗?”

    “用了,怎么了?”

    “现世目前有专门的感应仪器,可以感应到一块区域里灵力波动的异常。”白七道,“十分钟内,四正局的那帮执罪小队肯定会赶到这里。”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