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孽徒子 > 第一章 白色的寂寥!
    现世虽与虚空永远隔离,但在现世生活的虚空者依旧不少,这群人大部分拥有术法,虽然当初在进入现世的时候被通界门削弱了大半灵力,但就现世普通人类而言,他们依旧是极其强大的存在。

    现世针对虚空者的管理部门依旧有效存在,而且没有了来自虚空势力的威胁,且研究出的,制服虚空者的武器也越来越高效,所以现世针对虚空者的管理法律,也制定的越来越严苛。

    现如今一旦发现生活在现世的虚空者滥用术法,无论因何理由,一律遣回虚空。

    洛文澪从虚空回现世后,现世的几个大国联合建立的异世界管理联盟,想聘洛文澪担任要职,但洛文澪没有同意。

    虽然准备长期定居在现世,但洛文澪并不想与人类交涉过深,所有人类不过几十年的寿命,于他这种长生的人而言,只是眨眼间的过客。

    目前洛文澪和现世高权层的接触和联系,也仅仅是用他手中那扇通界门,将在现世闹事的虚空者,以及意图重回虚空生活的虚空族类送回去。

    -----------------

    北安市迎来了入冬后的第一场雪。

    白七怕冷,入冬后就基本就不出门了,要么缩在自己的猫窝里,要么趴在洛文澪的腿上要洛文澪给他挠下巴。

    如今没有了纷扰与顾虑,洛文澪闲暇时做的最多的便是看书,比起人类的电子产品。他更喜欢现世的纸上文学,也是这些书里各种美妙的文字,让他看待现世这个世界都会有各种美好的滤镜。

    洛文澪的别墅内,有一间每年都要被他找人扩建的书房,这里采光不错,冬暖夏凉,阳台上是白七最喜欢打盹酣睡的地方,洛文澪有时候能在这里连待上好几天,有时是看书,有时是靠着座椅浅眠.....

    这天傍晚,窗外依旧是鹅毛大雪,书房内,洛文澪正靠着一张沙发椅翻阅着一本书。

    白七蹲在阳台上,看着窗外的大雪,轻声感叹道,“两年了,时间过的真快啊....

    洛文澪翻书的手微微一顿。

    白七扭头看着洛文澪,就见洛文澪依旧面色淡然的翻着书,没有丝毫的反应。

    “我还是很想他。”白七又道,“这会儿他要是还在的话,一定会很热闹。”

    洛文澪依旧没什么反应,连头都没有抬,但他知道白七说的是周逍。

    以前白七这么说,洛文澪还会开口打断他说几句,但是现在,无论白七怎么意味深长的感叹,洛文澪都不会有任何回应。

    白七知道洛文澪冷情,在周逍这件事上,他甚至觉得洛文澪过于凉薄,就他两年前为小周建的那个墓,这两年里洛文澪从未去过。

    周逍毕竟是洛文澪养了六年的儿子,这六年周逍对洛文澪的真心,白七最清楚,且周逍还是洛文澪在现世生活的几百年里,唯一主动接近相处过的人,而如今这一切在洛文澪的世界里仿佛风过无痕。

    白七一直都觉得,这世界上,找不到第二个比周逍对洛文澪更真情实感的存在了,就连跟了洛文澪几百年的他自己,都自愧不如,白七不相信洛文澪心里不清楚。

    当然,这些话,这两年白七已经车轱辘似的在洛文澪面前念叨过很多次了,现在也就偶尔冒一句感叹,白七知道,等再过几年或十几年,这些事连他自己都逐渐淡忘时,那么周逍就真的会跟从未存在过一样。

    “我打算明天去给小周扫个墓。”白七又道。

    洛文澪淡淡的“嗯”了一声,头也没抬。

    “明天是什么日子你知道吗?”

    洛文澪依旧没什么反应,白七又继续道,“明天是小周生日,去年小周生日的时候,你去外地开会,今年总要到小周的墓前看看吧。”

    洛文澪放下手中的书,淡淡的看着窗台上的白七,“在现世生活久了,你倒学会了他们那套形式上的东西。”

    “虚空不也是如此吗。”得到洛文澪回应,白七气血更甚,迅速道,“亲人去世了,谁家不建墓探墓,更何况你死的是儿子,你这个被自己儿子孝顺了六年的父亲,居然连形式都不肯走一回。”

    洛文澪后悔搭理白七了,因为白七的话匣子又要打开了。

    “你还记得你前年怎么答应小周的吗?一年给他送一件生日礼物,今年去他墓上送束花行不行?”

    “........”

    “说到底本来就是我们对不起小周,他.....”

    “我出去透透气。”

    洛文澪打断白七,起身朝门外走去,白七急的直跺爪子,大声道,“你每次都这样!”

    洛文澪没有开车,独自一人走在别墅区边上的一条林荫道上。

    此时正值傍晚,天色灰暗,路灯也已全部亮了起来,灯光在地面白雪的反射下,将整条路映照的十分亮敞。

    路边行人撑着伞,行色匆匆,偶尔能看到几对情侣在雪中慢悠悠的散步,隔着很远都能听到他们的嬉笑声。

    洛文澪将手伸出黑伞外,几片雪花落在手心缓缓融化。

    “爸你慢点。”

    身后突然传来一年轻男子的声音,洛文澪一愣,下意识的转身看去。

    几米外,一年轻男子扶着一中年男人,一手撑着伞,哭笑不得道,“去年冬天摔了一跤,结果在床上躺了半个月,今年怎么还这么不长记性。”

    中年男人气道,“这是儿子跟老子说话的态度吗?要你跟我出来散个步你还拿去年的事儿笑话我。”

    男子轻笑道,“好好,我不说了,但地那么滑你小心点。”

    “臭小子。”

    “好好,我是臭小子....”

    父子俩说说笑笑的从洛文澪身前走过,洛文澪看着他们的背影,目光逐渐黯了下去。

    雪越下越大了,好像几十年都没有过这么大的雪势了。

    天地间的一切,此刻都因雪白而显得更加寂寥。

    -----------

    第二天上午,白七来到了墓园,远远就看到周逍的那块墓碑上放在一把打开的黑伞。

    墓园内所有的墓碑都被雪埋了一半,除了被那把伞保护住的,周逍的墓碑。

    “奇怪?”

    白七疑惑的低喃着,他走到周逍的墓碑前,拿起墓碑的那把伞,然后扭头张望了四周,但并未发现什么人影。

    伞上覆盖了厚厚一层积雪,看上去这伞像是在这里放了一整夜。

    白七想不到是谁,周逍在现世的朋友很少,而且那些人根本不知道周逍的墓碑在这里。

    知道的,就只有他白七和....

    白七回到别墅,一路来到书房。

    洛文澪正坐在靠窗的沙发椅上,一边喝着佣人刚泡好的热茶,一边目光轻淡的看着窗外飘落的小雪。

    白七化作猫形,一跃跳到洛文澪的腿上。

    “诶你知道吗?”白七仰着脑袋观察着洛文澪的脸色,有意道,“除了我,居然还有人去墓园看望过小周。”

    洛文澪没有反应,低头不急不缓的喝着茶。

    “你觉得会是谁?”白七又问道。

    洛文澪将手中的茶杯放在旁边的竹木桌上,然后拿起桌上的一本书又慢条斯理的翻了起来,至始至终没给白七一个眼色。

    白七一气,下一秒就想往洛文澪衣服里钻,结果被洛文澪拎着后颈放在了阳台上。

    “你就承认吧,是不是你?”

    “过两月发.情期就到了。”洛文澪淡淡道,“你药配好了吗?”

    白七知道洛文澪不会给自己回应,泄气的趴了下来,懒懒的回道,“早配好了。”

    洛文澪淡淡笑了笑,伸手揉了揉白七的脑袋。

    洛文澪的那块袅心玉丢失了,现如今他每年两次的发情期,只能靠白七给他配的抑制剂熬过。

    “不过我手上配抑制剂的药草已经用光了,得回虚空再采一些回来,不然再下一次就没的配了。”白七道,“现世虽然也有药草可以替代,但配制出的药剂效果不是很好。”

    “好,明天我要去**市开会,等我回去就跟你一起去一趟虚空。”

    ------------------

    洛文澪每年都会和现世的高权者开一次会议,主要还是就虚空遗留在现世的问题进行各层面上的交涉。

    现世高层面几乎是把洛文澪当作了虚空的代表。

    这次,在与高权者长达七天的意见交涉会议上,有人提出让洛文澪交出手中那扇通界门,由他们五国异世界管理联盟保管使用。

    洛文澪没有答应,他表示这扇门交于人类保管风险太大,一若操作失误或是不慎被不轨之人拿去,可能会让大批虚空者得机进入现世。

    “人类的利益只有人类自己在乎,洛先生毕竟是虚空者,我们拿什么相信您会一直妥善保管那扇门。”

    “我们很感激洛先生对现世的付出,但您手中的那扇门,现如今是我们最大的顾虑,因为那是导致虚空和现世再度交锋的唯一可能。”

    “那扇门于现世的危险性希望洛先生明白,关乎亿万人类生命的东西,交由联盟监管,比私人保管更让人安心。”

    “洛先生不如说一说您为现世如此尽心尽力的原因,您是虚空者....”

    原本是来开会的洛文澪,瞬间成了这群没有了后顾之虑的人类高权者“围攻”对象,但洛文澪到最后也没有妥协。

    (兄:下章见面,ps:第二部的内容感情戏虽然比第一部多,但主要还是要以剧情为主的~~)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