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孽徒子 > 第四章 轻佻与冒犯!
    听到周逍的问题,洛文澪微微一愣,他转头去看周逍的时候,周逍已又是一张温和无害的笑脸,“我开玩笑的师父,我先出去找七叔。”

    周逍转身离去,洛文澪盯着周逍的背影,微微眯起了双眼。

    发现周逍还活着时,洛文澪心里不形于色的欣喜超乎了一切,这让他在不知不觉中忽视了一些东西,这会儿冷静下来再去感受这个“死而复生”的周逍,洛文澪才感觉到诸多的陌生。

    好似还和两年前一样,又好像全都变了。

    此时已是傍晚。

    洛文澪出了卧室,听到楼下的动静,便走到二楼的内置阳台护栏边上向下望去,就见楼下,周逍站在几名面容振奋的佣人面前,绘声绘色的述说自己“死而复生”的前因后果,当然为不引别墅内佣人的胡乱猜疑,周逍说的都是回来前洛文澪跟他叮特别嘱的那些。

    洛文澪面无表情的看着楼下周逍,看着周逍脸上的每一丝神态与变化。

    两年了,周逍除了长高了以外,气质上好像也更加锐利了一些,那双眼睛比起两年前的澄澈乖巧,更多了几分狡黠和看不透的沉谙。

    洛文澪心里也明白,这两年周逍独自一人在虚空,原本的性格在各种凶险的磨砺下变的更成熟锋利,是很正常的一件事,可是.....

    可是周逍的这种变化,此时却总给他一种诡异的,难以形容的怪异感。

    这时周逍看到了站在二楼护栏后的洛文澪,他笑着朝洛文澪挥了两下手,边道,“爸,七叔说出去吃,一起吧。”

    白七对周逍重新“归队”这件事显的特别兴奋,去餐厅的路上就一直不停的和周逍聊天,两人一个驾驶座一个副驾驶座,而洛文澪一直默不作声的靠在车后座。

    周逍和白七聊的正欢,周逍偶然一个抬眸,忽然从车内的后视镜上,发现洛文澪正也透过后视镜在看着自己,那目光,像在观察....

    视镜中两人四目相对,洛文澪神色淡然的移开视线,转头看向窗外。

    周逍嘴角几不可察的轻蔑上扬,在心里冷笑了一声。

    天寒地冻的,白七安排了吃火锅。

    到了店内,周逍迅速走到一张桌前,殷情的为洛文澪拉开餐桌前的一张椅子,笑着对洛文澪道,“爸坐。”

    洛文澪淡淡的“嗯”了一声,走到餐桌前坐了下来,周逍站在洛文澪的身后,双手轻轻搭在洛文澪的肩上,微低着头,在洛文澪的耳边别有深意的轻声道,“我怎么感觉爸不太开心。”

    洛文澪微皱起眉......

    那阵怪异感,又来了。

    洛文澪抬手拨开周逍放在自己肩上的手,淡淡道,“不是非要表现在脸上才叫开心,你回来了,我跟你七叔是最为你高兴的人。”

    周逍笑了笑,“哦?”

    这一声满是质疑,又充满轻佻之意。

    周逍也没有再说什么,转身坐下后跟白七就点什么菜讨论了起来。

    洛文澪看着云淡风轻的周逍,目光又暗了几分....

    周逍起身去给洛文澪和白七调蘸料去了,这时白七忍不住对洛文澪道,“感觉小周没多大变化啊,对你还跟以前一样,说实话我一开始还会担心他心里对我们有怨。”

    洛文澪看着不远处正在调料的周逍,淡淡道,“不,还是变了些。”

    “一个人在虚空两年,哪能一点变化都没有啊,但总的来说,对我们的那份儿心还是没什么太大变化的。”白七道,“估计是觉得他这两年在虚空吃了不少苦,我现在特心疼他。”

    “他并不是断手断脚生活不能自理,他的术法能力在虚空生存绰绰有余,苦吃不了什么,最多也不过是精神受点煎熬。”洛文澪缓缓道。

    “你还说的这么轻松,他这会儿是不知道当年你对他做了什么,要是知道了肯定心里藏疙瘩。”白七道,“说到底就是你对不起他。”

    洛文澪担心白七的话匣子再打开,便淡淡回了句,“我心里清楚就行了。”

    “既然清楚那就给小周点笑脸啊。”

    “.......”

    这时小周端着几碟调好的蘸料过来了,一碟放在洛文澪面前,一碟放在白七跟前。

    “爸,七叔,你们在聊什么呢。”

    “哦。”白七迅速反应道,“前不久不你生日嘛,你爸跟我商量说要不要把你今年的生日礼物给补上。”

    周逍一脸欣喜的看向洛文澪,“真的吗爸?你要送我生日礼物?”

    “......”

    “话说我还记得我十八生日的时候,许愿自己每年生日都能收到爸的礼物。”周逍轻声道,“没想到爸还记在心里。”

    洛文澪对白七的胡言乱语感到很无奈,淡淡道,“明年再说吧。”

    周逍脸色一僵。

    白七又牵动嘴角笑着道,“刚才不说的好好的嘛,怎么又变成明年了,趁今儿高兴,就当是庆祝周逍平安归来,你怎么得也该表示一下吧。”

    洛文澪看着身前刚调好的蘸酱,沉默几秒后轻吁出一口气,抬头目光平和的看着周逍,淡淡道,“你想要什么。”

    白七见洛文澪终于妥协了,不禁松了口气。

    周逍有些意外,轻笑着,“要什么,爸都给嘛?”

    洛文澪总感觉周逍话里有话,他淡淡道,“说来听听。”

    “你爸在现世的身份可是个生意人。”白七一边吃着盘小酥肉,一边含糊不清道,“你要套别墅他都能买给你,所以别客气尽管说。”

    “我想要爸。”周逍忽然别有深意道,“爸也会把自己给我吗?”

    “咳咳咳....”

    白七噎住了,憋红了脸疯狂咳嗽。

    两人都没有去管一旁拼命捋胸口的白七,周逍嘴角上扬,笑容微有些邪气,与目光清冷的洛文澪对视,无形中,像有什么东西碰撞在了一起,空气中多了几分对峙的冷意。

    即便心里清楚周逍的这句调戏只是玩笑,洛文澪还是觉得浑身不自在。

    两年前,周逍绝没有胆子跟自己开这种玩笑。

    要说实质上变化,大概就是这种对他隐隐约约,似有似无的“冒犯”吧。

    然而这种变化,也就只有他洛文澪感受的最为清楚。

    洛文澪目光平和的开口,“你要的起吗?”

    周逍突然笑了起来,又是一副憨然无害的样子,“爸我开玩笑的,别当真。”

    说着,周逍夹起一块嫩牛肉,涮好之后轻轻放在了洛文澪面前的盘子里。

    白七这会儿也咳的缓过来,哭笑不得的用手点了点周逍,“臭小子你啊。”

    “爸,我能把礼物改成一个小要求吗?”周逍看着洛文澪,微笑着道。

    洛文澪低头用筷子挑拨着盘子里的牛肉,不冷不热道,“说。”

    “爸能帮我把这只锁踪环拿掉吗?”说着,周逍抹起袖子,露出手腕上那只银色的锁踪环,继续微笑着道。

    洛文澪和白七的脸色皆是一愣。

    除非是批发定制,否则每只锁踪环的做工都不一样,有的外形较为精致,乍一看还会让人错以为那是戴在手腕上的装饰品,周逍戴的这只就是如此。

    当初洛文澪送锁踪环给周逍时,也是以一件礼物的形式使周逍自愿戴上,但他并没有告诉周逍那是锁踪环,周逍也一直当宝贝似的戴了许多年。

    直到两年前,也从未有人告诉过周逍他戴是锁踪环,所以很显然,周逍是在过去的两年里,身在虚空时才知道的。

    知道了那是锁踪环,自然也就清楚锁踪环的作用是什么。

    “拿,早就该拿了。”白七又救场似的笑道,“当年刚把你接到这边,你爸是怕你走丢了才给戴这玩意儿,你都长那么大了,肯定也用不着这东西了。”

    “怕我走丢?是吗?”周逍皮笑肉不笑道,“我怎么听人说,这锁踪环是给十恶不赦的犯人或是奴隶准备的。”

    白七脸色难看到了极点....的确,在虚空,锁踪环的确是给犯人和奴隶用的,戴上这东西,也就意味着身份要低人一等。

    洛文澪当初给周逍戴上,其实就是因为顾忌周逍是梵罹创造出的替代品,担心日后出什么意外不好掌控,所以才....

    但是白七又知道,现在的周逍未必能理解洛文澪当年的顾虑,且他如今已成年,自尊心和叛逆心作祟,恐怕都会将这件事解读的更加偏离。

    见救不了场了,白七便低下头,继续吃肉不再说话。

    然而洛文澪对上周逍的目光,依旧笃定自然,他并没有刻意去解释什么,而是十分平和道,“让你戴锁踪环自然有原因,我觉得到时候该取下它了,会主动跟你说。”

    洛文澪喝了口热茶,放下茶杯后又清冷的补充了一句,“现在,继续戴着。”

    白七感觉气氛越来越不对劲,又道,“那...那什么,咱们要不还是先吃吧,都不饿吗?”

    周逍注视着洛文澪,轻轻一笑,“我全听爸的。”说着,周逍晃了晃手腕上的锁踪环,别有深意的笑道,“就当是爸在跟我玩一场主人和*的游戏了,嗯,想想都刺激...”

    咚的一声,洛文澪将手中的茶杯重重的扣在了桌上,脸色阴冷到了极点,他看着周逍,脸色清冷道,“两年了,是在虚空又认新主了?谁教的你跟我说话如此轻佻放肆!”

    白七看着愠怒的洛文澪,不禁咽了口吐沫,平时他虽总跟洛文澪嬉笑无度,但都是知道洛文澪底线的,从不会真正去惹洛文澪生气....洛文澪一旦真生起气来,白七还是很害怕的。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