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孽徒子 > 第八十六章 以你为傲!
    洛文澪平静的看着眼前惊慌失措的周逍,在周逍一番混乱的发言否认之后,洛文澪才缓缓道,“我并没有相信梵罹,这种事荒谬至极,我只当是他的恶趣味。”

    周逍迅速点头,连连道,“是是,就是恶趣味,怎么可能嘛。”

    其实在听到洛文澪那句“荒谬至极”时,周逍心里有种说不出的失落感.....

    其实他早有了觉悟,即便已经清楚自己对洛文澪的感情,也知道那份感情注定永远埋藏在心里,见不得光,但在没说出口的时候就被洛文澪打上了“荒谬”的标签,周逍心里很受打击。

    当然,此刻在洛文澪的注视下,周逍也不敢表现出丝毫的异常,他努力维持着自然平和的神态,好让那份所谓的“喜欢”,真的看上去只是一个恶趣味。

    窗外的雨声更大了,窗口有雨水溅了进来,周逍殷情的起身去给洛文澪关窗户,并迅速转移话题问道,“七叔说师父你已经找到大咒的施术法了,那我现在是不是要立刻学会它。”

    洛文澪没有立刻回答,而是在周逍重新坐回椅子上时才淡淡的问道,“周逍,你害怕死亡吗?”

    周逍皱着眉,不太明白洛文澪问这话的用意,但直起腰板,目光坦澈的摇了摇头,“我不怕死。”顿了几秒,周逍又道,“但我现在不想死。”

    洛文澪疑惑的看着周逍。

    周逍继续道,“我想变的更强,想一直活着保护自己重要的人。”

    “重要的人?”洛文澪提起桌上的茶壶为周逍面前的水杯倒水,周逍见状,连忙双手捧起水杯微微送上前。

    “师父和七叔就是我周逍最重要的人。”周逍道,“我想一直守护着你们,而且跟你们在一起.....我很开心,想一直这样下去....”

    洛文澪脸色微黯,目光复杂。

    周逍总感觉看不透此刻的洛文澪。

    “周逍。”洛文澪轻声问道,“这些年你觉得我对你如何?”

    洛文澪此时的语气很温和,没有半分平日里说教的严冷,他就像一个试图与周逍谈心的长辈,令周逍不知不觉的放松了下来。

    “师父对我很好。”周逍目光恳切道,“周逍永生不忘师父的养育之恩。”

    “养育之恩?”洛文澪轻轻笑道,“把你从那小县城接回来到现在,其实也不过才六年而已。”

    “可这六年师父于周逍的恩,在周逍心里是独一无二的。”周逍说的十分真情实感,“在我心里,师父不仅是师父,也是我的父亲,我唯一的亲人。”

    洛文澪目光温和的看着周逍,“这些年我待你如此严苛,你竟视我为至亲之人,说实话,我很欣慰....”

    周逍纠结了几秒,小心翼翼的问洛文澪,“那师父是如何.....看待我的。”

    洛文澪微愣,似乎没想到周逍会问这个问题,他见周逍一脸期待的盯着他,思考了几秒后缓缓回道,“你将会成为我引以为傲的徒弟。”

    引以为傲这个词对周逍的冲击力,令他忽视了“将会成为”这四个字。

    周逍振奋到了极点,因为这是六年来,洛文澪给他的,最高的评价。

    周逍低头喝茶来掩饰内心的振奋。

    洛文澪站起身,走到窗边又打开了窗户,急雨就刚才那一阵,这会儿又是淅淅沥沥的小雨。

    站在窗边能看到远方冒着蓝光的通界门,那微弱的蓝光在雨夜显的有些阴森,洛文澪目光复杂的看着,耳边回响的是白天梵罹对他说的那些话。

    其实有些事洛文澪心里早就已经有决定了,但却是第一次让他感到他的这个决定做的如此沉重。

    以前并不会这样,任何选择,都只有冰冷理智的权衡,除此之外,不会再有任何多余的私人感情。

    当然洛文澪并没有觉得自己的决定有错,他只为自身性情不知不觉的改变感到无法理解罢了。

    洛文澪走神了,直到周逍把一件大衣披在他的肩上,洛文澪才意识到周逍不知什么时候走到了自己的身旁。

    洛文澪一转身便与周逍面对面的站着,这才发现周逍好像比他稍稍高了一点,就这长势,如果再过些年,肯定要比他高出一大截。

    “师父在想什么?”

    周逍很少能在洛文澪的脸上,看到类似“阴郁复杂”的表情,这很明显就是有心事。

    “没什么。”洛文澪淡淡道,“明天早上我把大咒的施术法教你,然后准备对通界门施咒,今晚你好好睡一觉。”

    周逍也没有追问下去,点点头准备回房,结果刚转身,一股眩晕感冲上来大脑,还没来得及反应什么,就直接倒了下去。

    周逍身后的洛文澪迅速伸手抱住了周逍,并走到床边将他放了下来。

    “周逍,对不起....”洛文澪看着昏迷中的周逍,低声自语着,“培养你,本就是为了现世,虽然这在计划之外,但这是目前唯一的办法。”

    洛文澪解开周逍胸前的衣服,咬破手指在周逍胸口写了一道道形状诡异的咒符,最后掌心摁在密密麻麻的咒符中心,闭着眼睛操控掌心的灵力,很快那血红的咒印全部渗进了周逍胸口的皮肤内。

    施咒结束后,洛文澪为周逍重新理好身上的衣服,这时屋外白七用爪子敲了两下门,然后推门走了进来。

    “聊什么呢这么久?”

    白七说着,一跃跳上桌子,看到一只杯中有水,低头就要去喝,但被洛文澪及时开口阻止了。

    “那茶里被我下了药,别喝。”

    “什么?”白七一脸诧异的看着洛文澪,又歪头看了眼洛文澪身后床上躺着的周逍,“小周怎么了?”

    “他就是喝了这茶,晕了。”说着,洛文澪端起桌上的那杯茶走到窗口,将杯中的茶泼到了窗外的雨中。

    “你给小周下药?”白七茫然道,“为什么?”

    洛文澪没有立刻回答,他抱起床上的周逍将他送回了房间。

    洛文澪返回房间的时候,白七就蹲在他的床上,猫脸严肃的看着洛文澪,“你刚才对小周做了什么?”

    洛文澪并没有把明日的计划告诉白七,他知道白七对周逍的感情,当然他也相信自己能说服白七接受这个计划,只是他现在没有精力和心思去费这口舌。

    洛文澪感到疲倦,身心俱疲。

    第二天早上,醒来的周逍对自己昨晚如何睡过去的完全不着头绪,只是他还没来得及问洛文澪,洛文澪就已经开始要教他大咒的施术法,这事儿便就这么岔过去了。

    周逍花了两个小时,也总算记住了大咒的施术步骤,的确是凭他一个人的灵力,或是他们三个人的灵力加起来再赔上命都无法完成的大术。

    梵罹让周逍不用担心,他的灵骨所蕴藏的灵力,就算是当年清狐那几上君加起来也无法企及,他会帮他全部释放出来,定能活着完成这道大咒。

    从结界边缘打探了一圈回来的白七告诉洛文澪,三族已组织队伍,开始了对结界的破坏,看样子是已经找到了破坏结界的方法,同时似乎担心进程被中断,同时在九个方位开始动作。

    “看来按照梵罹说的去做是对的。”周逍道,“对通界门施加大咒是最保险,也是最根本的解决办法。”

    洛文澪看着周逍,淡淡道,“你觉得是对的,很好。”

    周逍茫然的看着洛文澪,没理解洛文澪说这话的意思,最后只当是夸自己的。

    三人来到通界门前,周逍走上前,双手合十,准备开始施咒。

    “周逍。”洛文澪轻淡的叫了一声。

    周逍一愣,转身看向洛文澪。

    洛文澪露出一个平和的笑容,轻声道,“能有你这么优秀的儿子,我很高心。”

    周逍睁大双眼,紧接着感动的一塌糊涂。

    -----------

    大咒的施术长达两个小时,刺目的蓝光及强大的冲击波中,周逍痛苦的支撑着,渐渐口鼻出血,肌肉撕裂,整个人几乎进入一种癫狂的状态....

    洛文澪站在灵力波动的气浪中纹丝不动,他目不转睛的看着不远处的周逍,不知在想些什么,目光忽明忽暗。

    白七被这情形吓的直接窜到了洛文澪的身上,最后趴在洛文澪的背上注视着眼前的一幕。

    “周逍能成功吗?”白七担忧道。

    “梵罹不会让他失败。”洛文澪道,“否则梵罹自己也会死。”

    “话说这梵罹这么帮咱们,就没啥要求吗?”

    “有。”洛文澪直接道,“我按照梵罹的要求,昨晚在周逍身上下了一道咒,这道咒会让周逍在灵力耗尽的时候,被梵罹完全夺取身体的控制权。”

    “卧.....卧槽!你们什么时候做的交易,我他妈怎么不知道?!”白七道,“那小周呢?小周怎么办?”

    洛文澪看着不远处周逍的身影,淡淡道,“会死。”

    “......”白七难以置信的看着洛文澪,“所以这道大咒,是你用周逍的命从梵罹那里换来的?”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