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孽徒子 > 第八十四章 用你徒弟的命换!
    周逍避开两人的攻击,直接袭向北牧禾,北牧禾闪身退往一侧时,言岸趁此机会突然从北牧禾身后出现,一刀刺进了周逍的腹部。

    “周逍....”

    洛文澪看着言岸从周逍身体内抽出的红刀子,心口忽地抽搐似的发疼,他用尽全力喊周逍的名字,可那微弱的声音也就只有他一人能听到。

    周逍捂着流血不止的伤口,单膝跪在了地上。

    言岸居高临下的看着周逍,阴笑着道,“传闻中拥有梵罹神力的人,原来也不过如此,上次直接中毒倒下,这次没几招就穷途末路,洛文澪厉害倒是真的,他这个徒弟,我看就是废材一个。”

    言岸又抬脚走到了洛文澪的身旁,滴血的刀尖指着洛文澪,转头阴笑着对周逍道,“你这师父的命留不留的住全在你。”说着,言岸看向北牧禾,“北哥,他交给你了。”

    北牧禾走到了周逍的跟前,阴声问道,“你的那些同伴在哪?”

    周逍吃力的抬起头,什么话也没说,只是脸色苍白而阴狠的瞪着北牧禾。

    北牧禾再次问道,“你们明明是虚空族类,为何要帮现世对抗虚空?”

    周逍依旧恶狠狠的瞪着北牧禾。

    北牧禾手中长刀紧握,目光比周逍的更为阴冷。

    “他对你已有了杀意。”梵罹忽然开口道,“你现在若再不按我说的去做,到时候真被这家伙一刀砍下了头,那你我就真要一起死了。”

    周逍忽然转身要去攻击言岸,被北牧禾一脚踢到了伤口,整个人翻倒在了洛文澪的身旁。

    周逍口吐鲜血,最后爬跪在洛文澪身旁,一手轻摁在了洛文澪胸口的伤处。

    “师父,我不会让你有事的...”周逍低哑道。

    言岸站在周逍的身后,长刀已缓缓举起,“北哥,这家伙应该没什么价值了吧。”

    北牧禾淡淡的“嗯”了一声。

    言岸挥刀朝着周逍的头颅砍去,与此同时,一撮山铁砂在周逍手中化成小指粗的长锥,周逍握着它,毫不犹豫的刺进了自己的胸口。

    一阵疾风刮过,地上尘土枯叶被卷起,瞬间迷了言岸的眼睛,两秒后言岸睁开双眼,就见自己砍向周逍脖子的刀,被周逍徒手抓住了刀锋。

    言岸一惊,紧接着发现凭他的力量居然无法将刀从周逍手中抽回。

    呯一声脆响,“周逍”直接捏碎了手中的刀锋,当言岸将灵力汇聚的另一只拳头砸向周逍的后颈时,“周逍”已抱着地上的洛文澪,瞬间移动到十几米外的空地上。

    言岸的拳头落了空,和其余所有人难以置信的看着不远处的周逍。

    当然,同样震惊的也包括被“周逍”抱在怀里的洛文澪,但洛文澪也很快反应过来,此刻的周逍,是梵罹!

    “关键时候,我可比你这废物儿子可靠多了。”梵罹阴笑着说完,低头在洛文澪的嘴唇上重重亲了一口。

    洛文澪窘怒到了极点,但也只能殷红着双眼瞪着梵罹。

    梵罹将洛文澪轻轻放在树旁,让其背靠着树干倚坐在地上,然后低头摸了摸自己受伤的肚子,皱着眉道,“好像伤的挺重。”

    洛文澪目不转睛的盯着梵罹,艰难道,“你想....怎么样....”

    “你这话....这种关头,你居然还把我当敌人。”梵罹一副无可奈何的模样,“你放心,虽然我现在就很想扒光你操几个回合,但比起欲,我还是觉得你我的命更重要一些。”

    这时,北牧禾的两名手下朝着梵罹冲了过来,梵罹站起转身,目光一沉,两道风刃破空而出,精准的将那两喽罗削成了两截。

    周围敌手太多,梵罹不想耗费时间的去一一击杀,准备直接使用最高级别的烬圈术,将这一帮人全部烧成灰烬,但很快梵罹却发现周逍的这具身体目前过于虚弱,灵力消耗过大且伤重,连带着也影响了他的灵力发挥。

    梵罹叹了口气,随之扭了扭颈关节,紧接着一记响指,爆破般的气浪从他身体迸出,一帮人脸上带着的墨镜瞬间炸裂,不少人的墨镜碎片刺进了眼球中,哀嚎声顿时一片。

    反应及时的十几人用灵力保护住了自己,但脸上的镜片还是出现不同程度的裂痕,随之也被他们摘下扔掉了。

    山铁砂幻化成的长刀在梵罹身前悬空漂浮,蓄势待发的刀尖指向一名朝他冲来的男人。

    梵罹指尖轻弹刀柄,山铁砂就如得到了某种指令一般飞冲向前,速度快到肉眼难追,最后直接刺穿那名敌手的身体,并将其钉在了二十几米外的一棵树上。

    另一名冲到梵罹跟前的男人,还未来得及出手,就在与梵罹的对视中僵停停的定在了原地,随之像抓了狂一般,嚎叫着挥刀乱砍,嘴里不断吼着“滚开”,最后直接在一棵树干上撞晕了。

    言岸很快反应过来那手下是中了致幻术,随之更加难以置信的看着不远处的“周逍”。

    “这家伙....”言岸道,“...和刚才不一样。”

    北牧禾此刻也是震惊不已,“究竟怎么回事。”

    梵罹用尽身上所有的灵力,在身前化出了一只一身蓝火的虎兽,那虎兽高达两米,对着北牧禾等人狰狞的咆哮了一声,那声几乎震动了整片山林,听着无比骇人。

    这帮人从未见过这种术法,惊恐的连连后退。

    “现在,立刻,我要你们全部退到清狐地域的结界外。”梵罹冷声道,“否则接下来,你们死都留不下全尸。”

    北牧禾看着面容笃定的梵罹,又看了下四周伤亡的手下,最后一咬牙,对手下道了声“撤”。

    梵罹将那只虎兽幻化成一连片灵化的蓝光蝴蝶,再次厉声道,“这些灵蝶会跟着你们,直到你们出了结界,若有任何一人敢在结界内藏匿,我定让他尸骨无存。”

    一帮人带着现场还活着的同伴,动作麻利的离开了。

    北牧禾虽心有不甘,但也不敢以身试险,最后只能狼狈的离去。而接下来对他北牧禾来说,破除清狐地域的这道结界,然后将战力集中到这里才是最首要的。

    现场清静了之后,梵罹才重新回到洛文澪身旁。

    “本来是想杀光那些人的,但你儿子本身灵力消耗就过大,而且还伤重,所以我只能幻化个唬人的东西把他们吓走,真打起来,我担心我护的了我自己,保护不了你。”

    说着,梵罹在洛文澪身前坐了下来,眯笑着盯着洛文澪。

    洛文澪微微扭过头,目光清冷的看向别处。

    梵罹伸手捏住洛文澪的下巴,又将洛文澪的脸掰正了过来。

    “你放心,我这会儿不会说那些你不愿听的话,我想趁此机会,跟你谈一笔交易。”

    洛文澪的目光这才回到梵罹的脸上。

    “我的意识也撑不了太久,所以我就开门见山的跟你说。”梵罹道,“我可以帮你为通界门上那道大咒,彻底阻隔现实和虚空的交往,但你也要帮我‘复活’。”

    “帮你....复活?”

    “是,我要彻底成为你徒弟这具身体的主人。”梵罹道,“这需你用纯正的清狐血在你徒弟身上下一道咒,让我借着这道咒得以重生。”

    紧接着,梵罹这道咒的施术法告诉了洛文澪。

    这咒只有清狐血统纯正的洛文澪能够做到,所以梵罹只能跟洛文澪做这笔交易,但他也知道洛文澪极其精明,同时城府极深,所以心里也暗暗留了几手防备。

    “完整的大咒是永恒的,后人无法破坏,所以只要通界门上的大咒一成,虚空族类就再无法危害现世。”梵罹道,“到时候你用你手中的通界门回到现世,而我则留在虚空,那样我们就在两个世界生存,永远都干扰不到对方。”

    “你若复生,又想在虚空称霸吗?”

    “你的使命只是守护现世,虚空如何又和你一清狐有多少关系,四百多年前我魔魈族称霸虚空,屠戮多族,清狐族也只守着那一方土地,从未援手外族,所以你现在又何必对虚空族类自作多情。”

    洛文澪看着地面,眉心紧蹙。

    “这几个小时里发生的一切应该让你清楚,你洛文澪并非万能,而且一旦你倒下,你的一帮废物手下根本无法扭转乾坤。”梵罹一本正经道,“用这道清狐地域的结界来隔离虚空和现世,根本不是长久之策,北牧禾那帮人恐怕已经开始想办法破解那道结界了。”

    “这才是你没有杀光他们的根本原因吧。”

    梵罹笑了笑,宠溺的哑声道,“总要给你一点压力。”

    洛文澪沉默了许久才淡淡道,“你若复生,周逍是否就彻底不在了。”

    梵罹微微抬眉,“怎么?你这是舍不得他?话说你培养他,不就是想利用他的力量保护现世不受虚空入侵,现在用他一条命,为你永除后患,这难道不值?”

    洛文澪没有说话。

    “他本就是我创造出的,供我长生的容器,被我替代是他的宿命。”梵罹道,“你不过才养了他几年....成大事,总要有牺牲,你若不舍他死,那最后死的,可能是现世的亿万人类,你别忘了,如今能担负起清狐一族使命的,只有你洛文澪了....”

    洛文澪视线微垂,“我需要时间思考。”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