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孽徒子 > 第八十七章 永远死去!
    洛文澪至始至终都面无表情,“你有更好的办法吗?”

    “我....”白七深吸一口气,然后道,“至少在一开始,我们考虑的只是保护清狐地域的这道结界,其次才是想办法为通界门上大咒,咱们都没有调查一下是不是非要靠梵罹不可,你就这么快就做了决定,你怎么知道没有更好的办法。”

    “保险起见。”洛文澪面无表情道,“谁都不知道下一秒会发生什么,所以当下任何一个机会我都不会错过。”

    白七知道此刻已经无法阻止事情的走向了,愤怒而又难过的问道,“周逍知道吗?”

    “为大咒能顺利施术,他不需要知道。”

    “可心甘情愿去死,和在被欺骗下死去是完全不同的概念,你是他的父亲,你.....”

    “有何不同。”洛文澪冷冷的打断白七,“都是死,若有不同,那就是瞒着可以让他死前无太多杂念。”

    “你.....好,我说不过你。”白七气道,“那再说梵罹,你想过梵罹复活之后对虚空的影响吗?还有你觉得他会放过我们吗?而这大咒是梵罹上的,万一他在施展术中留了后手,日后还能再破坏大咒,那我们今日的努力不都白费了,还白白牺牲了小周。”

    “这件事我有分寸。”洛文澪看着不远处灵力风流中的周逍,目光阴冷道,“我不会给他动手的机会。”

    白七气的不行,想从洛文澪身上跳下去,直接一甩尾巴离开表示自己的愤怒,但这紧要关头担心小命不保,白七又不敢离洛文澪半步,只有直接钻进洛文澪后背的衣服夹层里蜷着,闷了半天才又嘀咕的冒出一句,“你这辈子都找不到比小周更孝顺的儿子了。”

    洛文澪没有说话,过了一会儿白七又闷沉道,“这么做,真的很对不起小.....”

    “当年他的命就是我救的。”洛文澪道,“我不需要对得起他。”

    “你......”

    白七比洛文澪自己还要了解在周逍心里他洛文澪有多重要,他眼里的周逍,强大但单纯,他的世界唯洛文澪为中心,仿佛所有的信念都是因为洛文澪而支撑着,所以他才会心疼周逍。

    当然,对洛文澪生气归生气,白七也知道自己没资格去责怪洛文澪什么,他很清楚洛文澪不是个会感情用事的人,特别是在影响大局的大事上,洛文澪的清醒及理智,以及对万事的应变能力,是他白七远远不能及的。

    所以对于洛文澪的决定,白七通常也不过是嘴上抱怨,并不会在行动上阻止。

    远处,围绕着周逍四周的蓝光逐渐消失,四面的灵力波流也在一点点的减弱。

    几十米高的通界门上,平铺上了一层水盈盈的薄膜,像悬空的细水流在上面流窜着,通界门另一面的景象被水膜般的物质阻挡,远看上前,那通界门的庞大入口,像一道被固定在半空的薄瀑布。

    空气中的灵力不再骚动,被前一刻强大的气流卷起的残枝枯叶也缓缓落地,天地间的一切都平静了下来。

    不远处的周逍扑通一声跪在了地上,双手按着地面,吐出了一口鲜血....

    几秒后,周逍从地上摇摇晃晃的站了起来,他缓缓转身看向不远处的洛文澪,此刻他的整张脸如纸般苍白,微睁着双眼仿佛下一秒就要昏过去似的。

    “师....师父我...我成功了....”

    说完,周逍再次跪了下去,又吐出一大口鲜血。

    洛文澪纹丝不动的站在原地,微微眯起双眼,目光阴冷的盯着周逍。

    偷摸摸的趴在洛文澪的肩上观察了一会儿的白七,惊喜道,“那是小周啊,小周他没事。”

    说完,白七从洛文澪身上跳了下来,然后迅速冲向周逍。

    “白七回来!”洛文澪大声道。

    就在这时,周逍忽然痛苦的抓着胸口,瞪大瞬间充满血丝的双眼,仰头发出嘶哑的吼声。

    跑到一半的白七迅速刹住了四爪,停在原地一脸震惊的看着几米外的周逍。

    大咒施术的过程中,周逍浑身的衣服已在灵力的吞噬中变的破烂不堪,整片胸口几乎完全敞露在外,所以白七能清楚的看到从周逍胸口的那片皮肤底下缓缓浮现的红色符咒文图,那乌泱泱的一片,像动起来的红蚂蚁似的爬向周逍全身。

    周逍疯狂的抓着极其痒痛的胸口,极度的痛苦令他的五官都变的狰狞扭曲,很快,胸口那一块皮肤便被周逍手指抓的鲜血淋漓。

    “师父...”周逍手伸向洛文澪的方向,嘶哑的喊着,“救....救我..呃啊啊啊啊!!”

    一声撕心裂肺的仰头哀吼之后,周逍头忽地垂了下去,但没过三秒,周逍又缓缓睁开了双眼。

    白七看着周逍唇角露出的獠牙,猫脸惊恐的一步步向后退去。

    周逍一边从地上站起,一边将脖子扭出咯吱的声响,他半眯着眼睛,手揉了揉后颈,一副刚睡醒的样子。

    将嘴角的獠牙了收回去,梵罹才完全睁开双眼,他看着站在不远处,正目不转睛的盯着他的洛文澪,唇角邪肆的上扬。

    “不跑吗?”梵罹阴笑着道。

    白七再蠢,想起之前洛文澪对他说的话,也立刻看出来这个人不是周逍,而是梵罹。

    四百多年前,白七被魔魈族奴役的那几十年,受了不少折磨,所以白七对梵罹的恐惧几乎是刻进骨子里的.....这是他时隔四百年后,第一次于梵罹正面交对,虽然此刻梵罹的目光并不在他的身上,但依旧把他吓的半死。

    白七调头撒爪就跑,一口气冲到洛文澪的身前,爪子扒着洛文澪的衣服,三两下爬上了洛文澪的身,然后从洛文澪腰侧的衣服下摆钻进了两件衣服的夹层里,藏在洛文澪背后的衣服里瑟瑟发抖。

    “快打开通界门回现世。”白七牙关打颤的迅速道,“快点啊!要来不及了!”

    洛文澪依旧没有任何动静,白七从洛文澪的后颈衣领里探出脑袋,歪头刚要继续大喊着让洛文澪赶紧带他回现世,结果嘴张一半变成了倒吸一口凉气,因为此刻梵罹正就站在洛文澪的跟前,与洛文澪之间只有一拳之隔。

    白七几乎要被吓晕,最后屏住呼吸,一点点的把脑袋缩回洛文澪的衣服里,心里默念着,没看到我,没看到我.....

    “错失了逃走的最佳时机。”梵罹眯笑着道,“接下来可就哪儿都去不了。”

    说话间,洛文澪的双腿已被从地下忽然升起的血藤缠住。

    “我有个问题想问你。”洛文澪淡淡道。

    “问吧。”梵罹阴笑一声,“我现在心情不错,有耐心和你周旋。”

    梵罹说完,缠在洛文澪腿上的血藤缓缓上升,直至洛文澪的胸前,藏在洛文澪背后衣服里的白七被隔着衣服的血藤勒的动弹不得,呼吸困难,但依旧不敢发出一丁点声音,他知道梵罹解决他就是弹指间的事。

    “如果你现在再一次死去。”洛文澪目光清冷的看着梵罹,“是不是就可以永远消失了。”

    梵罹目光诡异的看着洛文澪,勒在洛文澪身上的血藤也越缠越紧,他轻声道,“是,可是心肝儿,四百年前的失误,不会再出现了。”

    梵罹抬手抚摸着洛文澪的脸颊,继续道,“心肝儿,你终于等你长大了,我可等不及的想要.....”

    梵罹话未说完,体内一股炸裂般的灵力冲击令他身形一震,紧接着梵罹跌跌撞撞的后退几步,面容扭曲的跪在了地上。

    梵罹张着嘴,一手指着洛文澪,难以置信的瞪圆双目。

    “你.....”

    鲜血从梵罹的口鼻,眼睛以及耳朵内缓缓流下。

    这时缠在洛文澪身上的血藤缓缓消失了。

    “我早在周逍身上下了两道死咒,你不知道吗?”洛文澪淡淡道,“我猜你是没把那死咒放在眼里吧,毕竟灵力强大的人的确是能压制住死咒的,但是你现在用的身体,可是被通界门的大咒耗尽了灵力,即便你重生再唤醒灵骨内其余灵力,也不足以压制住死咒的启动....”

    梵罹额前青筋暴突,他凶狠的盯着洛文澪,拼命的想站起身,但膝盖刚离地还未直起,又扑通一声跪了下去。

    “你早就...算计好了...”

    “是,否则你觉得我如此果断的与你合作是为了什么 。”洛文澪不急不缓道,“你以为我会相信你说的彼此生活在两界,互不干扰的条件?你梵罹于虚空是灾难,对现世是潜在的威胁,只有你彻底消失了,通界上的大咒才会真正的万无一失....”

    梵罹露出狰狞的笑容,一开口满是血牙,“你儿子...与我...共生,我死了...他也.....”

    “他是你的复制体,活着也是潜在的威胁....”洛文澪道,“在我这里,他跟你一样应该永远消失...”

    这时,听了洛文澪与梵罹一番对话的白七,从洛文澪肩上小心翼翼的露出脑袋,难以置信的看着跪在地上,七窍流血的梵罹。

    但梵罹并没有立刻死去,相反正在用体内仅剩的灵力与这道死咒做抗争,山铁砂在他手心汇聚,眼看就要幻化成武器时,洛文澪又启动了第二道死咒,也就是焚身咒...

    一瞬间,梵罹的全身被一团烈火吞噬,他挣扎着倒在地上,撕裂般的哀吼声顿时震破山林....

    “师父...师..师父救...我....”火光中,梵罹朝洛文澪艰难的伸手,那声音似周逍的哭喊。

    洛文澪无动于衷的站在原地,面无表情的开口道,“看着你的死去,是我此行最大的乐趣...”

    (兄:第一部还有一两章就要结束了~~)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