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孽徒子 > 第八十三章 不准动他!
    此次是洛文澪心急大意,这才中了言岸的陷阱。

    血藤上有细密的倒刺,倒刺扎进了洛文澪的皮肤里,很快被血藤缠住的身体部位,鲜血人渗湿了衣料。

    而那倒刺上,有足量的麻痹毒。

    在通界门打开之后,北牧禾命令几人守在门前,暂不许任何虚空族类进出,等他下一步的安排,然后便走到了言岸这边。

    看着如被标本一般被血藤禁锢在原地动弹不得洛文澪,北牧禾轻笑两声,“你带的那帮队友呢?”

    麻痹毒的原因,洛文澪此刻呼吸吃力,若不是那血藤架着他的身体,他也早就倒下去了。

    洛文澪在犹豫是否该立刻恢复真身....他担心此刻现了真身,他的清狐身份便会在虚空彻底传开,到时候会惹来更多的麻烦,可若真身不现,这种情况下的身体,根本难动分号。

    “我估计那帮人也就在这附近吧。”言岸道,“得派人好好搜搜。”

    一旁,北牧禾的手下贺利开口道,“我们的大批战力都在结界外,现下这里的战力刚才又被洛文澪杀了半数,那帮人若就在附近,把剩余战力分散开会更危险。”

    言岸皱着眉,抬头又望了望铺满了清狐上地域上空的结界,沉声道,“看来,还是要先破结界。”

    “关于清狐地域的这道结界,我有一些听闻,好像里面的人可随意出去,但外面的人无法进来。”贺利道,“当年首先破除这道结界的是魔魈族梵罹,按理说,梵罹当年的那群手下,应该有不少人知道这道结界的破除法。”

    “梵罹的手下?”北牧禾眉头一展,随之扫过身边的一群手下,厉声道,“香云呢?她今天不也来了吗,现在在哪?”

    “好像从刚才打起来的时候就没看见她。”一名手下战战兢兢的回道,“可能刚才跟着大部队一起撤出去了。”

    北牧禾命人传令下去,目前清狐地域上的所有人,不论发生什么事,皆不准离开这道结界,然后又派贺利到结界的边缘与结界外的人保持联系,将这边的情况告诉外面的战力,让他们立刻去找族内当年在梵罹手下做过事的人,问出这道这道结界的解除法。

    任务安排完后,北牧禾缓缓走到洛文澪跟前,洛文澪此时脸色苍白,他闭着双眼,痛苦的微垂着头,晶亮的汗水从他的鼻尖缓缓滴落。

    “强者所暴露的脆弱,总会让人心生怜爱。”北牧禾捏住洛文澪的下颔,轻轻抬起那张俊美而又虚弱的面孔,轻笑着道,“洛文澪,想不到有这一天吧。”

    北牧禾的拇指在洛文澪的嘴唇上轻轻摩挲,洛文澪睁开双眼,目光清冷的看着他。

    北牧禾直接摘下来脸上的墨镜与洛文澪四目对视,缓缓道,“就你现在这种状态,也使不出致幻术吧。”

    洛文澪想扭头弄开北牧禾的手,但北牧禾则更用力的捏住他的下颔,令他的面颊只能直直的正对着他。

    “我很想知道,炼尸毒和言岸的毒香,为何会对你无效?”北牧禾阴声问道。

    洛文澪没有说话。

    “猎灵族有传言,说你被魔魈余孽上了身,现如今根本不是猎灵族,不过据你父亲洛上河所言,那只是他为了瓦解你在猎灵族的声望而故意散播的谣言。”北牧禾缓缓道,“我调查了很久都不明白,你若就是猎灵族的洛上河之子,那你背叛猎灵族的理由又是什么....听说,你在四百年前那场剿灭魔魈族的大战中失忆,从此之后便性情大变。”

    洛文澪依旧没有说话,并再次缓缓闭上了双眼。

    北牧禾冷笑一声,手指顺着洛文澪的脖颈,玩味的缓缓向下抚下,最后直接放在了洛文澪的腰上。

    北牧禾眯笑着注视着洛文澪,从腰间拔出一把锋利的短刀,压低声音道,“像你这样一丝不苟的人,让我忍不住想看你难堪受辱的样子。”

    洛文澪再次睁开双眼,目光阴冷的看着北牧禾。

    北牧禾用刀尖挑破了洛文澪腰侧的衣服,一块紧削雪白的皮肤立刻暴露了出来,北牧禾用冰凉的刀背贴着那片皮肤轻轻滑动着,阴笑道,“我问你一句,你最好回答一句。”

    北牧禾身后的言岸忽然建议道,“北哥,以防万一,先抽了他灵骨吧。”

    “嗯,这主意不错。”

    北牧禾又将刀尖抵在洛文澪的领口下,戳破一个洞口之后,顺着那破洞处缓缓向下,洛文澪胸前的衣服也被缓缓分割了开来。

    “回答我,你究竟是什么身份?”北牧禾再次道。

    胸前逐渐敞露,洛文澪难堪至极,也顾不上心里的顾虑,准备直接恢复真身,这样血藤倒刺上的麻痹药便会对他瞬间无效,到时候应该也能直接挣开身上的束缚。

    就在洛文澪准备现真身时,周逍忽然从上方一跃而下,一道风刃削在了洛文澪和北牧禾的中间,若不是北牧禾闪退及时,手就被削断了。

    周逍站在洛文澪的跟前,身后的翅膀迅速化成手中的一把长刀,转身两刀劈断了洛文澪身上的血藤,随之一手揽着洛文澪的腰,一手持刀指向北牧禾。

    周逍目光凶狠的盯着眼前的敌人,并低声询问洛文澪,“师父你没事吧。”

    洛文澪的身体几乎完全依附着周逍,头靠在周逍的肩上,艰难的低哑道,“没....事...”

    洛文澪将一只手放到嘴边,想像往常那样,将一只手恢复真身,然后咬破服血,但他忽然发现,他此刻灵力几乎丧尽,根本没办法将手恢复真身。

    洛文澪这才意识到那血藤倒刺上的,不仅仅是麻痹药那么简单,那言岸擅长制毒,显然在上一次对他施毒被他逃过一劫后,这次他刻意加大了麻痹药的毒性。

    不仅麻痹身体,还能暂时压制人体内的灵力。

    洛文澪忽然后悔没有在中毒之后立刻恢复真身,顾虑之下拖延了的时间,反倒让药毒完全发挥的毒性蔓延全身,连恢复真身的灵力都没有了....

    无法恢复,也就对目前的形势失去了把控,这让洛文澪不安到了极点,原本将这帮人赶出结界的主战力就是他洛文澪,周逍白七以及成诀离鑫四人,为这个结界消耗了不少灵力,这个时候若他洛文澪倒下,接下来的形势会变的十分危险。

    “我好像...恢复不了...”洛文澪低哑道。

    周逍一愣,看着怀里虚弱到极点的洛文澪,心口忽然疼的厉害,更燃起一阵汹涌澎湃的保护欲。

    “师父撑住,七叔他们应该很快就到。”

    “先把我....放...下...”洛文澪低哑道,“你....小心。”

    周逍将洛文澪轻轻放在地上。

    “你的其他同伴呢?”北牧禾冷笑着看着周逍,“还在路上?”

    “有老子一人对付你们就够了。”周逍狠狠道。

    洛文澪在地上躺下后,周逍在洛文澪的四周打开了一道狭小的结界将其护在里面,洛文澪看着周逍气喘吁吁的模样,联想到结界封完后虚弱的杨栩,也能想象到此时周逍灵力消耗了多少。

    周逍能撑到这个地步,应该也是用的梵罹灵骨的缘故,而白七成诀离鑫三人,这会儿兴许和之前的杨栩一样都到达极限了。

    洛文澪不认为此刻这种状态的周逍还能打赢北牧禾这帮人,可他一时间又想不到其他办法去帮助周逍,他现在连打开手中通界门的力气都没有。

    “周...逍....”

    看着一侧周逍的背影,洛文澪用力的喊了一声,可那声音微弱到几乎淹没在空气中,周逍并没有听见。

    周逍盯着眼前的人群,长刀紧握在手心,已然进入了战斗的状态。

    “用光你目前所剩的灵力。”梵罹忽然开口道,“你也最多只能杀敌两三个。”

    “话说的那么轻松,我要是被人一刀砍下了头,你恐怕连控制我的机会都没了。”周逍低笑道,“所以泼我凉水,还不如告诉我接下来该如何战斗。”

    北牧禾并未让所有人都冲上去,他看出周逍灵力殆尽,所以只指派了三人冲向周逍。

    周逍与北牧禾的手下交战在一起时,梵罹才不急不缓的继续道,“将两股灵力汇聚太阳穴,然后用一根小指粗的长针,刺进你心脏靠左三公分的位置。”

    “什么意思?”

    “意思是你这么做了,我便能现身帮你解决眼前的麻烦?”

    “我怎么知道你说的是不是真的?”周逍道,“要是这么做了,你直接把我身体的控制权夺走了,岂不是.....”

    周逍话未说完,被对手一脚踹在了胸口,飞出去十几米远,刚站起身,一只脚被对手用甩出的长链缠住了左脚,紧接又是一阵天旋地转,最后重重摔在了一棵树上。

    周逍一动不动的趴在地上,久久没有反应。

    这时,北牧禾走到洛文澪的身旁,他用刀尖在洛文澪四周的结界上重重一抵,那随着周逍被重创而也变的异常脆弱的结界,瞬间碎裂的无影无踪。

    保护洛文澪的结界碎了,周逍也仿佛得到了某种感应,从短暂的昏厥中苏醒了过来,随之手撑着地面吃力的站了起来。

    周逍抬起头,看见不远处的北牧禾已在洛文澪的身旁蹲下,嘴里不知在说着什么,一只手正抚在洛文澪的脸上。

    “不准动他!!”

    周逍目眦欲裂,大吼一声再次直接朝北牧禾冲去。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