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孽徒子 > 第七十七章 蒙混!
    洛文澪准备趁夜出去打探一下情况,让周逍在房内不要随意外出。

    洛文澪换好衣服直接从房内的窗户翻了出去,周逍站在窗边,看着洛文澪的身影消失在夜色中。

    将窗户虚掩好,周逍回到床边,低声呼唤着梵罹。

    “行了。”梵罹不耐烦道,“我知道你想问什么?不好意思,我还没考虑好要不要说。”

    周逍本是准备问梵罹如何关上通界门的,之前梵罹亲口告诉他,他有办法可以关上通界门,直到刚才他一直与洛文澪在一起,所以就一直没机会去问梵罹。

    “如果通界门关不上,现世与虚空正面交锋,我是肯定会杀在第一线的。”周逍道,“到时候我战死了,你也活不了。”

    “吓我?”梵罹冷笑道,“那就等到那一天再说吧,话说你一旦濒临死亡时,我便有机会夺得你的身体控制权,所以啊,你哪那么容易死。”

    “你....”周逍沉下了一口气,沉声道,“虚空和现世交战,你又能得到什么好处呢?”

    “没好处也没坏处,那不如就让这件事顺其自然的发展了。”梵罹阴笑道,“又或者说,你能给我提供什么好处。”

    “你既然告诉我你有办法关上通界门,我想你心里一定有在做某种打算。”周逍道,“不如你告诉我,你有什么条件。”

    梵罹笑了几声,“小子,变聪明了。”

    “少废话,直说吧,怎样才能告诉我关上通界门的方法。”周逍道,“你最好也不要试图蒙骗我。”

    “其实就算你们启用了清狐一族当年的那道结界,也根本撑不了多久,因为那道结界的解除法,当年我的手下大半都知道,现如今他们有许多已为久尊和上灵卖命,你认为他们会保守那个秘密吗?”

    “你到底想说什么?”

    “说到底,还是要封住那扇门才能解决根本问题。”梵罹道,“过去百年,是因为通界门上的大咒才让虚空族类不敢贸然进入现世,那大咒是由清狐族五位上君用自己的命共同施的术,本来这道大咒可永远存在,但因为施展大咒时,缺了墨霜,才让这大咒的威力在四百年来日趋脆弱,最后你师父不得已用琉璃障暂时封住,所以只要能为那扇门施展一次完整的大咒,那问题就可以解决了。”

    周逍冷声道,“原来通界门上的大咒不完整,是因为你。”

    梵罹“嗯?”了一声。

    “难道不是因为你当年抓了墨霜,抽了他的灵骨,才导致原本要六位清狐上君才能完成的大咒,最后只有五人参与。”

    梵罹沉默了一会儿才冷声道,“清狐族为通界门上大咒的时候,墨霜已经去世很多年了,我那时候也挂了。”

    “.....”

    “不过那大咒本身就要用命来完成,那时候就算我和墨霜活着,我也不可能让他参与施术。”梵罹顿了顿,又继续道,“关于通界门的很多秘密,我也是后来从墨霜口中得知的,那道大咒的施术方法,本来整个虚空也就只有清狐族的上君知道,然后....墨霜也告诉了我....”

    “不是你用致幻术问出来的?”周逍忽然打断梵罹。

    “是,是致幻术。”梵罹阴侧侧的笑了两声,“后来我用致幻术,从他嘴里问出了关于清狐一族的全部秘密,包括他当时还有一个儿子,嗯,也就是你现在的师父,所以你应该清楚,我说我知道如何为通界门施加大咒是认真的。”

    “六位清狐上君牺牲自己的命才能完整施展的秘术,就算你告诉我,你觉得又有什么人能做到。”

    “你啊。”梵罹阴笑,“你师父都做不了,但你可以凭借一人的力量,完成那道大咒。”

    周逍愣住了,“你....你说什么?”

    “你用了我的灵骨。”梵罹道,“只要将灵骨的力量全部发挥出,你就可以独身一人完成那道大咒。”

    周逍拳心紧握,几秒后沉声问道,“我也会死,是吗?”

    “不一定。”梵罹道,“我会拼接全力的保护你。”

    “告诉我,如何施展那道大咒。”

    “那你先替我去做一件事。”梵罹道。

    -------------

    洛文澪直到凌晨才回来,他用致幻术套取了不少猎灵与上灵的情报,但也许是因为对方级别太低,所以并没有问出太多有价值的情报。

    洛文澪回来之后,周逍有了把自己和梵罹之间的对话内容告诉洛文澪的冲动,但又担心自己和洛文澪之间的对话被梵罹听去,便暂时忍住了。

    午饭之后,在几名猎灵的引路下,洛文澪和周逍,以及莱诨的手下们来到了开会的地方。

    那是一间在高塔顶端的阁楼,远看去像一个高空凉亭,与地面近百米的距离,高塔四周围了几圈石楼,外层更是布了数道结界,内部的守卫严正以待,都是猎灵族的精英队伍。

    阁楼上共六人,三族的商讨代表,以及每位代表各自的贴身下属。

    商讨的主要内容就是对现世的进攻....残尸兽被封印,需要三族各自调人,再组建一支进攻现世的队伍,而对于前不久从现世进入虚空的那支小队.....

    “洛文澪是那支小队的领头人,他是猎灵族类,更是你洛上河的儿子。”北牧禾道,“你们就没有一点办法对付他?那个周逍也是听洛文澪的,拿下洛文澪,周逍也就好解决多了。”

    “族内正在紧急商讨。”洛上河道。

    “不先解决那帮人,莱诨兄不放心啊。”北牧禾轻笑看着周逍,“话说久尊族如今行事如此谨慎,是因战力大不如从前的原因吗?”

    “我只是不想以族人性命为代价去完成野心。”周逍淡淡道,“说到底,还是要先解决顾虑,然后再对现世大举进攻。”

    “虚空那么大,想解决些人估计要些时间。”洛上河道,“咱们也不能把全部的注意力都只放在那几人身上,若那些人真有当年梵罹的实力,那是否进攻现世,与他们交锋都是不可避免的。”

    “据我们的观察,只要我们放弃进攻现世,他们就不会与我们为敌。”

    北牧禾摸着下巴,若有所思的看着对面的“莱诨”,似乎在思考着什么,眉心紧蹙。

    “他们目的是守护现世,也没有为了保护现世而在虚空大开杀戒。”北牧禾盯着周逍,缓缓道,“说明他们本性慈悲,那我们就利用这一点.....在破坏琉璃门后,三族各分派几万奴隶过去,并向虚空那些受灾受难的小族宣扬通界门另一边的和平美好,让他们把现世当作避难处,然后再屠杀那些小族群,让他们直接逃往现世,而且现在通界门上的大咒没了,那扇门对虚空的震慑力也消失了,自由进出的一扇门,谁不想过去瞧瞧。”

    周逍额间冒着冷汗,但还是不急不缓道,“现世会允许这批族类过去?”

    “为什么不允许?”北牧禾笑道,“又不是为入侵现世,只是想过去看看风景,或是向现世寻求避难所,这种情况下,现世不是该敞怀相迎吗?而且在数量庞大,实力悬殊的情况下,现世想再建立秩序管理也几乎不可能,这时候就看洛文澪那群人要怎么做了,是奋力为现世维持秩序,还是杀光所有进入现世的虚空者,呵呵,好像他无论怎么做,我们都不会有损失。”

    “这主意不错。”

    “对了。”北牧禾继续道,“我的残尸兽不能就这么被封了,必须抓到洛文澪让他解封,有了那批残尸兽,所有行动才会更加顺利,洛上河,你们到底有没有把握抓住他。”

    洛上河喝了口茶,缓缓道,“洛文澪有一未婚妻果央,虽然他们数百年未见,但也算是青梅竹马,我准备用她把他引出来。”

    站在周逍身后的洛文澪听后一愣,他的确知道“洛文澪”有一未婚妻,但自从他四百年前占据了这具身体之后,就没有和那未婚妻见过面,当年他以失忆蒙混过了关,所以洛上河应该清楚现在的“洛文澪”对果央没有任何感情,拿那女人来威胁,根本行不通....

    “不过自洛文澪四百多年前失忆后,他就没有再跟果央见过面,也不知道他现在是否还爱着果央,所以这方法能否行的通还说不定。”洛上河犹豫着道。

    “话说回来。”周逍忽然开口道,“我们安插在现世的势力,能否帮上忙。”

    这问题是事前洛文澪叮嘱周逍问的.....因为铲除现世高权中的虚空祸害,也是极其重要的一件事。

    “这件事.....”

    “等等。”

    洛上河刚要开口,被北牧禾打断,北牧禾微眯着双眼盯着周逍,别有深意的问道,“莱兄,两个月前我托人给你送的礼物,你收到了吗?”

    周逍知道这是试探,他早就感觉北牧禾一直盯着自己好似在观察什么,这会儿看来是直接怀疑起来了。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