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孽徒子 > 第七十五章 凶险!
    周逍迅速扒莱诨的衣服换上,洛文澪在一旁教他接下来该如何做如何说。

    周逍换好衣服,洛文澪站在他身前为他整理脸上的头巾,靠的太近,周逍又下意识的避开视线,尽量不去注意洛文澪的脸,而后似乎又觉得过于安静的氛围显的尴尬,便开口道,“师父的致幻术真厉害啊。”

    洛文澪淡淡的嗯了一声。

    周逍沉默了一会儿又道,“师父教我吧,我要是学会了,这种场面我也就能一个人解决,也用不着师父你出手了。”

    “这个你不用学。”洛文澪看都没看周逍,便道,“也学不来的。”

    “师父是不相信我的实力吗?我吃得了任何苦,也有修炼任何术法的耐力。”

    洛文澪微微皱眉,他掸去周逍衣服上的尘土,拍了拍周逍的肩膀,然后看着周逍的眼睛说道,“我教你什么你就学什么,有些东西我不想教你,自有我的道理,懂?”

    被洛文澪盯到心虚,周逍用力的点了点头,“懂。”

    队伍重新起行,中了洛文澪致幻术的这群久尊小队,还不知道自己护送的来诨已经被换成了其他人。

    洛文澪换上的是来诨贴身护卫的衣物,骑着一头不到两米高的骑兽与周逍并行着。

    “知道他为什么不想教你致幻术吗?”梵罹的声音再起,夹杂着冷讽的笑意。

    周逍看了眼一旁目视前方,目光清冷的洛文澪,默默收回了视线,他想让梵罹闭嘴,但是又害怕被洛文澪有所察觉,只好任由梵罹继续说着。

    “现在整个虚空就只有你师父一人会致幻术,而致幻术在虚空几乎是无敌的,无论对手有多强,只要中了这招便会瞬间歇菜。”梵罹道,“他要是不留点底牌,日后你要是超越了他再背叛他,他拿什么制服你。”

    周逍冷笑一声,也没回应梵罹,但梵罹感觉到周逍是觉得他说的可笑,于是又道,“我知道你在想什么,你肯定是觉得自己未来不会背叛你师父,所以我说的根本不成立,可是你要知道,你对你师父有没有二心,和你师父对你一直心存戒备,这二者并不矛盾。”

    周逍懒得理会梵罹,梵罹越是这样说,他越会觉得梵罹在离间他和洛文澪。

    “不过你放心,你师父不教你,我教你。”梵罹轻笑道,“你师父他学了上百年才学会致幻术,可你不同,你用了我的灵骨,我当年的一身绝学,你只要稍加熟悉都可以轻易的学会,看你这几年进步如此神速就知道了。”

    梵罹这话倒让周逍很高兴,周逍低低的“嗯”了一声.....对周逍来说,只要梵罹能有让他变强的利用价值,他是可以暂时对梵罹稍加忍耐和妥协的,等梵罹无法再给他提供术法修炼上的帮助时,他便会想办法把梵罹从自己的意识里除去。

    队伍沿途休息了几次,每次休息洛文澪便从护卫口中获取有用的情报,然后在行途中在一一转告周逍。

    很快,队伍进入了猎灵族的地域,经过了几道关卡的检查后,大摇大摆的进入了猎灵族的主城。

    主城内住的大多是猎灵族的商氏,贵族及族内高权者居多,行路上有不少伪装普通百姓的战氏术法者巡行,洛文澪能感应到四周散布着强大的灵力。

    洛文澪的肉身身份便是猎灵族类,所以他对猎灵族要更加了解些,若不是他现在成为猎灵族的通缉犯,这些人见了他都还得尊称他一声洛少爷。

    猎灵族派出专人接应“莱诨”小队,周逍和洛文澪最后被安置在了主城最豪华的一家住店,住店宏伟的外观丝毫不亚于现世的五星级酒店。

    此店这两日已被猎灵族高权者花钱包下,专门用来接待外族高权,所以此夜住在这里的,除了周逍洛文澪等一群久尊,还有上灵族一干人等。

    在店内住下后,洛文澪才知道上灵族派出参加此次会议的战氏首领,是北牧禾。

    可北牧禾明明是上灵族的商氏贵族.....不过这似乎足以说明北牧禾现如今在上灵族的地位有多高。

    “师父,万一明天打起来....”

    “不是万一,撑不了多久就会露馅,所以打是必然的。”洛文澪道。

    周逍脸色凝重,“师父有几成把握。”

    洛文澪看着周逍,“怎么?是怕不能全身而退吗?”

    “绝对没有。”周逍迅速道,“能和师父并肩作战,我只是....只是太兴奋了,要说害怕,也只是害怕师父会受伤。”

    “舔狗。”

    梵罹忽然冷讽了一声,周逍差点没绷住自己坚沉的神情。

    洛文澪淡笑了一声,“放心,我不做没把握的事情,到时候你首要做的是保护好自己。”

    “嗯。”

    洛文澪和周逍住在了一间房内,这也是正常安排,贴身守卫和自己的主人住在一起,以便保护熟睡中的主人,以及接受主人的任何差遣。

    一般情况下,主人卧床而睡,而守卫则倚靠着门休息。

    周逍给洛文澪倒茶,洛文澪喝茶时,周逍又走到床边开始为洛文澪铺床。

    看着素净的床面,周逍的脑海中突然自动浮现出洛文澪躺在上面熟睡的画面,就如那夜他躺在自己怀中睡去一样恬静美好。

    “行了。”洛文澪忽然周逍身后拍周逍的背,淡淡道,“不用铺成这样。”

    正在不受控的进行某种邪淫的想象的周逍被吓的身体一激灵,猛然站直身体,转头一脸惊慌的看着洛文澪。

    洛文澪被周逍过激的反应弄的一愣,随之蹙眉道,“怎么了?”洛文澪抬手抹了下周逍额间的冷汗,不解道,“这就吓到你了?”

    周逍吞动喉结,随之嘴角扯动几下笑着道,“我...我正想一些事呢,游神了。”

    洛文澪盯着周逍的脸看了许久,又道,“我怎么感觉你这几日怪怪的。”

    周逍此刻的心脏跟打鼓似的,但依旧努力表现的自然,笑道,“怪?有吗?”

    “好像....”洛文澪看着周逍,皱眉沉思了许久才道,“好像在刻意躲避我。”

    周逍做出一副茫然的神情,“躲避?师父想多了吧,我干嘛要躲避师父你啊,你可是我爸。”

    洛文澪捏了捏眉心,淡淡道,“嗯,我也是那么随口一说,对了,袅心玉要一直带身上,接下来不能出任何差错。”

    “嗯,放心吧师父,一直带着呢。”

    周逍并未把袅心玉融在身体,而是裹着两层兽皮揣在怀里,那是梵罹教他的,野兽的皮可以阻止袅心玉的寒意入侵身体,不会对梵罹的意识产生压制作用。

    这时,房间门突然被人敲响,外面传来一名男子的声音,“莱诨首领,我家主人想与您见一面。”

    洛文澪让周逍不动,然后整理好自己的衣服及面巾去开门。

    开门后,洛文澪看到门口的男子微微一愣。

    这是北牧禾的玩宠,清狐十五。

    十五弯着腰拱手,卑微的到极致的模样,再次小心翼翼道,“我家主人想与莱诨商讨要事,已在三楼***订好包厢。”

    十五口中的主人,自然就是北牧禾了,只是洛文澪不明白,北牧禾私下约见“莱诨”的目的是什么。

    “知道了。”洛文澪压着声音道,“我家主人正在用晚餐,一个时辰后会过去。”

    “多谢。”

    十五准备后退着离开时,忽然像是感应到了什么,小心翼翼的抬头去看洛文澪,而此时洛文澪已经退回房间把门关上。

    十五皱着眉,对那点微弱的感应有些疑惑,最后挠着头转身离开了。

    回到房中,十五将“莱诨”手下的话原话转达给了北牧禾,北牧禾已穿好衣服准备去包厢,结果听十五这么一说,顿时有些恼怒。

    “让我等一个时辰?”北牧禾阴声道,“身架真大。”

    这时,一双手绕过北牧禾的腋下抱住了北牧禾,比女人还要纤白修长的双手就轻轻摁在北牧禾的胸口....一个赤身,面容俊美的男子抱着北牧禾,下颔轻轻靠在北牧禾的后肩。

    北牧禾并没有推开他,而是任由他这样抱着。

    “早知道就再来一个回合了。”北牧禾身后的男子嗔声埋怨道,“都没尽兴呢。”

    北牧禾拍了拍胸口的手,轻声道“我去楼下透透风。”

    “好吧。”男子失落的松开北牧禾,又道,“那把小十五留给我玩玩总没问题吧。”

    “嗯,别玩死了就行。”北牧禾淡淡道,然后看到面前卑躬屈膝的十五,“十五,留下陪言岸。”

    十五看了眼北牧禾身后笑容邪魅的言岸,脸色苍白的低声道,“好。”

    言岸松开北牧禾后,笑眯眯的走到十五身前,十五缩着肩,头都不敢抬。

    -----------------

    此刻,周逍的房间内,洛文澪正在教周逍接下来如何见机行事,总结来说,就是少说多听。

    一个时辰后,乔装好的周逍走出了房间,洛文澪跟在他的身后。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