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孽徒子 > 第七十六章 即将!
    周逍与洛文澪来到十五所说的三楼包间,进门后便见北牧禾坐在靠窗的茶桌边。

    周逍走向北牧禾,北牧禾起身迎候,两句客套话说着,便准备要伸手与周逍相握,岂料周逍直接绕过他坐在了桌边的椅子上。

    莱诨为人傲慢,他一直都瞧不起靠炼药闻名的上灵族类,而据洛文澪从莱诨几个手下口中获知,因为两族之间的合作,莱诨与北牧禾私下一直用通笺蝶密切联系,但从莱诨日常的吐槽中便可知,他对北牧禾这样靠钱站在上灵族权利顶端的商人并不待见。

    这是洛文澪教周逍的,在北牧禾跟前要稍显傲慢。

    北牧禾脸色一沉,但瞬间又恢复如常,他转身继续面带笑容,在周逍的对面坐了下来。

    周逍和洛文澪的装束都只露出两只眼睛,北牧禾轻易无法从他们脸上看破太多的情绪,显然也没有怀疑什么。

    坐下后,北牧禾看了眼周逍身后站着的洛文澪,轻笑着道,“莱诨,两族之间的机密要事,需要私聊。”

    “他跟了我多年,是我心腹,信得过。”周逍沉声道,“有什么事就说吧。”

    北牧禾靠着椅背,先为这间包间上了道结界,然后才缓缓道,“刑湖一战,上灵族损失惨重啊,这事儿你应该清楚吧。”

    “嗯。”周逍双手环胸,“这事早在虚空传开了,听说上灵族损了一批顶尖战力,这批战力还是上灵族一直已以为傲,震慑外族的主要力量。”

    “只损了一半。”北牧禾补充道,“虽说惨重,但还没有到可以让外族质疑上灵现在战力的地步。”

    周逍轻笑一声,“只是顺着北兄的话说一嘴,自然没有怀疑上灵族如今战力的意思。”

    “我就是想问问莱诨兄,对那个已经被虚空传的神乎其神的周逍怎么看,据目前已知的情报,他是洛文澪的养子,还是魔魈族类,一身魔魈族的秘术.....刑湖一战,我只有一名手下香云逃脱,香云是当年梵罹的人,对梵罹极其熟悉,且近段时间和周逍两次交手,据她的描述,这个周逍术法进步神速,两次交战不过只隔几日,他的上升速度是常人的数百倍,刑湖大战那日,他的实力几乎已快达到当年梵罹的级别....”

    周逍没想到自己在虚空已经有了如此夸张的传闻了,刑湖一战,他的确有和那个香云交手,但后来自己身体被梵罹夺了控制权后他便什么都不知道了,他当时还以为梵罹把所有人都杀了,没想到还漏掉了一个香云。

    “是吗?”周逍淡淡道,“他若真有了和梵罹比肩的实力,那虚空岂不危险了。”

    “他是洛文澪的养子,听从洛文澪的命令,而洛文澪目前与现世统一战线,这周逍的目标必然也是保护通界门的另一边,似乎也不是要与虚空为敌。”

    “虚空意图霸占现世,可不就是与那周逍为敌。”

    “霸占?”北牧禾微眯着双眼看着面前坐着的人,别有深意道,“怎么听莱诨兄的话,像是站在现世的立场在表达对虚空的不满。”

    周逍搭在腿上的手不由一紧,意识到自己说错话了,几秒后又云淡风轻道,“如果进攻现世,要我大半族人做那周逍的刀下魂,我不会答应。”

    “这次从现世到虚空的那一队人,我研究过了,最难对付的就是洛文澪和那周逍,其他人倒还还说,一个命令就能束缚他们的行动,但洛文澪和周逍在现世属于独立团体的,不受那边上头的管制。”

    站在周逍身后的洛文澪,听完北牧禾的话之后只觉头皮发麻...北牧禾的这番话足以证明现世高权中已被虚空势力渗透,怕是权利还不小。

    洛文澪之前已有怀疑,他们一进虚空就遭埋伏,只有可能是他们自己人泄的秘,而他们的计划,知道的人也就那几个....

    “那你有什么计划吗?”周逍问北牧禾。

    “我想先听听你的想法。”

    “我感觉洛文澪和周逍本身对虚空并无敌意,他们与我们站在对立面,仅仅是因为我们准备进攻现世,若我们放弃对现世的进攻,那洛文澪和周逍自然就不会与我们为敌。”

    北牧禾抽了根烟点上,眯笑着看着周逍,“莱诨兄的心思我是越来越猜不透了,当初决定联合占领现世,久尊一族可是举双手赞成的,怎么这会儿退缩了。”

    “过去是过去,现在是现在,这也不是我的决定,而是我族长老们共同商议决定的。”周逍缓缓道,“本来这话是想留着明天三族联会的现场,当着大家的面说的,但这会儿告诉你也无妨,上灵高层一致决定,在彻底查清楚那个周逍之前,久尊不会轻易对现世下手。”

    周逍倒也不是借着莱诨的身份忽悠北牧禾,他说的大部分也是实话,洛文澪用致幻术从莱诨口中获知,久尊族长老们连开几场会议后决定,如果周逍真和当年的梵罹一样厉害,那他们便会立刻退出联合进攻现世的计划,避免为族类带来灾祸....

    当然,久尊高层的意思也很隐晦,并没有完全放弃对现世的进攻,只是说在彻底了解周逍这个人之前,不轻举妄动。

    但周逍在这层意思上稍稍添了点东西。

    “说到底,久尊还是怕了。”

    “若那个周逍真和当年的梵罹一样厉害,你不怕吗?四百多年前梵罹在虚空制造的炼狱,你都忘了?在一人灭一族的恐怖实力前,没人还会蠢到正面对抗吧.....行了,说说上灵的计划吧,残尸兽被封了,又折了那么一批精英,你们又准备怎么做?”

    “对现实的攻占是必须的。”北牧禾道,“虚空关于周逍的传闻,在我看来是半真半假。”

    “万一是真的呢?”

    “万一他真有和梵罹相同的实力,也达不到梵罹的境界,信念不同,杀伤力自然也会不同,梵罹当年主攻,周逍如今主守,就凭这一点,我们就可以占主动。”北牧禾道,“等到大批虚空者进入现世,挟持了千万亿人类的性命,我敢笃定,洛文澪和周逍必会妥协。”

    “嗯,似乎有点道理。”

    “其实今晚私下与莱诨兄见面,还想就对付猎灵族一事再做进一步的探讨。”

    周逍心里一怔,上灵和久尊要联合对付猎灵族?这是怎么回事?

    这些他根本不清楚。

    洛文澪心里也不由的一紧,他当时并没有从莱诨口中询问关于上灵和久尊要联合对付猎灵族的事情。

    若不是为了明日顺利参会,洛文澪此时只恨不得对北牧禾用术。

    北牧禾端起桌上的茶,一边喝着一边问道,“既然久尊族对进攻现世一时有顾虑,那咱们就聊聊对付猎灵族这件事。”

    周逍强作镇定的“嗯”了一声。

    北牧禾继续道,“猎灵族的高层几乎都在我族的控制中,而现任战氏首领洛上河身上有我的死咒,也为我所用,所以灭了这一族也是轻而易举的事,之前是商议占领了现世之后再对猎灵族下手,然后利益我们两族平摊,现在久尊对进攻现世犹豫不定,那对付猎灵族的计划是不是也要暂时搁置?”

    周逍想了想,模棱两可的回了句,“还是等明日会议结束后再私下做商讨吧。”

    “那我几日前在信中给莱诨兄的提议,莱诨考虑的怎么样了?”

    周逍咽了口吐沫,也不知道北牧禾指的是什么,便缓缓道,“我觉得....还需要再慎重考虑一下。”

    北牧禾盯着周逍,再次问道,“还有件事我忘了说,经过我手下几年的研究,已经找到提前破坏通界门上的琉璃罩的方法了。”

    “什么?琉璃门的效期不是总共十年吗?”周逍意识到自己情绪过于激烈,转而轻咳两声又淡淡道,“我记得那道琉璃门还剩下三四年的效期。”

    “话是这样说,但术法有攻必有克。”北牧禾道,“我秘密组织一批人连续几年的研究那道门,为的就是打他们个出其不意。”

    周逍和洛文澪此刻的心境都是一样,震惊,慌措。

    在计划没有成功之前,通界门现在要是被打开,大批虚空者进入现世进行屠戮,那就糟了。

    “真是厉害了洛兄。”周逍轻笑道,“那意思是不是说,现在就可以打破通界门上的那道琉璃门,让我们族类直接进入现世了?”

    “得准备个十天半月。”北牧禾道,“我想到时候就算是洛文澪他们,也措手不及吧。”

    北牧禾和莱诨没见过几面,大多数时候都是用通笺蝶联系,所以他对莱诨的性情并不算特别了解,所以对话中他总觉得眼前这个莱诨十分古怪,但又说不出怪在什么地方。

    后来没聊多少,周逍便找理由结束了这场谈话,与北牧禾道了别之后回自己房里去了。

    北牧禾回房后越想越觉得有地方不对劲,便派一手下出去为他做点调查。

    回到房内的周逍,则一脸不安的看着同样脸色凝重的洛文澪,“师父,怎么办?北牧禾说的要是真的,那我可就剩下不到半月时间了。”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