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孽徒子 > 第八十一章 您真好看!
    周逍一五一十的交代了洛文澪问的所有问题,但直到最后,洛文澪也没有提到关于极寒洞的事情,这让周逍松了口气。

    其实除了极寒洞那次的事,其余一切周逍都能坦然面对洛文澪的质问,因为他除了隐瞒自己可以和梵罹沟通这件事外,根本没做过任何对不起洛文澪的事情。

    “就这些?”

    “真的就这些。”周逍道,“我知道师父厌恨梵罹,就是担心师父因为梵罹也抵触我,所以我才一直瞒着,而且梵罹他对我并没有造成什么影响,我的思维和行动,都是我一个人所控,我跟他梵罹的交流大多数只是我单方面的,想从他身上了解一些关于虚空的事情,而且我都是选择性的接听。”

    洛文澪盯着周逍没有说话。

    周逍一脸无辜的看着洛文澪,“师父你相信我,我受你培养多年,我的术法与三观都传自你,怎么可能因梵罹的三两句话就改变心性。”

    白七这时也对洛文澪道,“我还是选择相信小周,话说回来,这会儿真不是追究这种事的时候,马上到来的战场,小周也是主要战斗力啊。”

    周逍感激的看着白七。

    洛文澪沉默了一会儿,冷声道,“周逍,你说的话我只信一半,你现在需要在接下来的战斗中好好表现,若有一丝一毫的失误,我都当你是有心的。”

    周逍心里委屈,但还是用力点头,“我会的师父。”

    “给你个好好表现的机会。”梵罹突然笑道,“你就跟你师父说,只要他肯现一回真身让老子瞧瞧,我就告诉他大咒的施术法。”

    周逍恨不得立刻给洛文澪提供一点有价值的信息,于是迅速将梵罹的话转达给了洛文澪。

    洛文澪听后一愣,白七也跟着一皱眉,随之对洛文澪道,“这梵罹是真好心,还是在耍我们。”

    “他...他说他现在什么都做不了,所以没必要骗你们。”周逍如实重述着梵罹的话,“他还说,清狐地域结界的解除法,他当年的很多手下都知道,最短只需要三天便能解除,根本用不着十天,所以即便我们打开结界,只要防不及攻,很快结界就会被攻破.....”

    “卧槽三天,真的假的。”白七慌道,“这样岂不是.....”

    洛文澪转头面无表情的看了白七一眼,白七立刻乖乖闭上嘴。

    “就算我们知道了大咒的施术法又能如何,好像目前还没有人有完成他的实力。”

    “我可以的。”周逍道,“额...这话是梵罹说的,他说我用了他的灵骨,可以独自完成大咒。”

    “大咒不仅需要施术者的实力,还需要施术者拿命献祭。”洛文澪冷冰冰的看着周逍,那眼神仿佛要透过周逍看到他脑子的另一个人,“周逍死了,你也会消失,所以你现在说这话能有多少诚意?”

    周逍知道洛文澪这话是直接对梵罹说的,于是等梵罹说完了他才对洛文澪转述道,“他说他可以保我不死,而且现如今这虚空,除了他梵罹有那个实力,其余没有任何人能够做到。”

    “好,我姑且信他。”洛文澪道,“去后山顶上等我,我马上就到。”

    “是师父。”

    周逍说完,转身朝后山顶的方向快步走去。

    “能信吗?”周逍走远之后,白七问洛文澪,“我怎么感觉....梵罹不会那么好心。”

    “他当然不会好心。”

    “那怎么办?”

    洛文澪道,“我心里有分寸。”

    “其实我主要是担心小周。”白七一脸纠正道,“我是真害怕他被梵罹影响,这事儿结束后,第一要紧事就是把梵罹的意识从周逍脑内除掉。”

    “怕是没那么简单了?”

    “哈?”

    ------------------------

    “看来他心里是盘算了什么。”梵罹说道,“不然不可能答应的那么痛快。”

    周逍此刻只在不住的担心洛文澪日后是否还会信任他,而他又该做些什么来重新获得洛文澪的认可和信任。

    “你不用太慌,反正你师父一直以来都只是把你当工具利用,也没什么感....”

    “闭嘴吧你,我跟师父之间的事儿,你他妈少参合。”周逍道,“你想要跟我共存,最好跟我的思维保持一致。”

    梵罹冷笑,“共存?跟你这种怂货共存,我梵罹的威望怕是要毁光了。”

    周逍同样报以冷讽,“这么嚣张自傲,那就憋着装死啊,还在这找什么存在感。”

    梵罹懒得跟周逍在这打口水仗,冷笑一声不再说话。

    周逍到了山顶,手插着口袋等洛文澪,过了一会儿他又问梵罹,“看一眼我师父的真身你就愿意说出大咒的施术法,这是不是说明你从一开始就没打算把那大咒的施术法捂住到最后。”

    梵罹没有理他,周逍猜到梵罹是在生刚才的气,不禁低骂了一声。

    过了十来分钟,洛文澪骑着一头骑兽上了山顶。

    “师父。”周逍道。

    “我现在恢复真身,你看好了。”洛文澪打断周逍,像已无视了周逍直接在与梵罹对话,淡淡道,“希望你能信守承诺。”

    ......

    山顶起了一阵风,卷起了林中几片残叶,最后围绕着洛文澪的四周缓缓飘落,有两片枯叶落在了洛文澪及腰的长发上。

    虚空族类几乎都没有留长发的特点,因为会影响战斗,但洛文澪在两界活动并不用真身,所以便一直任由其生长,但似乎极限也只是及腰。

    俊美的面容之外,长发的加持,总会给人一种模糊性别的美。

    周逍只感觉,眼前白衣长发的洛文澪,比那日在极寒洞看到的还要美的摄人心魄,只是没有了那日的脆弱与迷离,不再像一滩春水般柔弱无骨,此刻如一尊精雕细琢的冰雕,也比冰锥更加阴冷锋利......

    相比之下,周逍感觉自己像一只地沟老鼠,那种强烈的落差感,让他感到说不出的苦涩。

    周逍清醒的知道,此刻是属于梵罹和洛文澪的无声交流。

    洛文澪的确厌恨梵罹,但他也清楚,目前只有梵罹拥有被洛文澪正视的资格,在这两个人之间,周逍感觉自己像个拼命找存在感的小丑。

    周逍心口忽然又酸又疼,他已经无法回避内心的那份渴望,那就是想得到洛文澪,各种意义上的得到,无论是他的认可,还是他这个人。

    洛文澪缓缓走到周逍跟前,周逍脚底生根似的一动不动,盯着洛文澪的眼睛也一眨不眨。

    洛文澪听到周逍急促而又沉闷的喘息声。

    “看清楚了吗?”洛文澪冰凉的手指捏住周逍的下颔,脸微微逼近周逍的脸,“四百年了梵罹,我可还是你记忆里的样子?”

    安静的氛围下,传出周逍吞咽口水的声音。

    “他....他叫您墨...墨霜。”周逍断断续续道,连称呼都用了敬语。

    那是梵罹下意识的一声感叹,他此刻其实和周逍一样,都看的如痴如醉。

    “墨霜?”听到这个名字,洛文澪冷笑起来,“怎么?我父亲的路,准备再让我走一遍是吗?”

    靠的太近,洛文澪那张俊美的惊心动魄的脸几乎逼停了周逍的心跳,周逍下意识的低下头想避开四目对视,结果被洛文澪抬着下巴又硬生生的把视线平视了回去。

    “梵罹,看清我了吗?”洛文澪道。

    “他...他....”周逍结结巴巴道,“他说了个‘嗯’。”

    “看到了,也只能这么看着...”洛文澪阴笑,“四百年了,你不再是求而不得,是连求的资格都没有了....”

    洛文澪的鼻息轻轻洒在周逍的脸上,周逍感觉身体跟过了电一般,他几乎是用全身的力量,才克制住那双意图去抚洛文澪腰身的双手。

    “他说.....”周逍不敢复述梵罹那句骚话,视线微微下垂,小心翼翼的改成了自己的心声,“他说您...您很好看。”

    又一阵风吹过,洛文澪的几缕长发被风扬起,发尖撩过了周逍的脖颈,周逍忽然触电般的后退了几步。

    “等...等我问清了大咒的施术法,我再告...告诉您。”周逍毫无预兆的朝着洛文澪鞠了一大躬,然后飞快的从洛文澪身旁跑走了。

    洛文澪皱着眉,不解的看着周逍落荒而逃的背影。

    -------------------

    一个小时后,周逍重新回到洛文澪身边,将梵罹告诉他的,记载大咒施术法的地方告诉了洛文澪。

    那是在清狐地域中心的一道密室里....

    且不说清狐族地域中心如今有多少三族族类活动,就算是最后对通界门施咒语,也需要几个小时无人打扰的空间。

    而且大咒还未必会成功。

    所以打开结界,是必然的一个步骤。

    这天晚上,在做了一天的踩点查探之后,洛文澪等人在清狐地域的一个山洞里度夜,洛文澪就明天每个人的任务安排开了近一个小时的会议。

    杨栩在外守风,成诀和离鑫到隔壁的小山洞休息。

    洛文澪白七及周逍留在一开始聚集的这个洞里,白七怕冷,直接钻进周逍胸口的衣服里,只从周逍脖子下的领口处露出个脑袋,睡着后还打着呼噜声。

    周逍靠着一块石头,时不时的瞧向洛文澪,结果每次都发现洛文澪也在盯着他。

    照明珠微弱的光芒将洛文澪那没什么表情的目光,映照的格外冰冷。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