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孽徒子 > 第八十八章 周逍?梵罹?
    刺目的火光中,梵罹被焚身咒的大火烧的尸骨无存,连那点尸骨的灰烬都被吹散在了风中。

    此刻空荡荡的天地,仿佛梵罹从未存在过。

    失了主的山铁砂漂浮在空中,洛文澪想将其收回,但山铁砂并未顺从他的操控。

    除了像梵罹那样天生就能震慑住山铁砂的人,其余除非是山铁砂的主人,其他人皆无法自由操控山铁砂这样的活物武器。

    即便洛文澪是山铁砂的前任主人,但没有经历过当任主人的交接仪式,山铁砂也不会认可他。

    洛文澪操控不了山铁砂,最后只能用一团布将山铁砂包裹在里面,然后别在腰上。

    白七从洛文澪身上跳了下来,爪踩在梵罹刚才所站的地方,绕了一圈后不可思议的低喃着,“真...真没了...”

    白七化成人形,一边活动着肩膀,一边问洛文澪,“原来你从一开始就在骗梵罹,话说你也不提前告诉我,害的我差点吓出尿来。”

    又是一阵冷风吹过,白七搓了搓自己肩膀,轻叹一口气道,“但我还是忘不了小周,我总觉得我们对不起这孩子,这份愧疚我想我会背很久的...”

    洛文澪抬头看着雨过后湛蓝的天,目光深邃而悲沉,几秒后才他才自言自语似的轻声道,“是不是真的结束了...”

    “通界门上了大咒,虚空和现世将永无交集,还顺带解决了梵罹,这比我们原先的计划还要解决的完美。”白七道,“你顾虑了上百年的事情也终于可以放下了。”

    洛文澪没有说话,他转身缓缓离去,白七连忙跟上他,问道,“任务完成了,咱们这会儿不回现世吗?”

    “我还在这里再多待一段时间。”洛文澪淡淡道。

    白七走在洛文澪身旁,感叹道,“在现世生活了上百年,都快下意识的把那儿当成自己家了,不过我也喜欢现世的生活。”

    白七见洛文澪不说话,脸色深沉而复杂,想了想小声问道,“你也在想小周是吗....回去以后咱们给小周立个墓碑吧,如果什么都不做,我心里总觉得特对不住他,他是个好孩子,对你我都.....”

    “白七。”洛文澪打断白七,淡淡道,“不要总把过去了的事挂在嘴边,过去了就是过去了,放不下就放在心里,说出来没意思也没意义。”

    “可我就是心疼小周,咱俩在现世那么年,小周算是咱们....”

    “想做什么你就去做吧。”洛文澪道,“这种事不需要征得我的同意,也不用问我的看法。”

    “那等我找人把小周的墓建好了,你....”

    白七还未说完,洛文澪在身前打开了通界门,转头对白七道,“你先回去吧,我在虚空还有些事要做。”

    白七一愣,“那我跟你一起吧,小周不在了,我一个人回去也够无聊的。”

    “不用。”洛文澪道,“下面你要是跟着我,我做事的效率反而更低。”

    白七切了一声,嘀咕道,“你不就是嫌我烦人嘛。”

    白七进结界,洛文澪又开口叮嘱了一句,“去看看杨栩,先让他住我的酒店不要归队,必须确保他的清狐身份在现世不会暴露。”

    “知道啦主人。”白七向后摆了下手,头也没回的进了通界门。

    随后,洛文澪在清狐地域找了一头骑兽,在一块无人注意到的结界边缘出了结界。

    接下来的几天,洛文澪只身潜入久尊族高权内部,查清了久尊族内两只清狐的囚养点,然后将其解救了出来。

    这两只清狐的意识已经失常了,被洛文澪救出来的时候,神经质的蜷缩在地上瑟瑟发抖。

    这样的清狐,已经无法自理生活了,而他们的脖子上套着锁踪环,只要身在虚空,就迟早会被找到。

    洛文澪将他们带到了一片瀑布下的潭水边,最后用万丈封冰将他们封在了潭水的最深处。

    沉睡对身心受创的他们是最好的治疗手段,且万丈封冰会一点点的消噬掉锁踪环的效用,洛文澪准备过个几十年后再来为其解封。

    最后的最后,洛文澪找到了十五,还是在夜里,十五独自睡在床上的时候,洛文澪悄无声息的来到了他的床边。

    十五现在是北牧禾的性.奴,这是众所周知的事情,但北牧禾从不与他过夜,总会在一番生理满足之后,便把十五遣退到其他房间休息。

    北牧禾心里其实十分厌恶十五,与十五结合只是因与清狐的结合,可以提升修炼速度,若不是急成,北牧禾绝对不会碰十五。

    洛文澪告诉十五,他可以用万丈封将其冰封百年,这样他身上的锁踪环和死咒便会全部失效,虽要沉睡百年,但也比这样任人折磨要活的更有尊严。

    然而十五并没有答应,他告诉洛文澪,他要留在北牧禾身边。

    十五给洛文澪的理由是,他喜欢北牧禾....

    洛文澪感觉十五病了,用现世的医学理解,那大概就是斯德哥尔摩综合症,也许是在经历了人间炼狱之后,对虽然依旧折磨自己,但却能给他提供普通人生活的北牧禾,自然而然的产生了感激和依赖....

    “我没有认识的人...”十五道,“除了北牧禾,就只有他,我很了解他,他也很了解我.....我并不觉得自己很惨,我是被北牧禾需要着的人,离开了他,我不知道自己还能有什么价值....”

    “曾经是因为怕死所以不敢离开,现如今却成了心甘情愿。”洛文澪淡淡道,“你可还记得自己父母所给的名字。”

    十五低声道,“现在,我只叫十五....北牧禾的十五...”

    “你选的这条路,路尽头注定是悲剧。”

    “我知道...”十五眼角敛起笑意,轻声道,“其实我已经活够了,什么时候死去,都可以的。”

    十五最后再次小心翼翼的问洛文澪是否是清狐,但洛文澪并没有给他答复。

    洛文澪最后留了句“好自为之”便离开了。

    洛文澪在虚空暗中观察了三个月,在确定虚空势力在面对那道上了大咒的通界门的确是束手无策时才返回现世。

    只要对现世不存在威胁,从此虚空单个世界的争端,就再与他洛文澪无关了....

    ------------------

    杨栩从醒来后就一直住在洛文澪开的这家酒店里,当初在灵力耗尽的时候身中一刀,令他伤重的程度大于自愈的速度,导致他修养了快一个月才完全恢复。

    白七按照洛文澪给他叮嘱,让杨栩目前不要归队,暂在酒店里住下,而在酒店内的全部开销,都算在洛文澪的头上。

    也是巧的很,在一天中午,准备吃午饭的杨栩在酒店走廊上碰上了前来酒店吃饭的常厉。

    即便是多年未见,常厉也还是一眼就认出了杨栩,这个五六年前与他在一场魔幻般的险境**历生死的男人。

    与杨栩经历的那两次死里逃生,常厉毕生难忘。

    然而杨栩却没有立刻认出常厉,直到常厉激动的站在他跟前,滔滔不绝跟他说了一堆之后,杨栩才恍惚的想起来一切。

    “原来是你。”杨栩也有些诧异。

    常厉今年已经三十了,但他的样貌跟五六年前几乎没有区别,因为曾喝过杨栩的清狐血,所以他的身体年龄也还暂时停留在二十四五岁。

    而且也因为服过清狐血的原因,常厉这些年的身体素质优越的惊人。

    常厉抛下了一道来吃饭的好哥们,一把搂着杨栩的肩膀,一边朝前走去,一边激动万分的说道,“你不知道我找你有多幸苦,这些年我他妈都憋死了,那些经历我也不知道该跟谁说,说多了真怕被人抓去洗脑,我的很多心情,也就只能跟你这种外星人分享。”

    杨栩平静道,“我不是外星人。”

    “诶管他是不是呢,反正意思就是那个意思。”常厉道,“对了你还没吃饭吧,哥请你,老子这次要把攒了六年的话,一次性全倒给你,你这回可跑不掉了。”

    ------------

    虚空,魔魈族地域。

    连续三天暴雨,直到此刻依旧未停。

    也许杀孽太多的原因,魔魈族地域煞气很重,即便是白天,也有种乌云罩顶的阴沉感,黑鸦鹫鸟,白昼黑夜叫唤不听,且声音凄凉入骨,令人不寒而栗...

    魔魈族灭族几百年了,这里依旧没有任何族类入住,梵罹那尊恢弘庞大的宫殿,被搬空了金器玉物,空荡的只剩下遍布青苔的镂空支架。

    灰沉沉的宫殿里,香云端着一盆热水,走过一道长长的走廊,最后推开一扇吱呀作响的房门走了进去。

    将热水放在床边的桌上,香云拧干里面的毛巾,然后在床边坐了下来。

    床上,一面容英俊的男子双目紧闭的躺着,香云拿着热毛巾在他的脸上轻轻擦拭着。

    忽然,男人睁开双眼,一只手迅猛的抓住了香云的手腕,,。

    香云惊喜不已,热泪盈眶道,“您终于醒了...”

    男子松开香云,从床上缓缓坐起身,他微眯着双眼,盯着空荡荡的床头不知在想些什么,目光森冷阴暗。

    男人下了床,赤脚走到了床边。

    窗外的暴雨不断,仿佛整个世界都被冲刷着。

    香云看着窗边既熟悉又陌生的身影,眉心微皱,几秒后她沉声开口,“你是梵罹,还是周逍?”

    窗边的男子缓缓转过头,唇角上扬阴笑着。

    “都是,也都不是...”

    --------------第一部《完》-----------

    (兄:此文只有两部~)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