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孽徒子 > 第七十二章 舔狗!
    周逍站在门口,看到不远处的洛文澪正与莫长老在交谈着什么,此时的洛文澪,还是寻常那副模样,衣衫整净,不苟言笑。

    见过了洛文澪的真身,再见此刻的洛文澪,周逍只觉得有些恍惚,恍惚到这几日的经历就像是一场梦,梦里那摄人心魄的俊美身影只是他的幻想。

    周逍整了整身上的衣服,低头查看身上有无异常....周逍感觉此刻的自己看上去一定有些神经质。

    再次深吸了一口气,周逍这才笑着走向洛文澪。

    “师父,你回来啦?”周逍道。

    洛文澪转身看着周逍,周逍心脏骤然一紧,但脸上的笑容依旧极力维持着自然。

    “嗯。”洛文澪淡淡道,“你七叔说你这几天一直在外采药?”

    周逍冷汗从鬓角滑落,他牵动嘴角笑着道,“我....”

    “这几天不要出去了。”洛文澪打断周逍,紧接着道,“你算是在虚空出名了,外面到处都在抓你,轻易不要到外面露脸。”

    周逍迅速点头,“好,我听师父的。”

    洛文澪“嗯”了一声,然后面无表情的从周逍身旁擦肩而过,一边与白七说着话,一边朝屋内走去。

    周逍心口的一块巨石缓缓落地,同时他也为洛文澪能够表现的如此自然寻常感到不可思议,就仿佛什么都没有发生一样。

    周逍感觉那几日洛文澪根本就是不清醒的,也根本不知道在他身上发生了什么,或者有点意识在一觉睡醒后也只会以为做了一场梦。

    屋内,白七问洛文澪这几日是如何扛过去的,洛文澪表示他也不是特别清楚,从他在极寒洞躺下之后,记忆里的一切就变的极为模糊,就像做了一个混乱无比的梦。

    当然,洛文澪也并没有向白七详说他的那个梦,一是没必要,毕竟只是个梦,二是以他的个性,实在难以启齿。

    “照时间推算,下次应该是在半年之后。”白七一本正经道,“你可得把时间记得,提前提醒我给你配制抑制剂。”

    “我知道。”

    这时周逍走进来了,他手端着一只陶瓷小盘子,盘子里是他刚洗净切好的麻桃,为撑份量,还特意洗了十几颗其他小果子放在里面。

    周逍进门后,洛文澪便立刻停止和白七交谈关于清狐的事。

    周逍把果盘放在桌上,指尖抵着盘子的边缘,往洛文澪面前轻轻推了推,轻声道,“师父,吃点水果。”

    白七在一旁哼哼,“我怎么就没这待遇。”

    周逍道,“七叔你都吃了三麻桃了。”

    “行了放这吧。”洛文澪淡漠道,“这种女孩子家家的心思以后少做,有时间把做这精细活儿的精力放在修练术法上。”

    周逍被泼了一盆凉水,悻悻的收回了推在盘子上的手,低声道,“对不起师父。”

    周逍转身想离开,洛文澪又叫住了他,淡淡道,“这水果拿回去自己吃吧,我没胃口。”

    周逍感觉心口像堵了什么似的,“嗯”了一声端起桌上的果盘要离开,这时洛文澪再次开口道,“以后我和你七叔单独聊天时,没有我的允许不准擅自进来。”

    周逍张了张嘴,干涩的道了一声,“知道了师父。”

    周逍离开后,白七对洛文澪道,“干嘛对小周这样,他这也是好心。”

    “我养他不是要他做这些事,与其在这讨好我,不如去花时间提升自己。”洛文澪神情冷峻道,“居然还出去采灵草,一采就是几天,我看他是真觉得自己在虚空无敌了。”

    “小周这孩子挺听你话的,好好跟他说他会听的。”

    周逍离开房间后,对那一盘果子也没有任何胃口.....其实他知道以洛文澪的脾性,不会喜欢他这种讨好方式,可他就是忍不住...

    其实....其实这也算是周逍的一种补偿行为,即便现在除了他自己,没人知道那几日他是怎么趁机猥亵洛文澪的,可是他还是忍不住会觉得自己很对不起洛文澪,对不起他这些年的栽培和养育,所以想通过竭尽可能的对洛文澪示好,来减轻内心的罪恶感。

    周逍把那盘果子递给了莫长老的女儿小牙,然后独身一人走向密林,准备找个清静的地方开始修炼术法。

    周逍的脑内,梵罹的声音再次响起。

    “你师父对你根本没有任何感情,无论是师父之情还是父子之情....”梵罹阴笑道,“他继承了清狐族的种族信仰,存在的唯一价值就是守护现世,你只是他对抗虚空的工具...”

    正好周逍这会儿心情不好,便冷笑驳击道,“你说你这么卖力的挑拨我和我师父的关系,为的是什么?就算我最后和师父决裂了,你又能得到什么好处,你觉得我会把自己身体的主控权交给你? ”

    “既然你知道这些,那应该更清楚我没有理由骗你。”梵罹道,“我说的都是实话。”

    “你很恨我师父,所以想利用我对付我师父好给你报仇。”周逍沉声道,“别以为我猜不透你的心思。”

    “好吧,有些事需要自然发展到某一步你才能信服。”梵罹不耐烦道,“我也懒得在你面前把同一句话重复十遍。”

    周逍到了老林深处停下,准备开始修炼术法,这时梵罹再次道,“你用了我的灵骨,很多术法一般人可能要学个几十年甚至上百年才能学会,而你只需要熟悉施展法,稍加训练便可运用,小子,你走了大运了....”

    周逍轻笑道,“反正你肉身没了,也没法再现人世,不如把你的一身术法都教给我,我替你把它流传下去...”

    “可以。”

    周逍一愣,他没想到自己随口一说梵罹居然会答应,于是试探性的问道,“你是认真的?”

    “当然,你本就是我创造出的另一个我,教你如同升华我自己。”梵罹道。

    “你没什么条件吗?”

    “就我现在这样,说的条件你会答应?”

    “你要是肯教我术法,只要提的要求在我看来合理可接受,我可以答应。”周逍道,“我现在需要变的更强。”

    “别把袅心玉带在身上就行。”梵罹道,“那玩意儿会抑制我的出现,影响我看风景。”

    周逍想了想,沉声问道,“你会突然间再次剥夺我身体的主控权?”

    “要是那么容易,我还会跟你有那么多废话?早就把你踢出去了。”梵罹道,“至今为止我只出现过两次,都是在你意识动荡或薄弱的时候,而且都是救了你的命,按道理来说,我还是你的救命恩人,你目前可连句谢谢都没对我说。”

    周逍思考片刻,“我只要你教我修炼,除此之外,不需要你给我出那些乱七八糟的主意。”

    梵罹笑了笑,“好,只要你能把我灵骨的术法灵力全部发挥出来,我相信你在虚空将无人可敌,包括你那在你眼中至高无上的师父,也会是你的手下败将。”

    “我不会与师父对战,哪来的什么手下败将。”

    “你不想成为称霸虚空的王吗?”梵罹意味深长道,“就像我当年那样,所到之处,无人不对我俯首称臣,我想要的,想毁灭的,一切对我来说都轻而易举。”

    周逍刚要讽笑梵罹,梵罹紧接着又道,“成为虚空的尊王,就意味着你可以娶你师父为妻,可以没日没夜的*他。”

    “闭嘴!”周逍脱口道。

    “好,就当我最后两句没说。”梵罹轻笑道,“等你哪天不怂了,可以离开你师父独立思考了,你才会发现我说的有道理。”

    周逍在林内修炼术法到了天黑,过程中他想让梵罹把他之前说的剩下了一半的故事继续说给他听,但梵罹表示日后有机会再讲。

    周逍回到族内,麻利的吃了几口剩饭后,见小牙提着茶壶朝洛文澪的屋子走去,周逍忙上前叫住她。

    “这茶是递给我师父的吗?”周逍问道。

    小牙点点头,“这是用六种晒干的灵草叶煮的茶,老古族特有的茶方,可香了,爸爸让我提一壶给文澪叔叔尝尝。”

    “给我吧。”周逍道,“我正好去我师父房间,我替我师父向你们道谢。”

    小牙将手中的茶壶递给周逍,笑着道,“不客气的哥哥。”

    周逍接过茶壶,转身朝洛文澪屋内走去,到了门口先敲了敲门,得到里面应允后才轻轻推开房门。

    屋内,化成猫形的白七正揣着两只爪子蹲在洛文澪交叠的腿上眯着眼,而洛文澪倚在茶桌旁的木椅上,正聚精会神的翻阅着一本泛黄的书籍,周逍进门后他只淡淡的抬眸看了一眼,然后继续低头翻着书。

    “这是莫长老特意让人泡的茶,说是老古族特有的茶方。”周逍说着,拿起桌上的一只茶杯给洛文澪倒茶,轻声道,“师父尝尝。”

    洛文澪刚要开口,周逍似乎想到了什么,抢先一步又开口道,“我刚修炼回来,没...没有浪费时间。”

    洛文澪看着周逍生怕被自己责备的样子,忍不住笑了一声,难得的轻声道,“嗯,那就好。”

    周逍见洛文澪脸色温和,心也跟着缓和起来,他端起茶杯小心翼翼的递给洛文澪,洛文澪接下后,周逍还轻声提醒了一句,“师父小心烫。”

    洛文澪喝了茶,满意的点了两下头,“味道的确不错,行了,你也回去休息吧。”

    周逍点点头,道了声师父晚安,然后转身离开房间。

    刚出了门,周逍听到梵罹的阴笑声,不悦道,“你笑什么?”

    “你知道你刚才的样子像什么吗?”梵罹道。

    明知梵罹说不出什么好话,周逍还是忍不住问道,“什么?”

    “像一只舔狗。”

    “.....”

    “你知道舔狗的下场吗?”梵罹笑道,“舔到最后,一无所有啊。”

    周逍怒火中烧,“关你屁事,我他妈乐意。”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