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孽徒子 > 第六十七章 洞内的喘息!
    月亮隐进了云中,夜下幽暗了许多,周逍也终于走出了那片山林,到了一片悬崖边。

    “后来呢?”周逍问梵罹。

    梵罹沉默了许久才沉声道,“他若肯服一丁点软,我不会那样对他...”

    “你对墨霜做了什么?”

    “这里的温度很低啊,味道都快闻不出来了。”梵罹忽然变了话题,“低温可以遏制清狐发情期的生理**,你仔细找找,看看这附近有没有更低温的地方,他肯定藏在那里。”

    周逍从骑兽背上下来,然后顺着山崖边走着,过了好一会儿梵罹都没有说话,周逍这才忍不住问他,“你究竟把墨霜怎么了?”

    梵罹的故事显然只才说了一半,毕竟这段故事里洛文澪都还没有出现,不过周逍也能感觉到,梵罹对洛文澪的执着,多半是来自墨霜。

    “先找心肝儿要紧的。”梵罹敷衍着,随之又自言自语似的道,“见了鬼了,居然跟你说这些。”

    虽然十分好奇,但周逍也没有再继续问下去,而对梵罹讲了一半的这个故事,他也是半信半疑的,毕竟只是梵罹单方面陈述。

    “这山崖下的温度应该最低。”梵罹道,“到底下看看。”

    山崖极高,若沿着下山路走要走好几个时辰,周逍直接将山铁砂在背上化成翅膀,然后飞向山崖下。

    虽然不是第一次看到周逍这种操作了,但梵罹还是感叹道,“果然,在某些方面你还是有一些资质的,心肝儿对你的各方*似乎都很不错。”

    周逍本来没打算搭理梵罹,但梵罹总是挂在嘴边的“心肝儿”让他感到很不舒服。

    “说了几遍了,以后不准叫我师父心肝儿。”

    “可是他名字就叫心肝儿。”梵罹不以为意道,“这是我亲自给他起的名字,难道不比梵夫人叫着好听。”

    “总之不准再叫,肉麻,恶心。”周逍道,“我师父堂堂七尺男,你这么叫就是侮辱他。”

    梵罹冷笑,“难道不是因为这个称呼撩的你异常心痒。”

    “你给我闭嘴。”周逍像被戳中了要害,迅速反击道,“我跟你不一样。”

    “不,我们一样。”梵罹阴笑着道,“只不过你的思维还受缚于你师父,只要你摆脱你师父的掌控,你就能.....”

    “你再挑拨我跟我师父之间的关系,我会时刻把袅心玉带在身上,让你再没有有机会说一句话。”

    梵罹冷笑一声,果真没有再说什么。

    到了山谷底下,双脚还未落地,周逍便被冻的直哆嗦。

    月光被高山阻隔,四周光线过于幽暗,周逍根本看不清周围的景物,他从腰间的小包里拿出那颗抹了白光粉的明珠作为照明,然后开始寻找。

    “这里好像有很多山洞。”周逍道,“山崖壁上也有....”

    “是极寒洞。”梵罹道,“我敢肯定,你师父他就在这其中一个极寒洞内。”

    山谷很大,加上是夜晚,所以寻找起来极其困难,可越是这样,周逍越担心洛文澪。

    “温度太低,我好像也快扛不住了。”梵罹突然道,“低温似乎也会遏制我的意识。”

    “那你就撤吧,反正我现在也能自己找到。”周逍不以为意道。

    梵罹沉默半响才声音复杂道,“我想看看他的真身,想知道他的模样究竟如何....”

    周逍笑了一声,毫不客气的戳穿梵罹,“我看你只是想知道,我师父现在和墨霜有几分相似而已。”

    “他是墨霜的儿子,自小眉眼就很像墨霜,我想现在一定更像,或者看着根本就是一个人。”

    周逍能感觉梵罹话里透着的喜悦和期待。

    周逍想了想,又突然问道,“话说你到底对墨霜做了什么?你怎么折磨他的?”

    梵罹没有回答,而是疲倦道,“温度太低,不行我撑不住了。”

    “梵罹,喂,梵罹......”

    无论周逍怎么叫唤,梵罹都没有再出来,周逍也不知道梵罹是真的被低温压制住了,还是在刻意回避这个问题。

    周逍也不再理会,而是专注了找起了洛文澪。

    天微微亮的时候,周逍发现了一头骑兽,那骑兽被冻的蜷缩成一团蹲在地上,如果不是身体在哆嗦着,看上去真像被冻死了。

    周逍认出了这头骑兽,他在老古族里面见过。

    显然,这只会是从老古族里面出来的人骑到这里的,而那人,就只有洛文澪。

    晨光铺撒在山谷内,周逍很顺利的摸了几个极寒洞,最后飞起来查看崖壁上的极寒洞时,才发现一个极寒洞的洞口冒着淡淡的蓝光,那是结界....

    周逍心里一喜,连忙飞到那洞口。

    洞口的那层蓝光淡的发白,颤颤巍巍的波纹看着摇摇欲碎,结界几乎脆弱到一个没有术法的普通人都可以强行撞进去,很显然是因为设置结界的人虚弱到了极致,才导致这结界也跟着变弱。

    周逍抬手,带着灵力的手掌轻轻一碰,那波纹般的蓝白结界消失了。

    结界一消失,从洞内传来,一阵带着灵草微香的气息便扑鼻而来,就像一瓶被打翻了的迷情药,那香甜的气息令人的神经都有一瞬间的恍惚。

    周逍感觉自己的神经末梢跳动了几下,他忍不住深吸了一口气,就像一瘾君子醉倒在高纯度的海洛.因之下一般。

    极寒洞内的低温最后让周逍才找回了神智,周逍抬手用力锤了锤脑袋,蹑手蹑脚的朝洞内走去。

    这零下几十度的环境内,没有任何生物生存,山谷下寂静无比,这山洞里更是没有一丁点声音,所以哪怕有一丝声响,周逍都能捕捉到。

    很快,周逍便听到从洞深处传来的喘息声,沉促无比,似乎从喉咙深处发出的破碎气流,仿佛充满了压抑的痛苦。

    周逍脚下停了下来,他努力平复自己的心境,并不断的告诉自己,他来这里,只是为了确定洛文澪是否是清狐,以及来保护洛文澪的。

    仅此而已....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