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孽徒子 > 第七十八章 逃脱!
    梵罹的话,也让洛文澪当即戒备了起来,他眼角的余光一直锁定在北牧禾身上,准备在对方识破他和周逍的身份之后,抢先下手钳制住北牧禾。

    周逍淡淡道,“这几个月礼收的太多了,加上事多繁忙,也不记得那一堆礼貌是谁跟谁送的,等我回来定让手下好好找找。”

    周逍不确定北牧禾有没有送莱诨这个所谓的礼,只能这样敷衍。

    洛文澪发现,周逍说完话之后,洛上河的脸色变了几变,但很快又将那丝变化收敛了回去,若无其事的端着手中的茶喝着。

    “哦,原来还没看呢。”北牧禾轻笑道,“就一尊玉雕而已。”

    北牧禾喝了口茶,然后向身后的手下言岸摆了下手,淡淡道,“茶凉了,下去再换一壶。”

    “是。”

    言岸提起桌上的茶壶离开,不一会儿又提了一壶热茶上来,然后绕着桌子,分别为三人倒茶。

    在言岸绕过周逍身后,从洛文澪身前走过时,洛文澪鼻间嗅到了一阵诡异的暗香。

    周逍带着面巾,自然不会伸手去端茶,北牧禾夸茶香,劝周逍尝一口,但周逍以不渴回绝了。

    周逍想把话题扳回来,打探洛文澪事前叮嘱他的几个问题,结果没说两句话,突然感觉一阵头晕目眩。

    “我问你礼物的事儿,可不是真问你。”北牧禾轻笑道,“我那是在跟你对暗号呢。”

    周逍感觉四肢无力,身上的灵力流失,不仅唤不出山铁砂,连身体都无法动弹。

    “你们....”周逍话没说完,整个人便瘫倚在了座椅上,吃力的喘息着。

    “两个时辰内解不了毒可就成废人了,而且言岸的香毒,除了言岸无人能解。”北牧禾阴笑道,“不想死的话,可别想着跑啊,跑只会让你死的更快...”

    “出去倒茶的那会儿功夫,我已经让人把这围起来了。”言岸笑着,“这次,总不会再让你跑了。”

    周逍瘫在椅子上艰难的喘息着,连说话的力气都没有,这时洛文澪走上前,一只手轻轻搭在了周逍的肩上,另一手直接扯下了脸上的面巾。

    北牧禾和言岸皆为一愣。

    “你怎么....”言岸惊愕的看着洛文澪。

    洛上河一跃而起,红障手直击向洛文澪的心脏,沿岸则转身一手猛扣在墙壁上,小阁楼的墙壁立刻浮出一层白色的薄膜。

    洛文澪后退躲开了洛上河的攻击,结果后背靠到了墙壁,背部及一只手直接粘在上面,怎么也扯不下来。

    洛上河的红障手已再向洛文澪袭来,结果掌心刚触碰到洛文澪胸口的衣服,整个人便僵在了原地。

    中了致幻之术的洛上河,睁大双眼咚一声倒在了洛文澪的脚边,随之一柄长刀朝着洛文澪的身体刺了过来。

    洛文澪奋力挣开了粘住自己身体的薄膜,身后被粘的衣服整个被撕掉,而被粘住的手背,一大块皮肉被撕了下来。

    洛文澪手中幻出长刀,反手抵住了言岸劈向他的弯刀。

    洛文澪这时才发现言岸脸上不知什么时候已戴上了一只墨镜,漆黑的镜片上有一层灵力附着在上面,冒着淡蓝色的光,令人根本看不到镜片后的眼眸。

    洛文澪也能猜到,这是特意用来防备他的致幻术的。

    “洛文澪是吗?”言岸阴笑道,“久仰大名,早想和你好好切磋一番。”

    洛文澪没有回应他,袖口的锋金线忽然窜出绕在了言岸的手臂上,眼看就要割碎言岸的手臂,言岸的手臂则像抹了润滑油一样从锋金线中迅速缩了出去。

    洛上河的手下也冲了上去。

    北牧禾趁机离开了阁楼到了塔底。

    高塔被猎灵重重包围,不远处高墙上,上千名弩箭手已备好弩箭蓄势待发,每只弩箭端头都抹了药,只要擦破点皮,便能立刻让“猎物”陷入麻痹中。

    塔顶的阁楼突然传来一声炸响,洛上河的那名手下被洛文澪踹飞了出去,直接从塔顶摔下来摔死了,几秒后,言岸为躲开洛文澪挥去的风刃从塔顶一跃而下,而后用腰间的捆绳缠住墙壁上窗户的凸起,最后脚踩着外墙壁上凸出的石块顺利到达了底面。

    言岸跃出塔顶前,在塔顶撒了一片毒雾,此刻塔顶的阁楼已被一片紫雾包围,根本看不见人影。

    北牧禾想下令对塔顶放弩箭,但猎灵族一领头的则表示洛上河还在上面,此时放箭容易误伤。

    塔顶的毒雾散去,一群人都在静观其变,几个上塔顶查探情况的手下下来汇报,人不见了。

    不仅洛文澪和周逍,连洛上河也消失了。

    此时的塔顶阁楼,一个人都没有。

    所有人大为震惊及不解,洛上河又亲自上塔顶查探,结果真看不到一个人影。

    这座塔楼被里外几圈围成那样,就算逃走也不可能毫无迹象可寻。

    洛上河突然想到洛文澪身上的通界门。

    连接着虚空和现世的那扇门,可让洛文澪随时随地回到现世。

    只有这种可能!

    洛上河气恨不已,因为只要洛文澪有那扇通界门在身上,想抓住他几无可能,而且洛文澪把洛上河也带走了,只要洛文澪对洛上河使用致幻术,肯定能从洛上河身上探得他们更多的秘密,说不定虚空安插在现世的那股势力,也会被.....

    --------------

    洛文澪一肩扛着周逍,一手拖抓着洛上河的衣领,从通界门里走了出来。

    回的还是现世的那间酒店套房。

    床上并没有人,显然唐小栗醒来后便离开了。

    洛文澪将洛上河扔在地上,然后将周逍轻轻放在了床上。

    周逍此是脸色发紫,呼吸吃力,他半睁着眼睛,嘴里沙哑含糊着叫着,“师父...师...父....”

    洛文澪没有说话,他拔出腰间的小佩刀割破了化回真身的手指,然后捏住周逍的脸颊,直接将那根流血的手指头戳进了周逍的嘴里,似乎担心周逍没力气咽血,洛文澪的那根手指头几乎抵到了周逍的喉咙口。

    周逍虽然中毒,但脑子还勉强算清醒,洛文澪把手指头放他嘴里,即便他知道这是喂血,可还是让他脸上一热。

    好像在极寒洞亲近过之后,洛文澪任何靠近或触碰他的自然举动,都让他的思维忍不住发散遐想,而且所遐想的,都是一些极难启齿的画面。

    周逍感觉自己越来越下流了。

    周逍的脸色慢慢恢复了,洛文澪收回手,又将那根还在流血的手指抿在了自己的唇间。

    洛文澪的左手背血肉模糊,也需要清狐血的治疗,但这在周逍看来,比间接接吻还要淫.靡。

    周逍又感觉自己越来越龌龊了。

    洛文澪走到洛上河边上,伸手将洛文澪提起摁在墙角的沙发椅上,用几根锋金线将他缠在了椅子上,最后解开了致幻术。

    洛文澪双手环胸的靠在墙边,等待洛上河醒来。

    这时周逍缓缓从床上坐了起来,很愧疚的对洛文澪道,“师父对不起,我差点成为你的累赘。”

    洛文澪淡淡道,“这不怪你, 那个家伙下的毒香,换任何人都容易中招。”

    周逍知道洛文澪能扛住那毒香,是因为清狐的体质,但他很想知道在已经喂了血的情况下,洛文澪是否会承认自己是清狐。

    “师父,为什么你的血....那么厉害。”周逍心知肚明,但满脸疑惑的问道,“居然能解毒,而且当时那家伙下毒,师父你居然没.....”

    “不要问,也不要去琢磨。”洛文澪打断周逍,清冷道,“有些事我不说自有我的道理,你老老实实做好自己的事就行了。”

    周逍乖乖的“奥”了一声,“知道了师父。”

    这时,洛上河缓缓醒来,他下意识的动了动身体,缠在他身上的锋金线割进了他的肉里,疼的他当即清醒了过来。

    洛上河吸进了毒雾,此时脸色苍白,也没太大力气挣扎什么,他环顾四周,然后恶狠狠的瞪着面前的洛文澪。

    “孽子,我是你父亲!”

    “听说你们在现世安插了虚空势力,到底是怎么回事?”洛文澪冷冷道。

    “孽子,畜生!”洛上河还在骂着,“我培养你那么多年,你....”

    洛文澪没精力与洛上河争吵,直接用致幻术停了他的嘴。

    “告诉我。”洛文澪看着洛上河,阴声道,“虚空安插在现世的势力,究竟是什么?”

    洛上河目光呆滞,缓缓开口道,“现世的....额!”

    洛上河刚说几个字,身体忽然痛苦的抽搐起来,他仰头瞪圆双目,喉咙里发出沙哑的嘶吼声。

    洛文澪和周逍难以置信的看着这一幕。

    很快,洛上河瘫在椅子上不动了,七窍流血,睁大双眼,死不瞑目。

    “这....这是怎么回事?”周逍惊愕道。

    洛文澪闭上双眼,深叹了一口气,淡淡道,“是死咒。”

    “死咒?”

    “嗯,他身上很早前就被北牧禾下了死咒。”洛文澪道,“北牧禾是猜到他在我手里会道出他们的阴谋,所以才启动了死咒。”

    周逍忽然想起自己身上也有死咒,而且是两道.....

    那还是几年前洛文澪亲手下的。

    周逍看了洛文澪一眼,抿了抿嘴什么话也没说。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