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孽徒子 > 第六十六章 越爱越恨!
    在梵罹和墨霜成亲后的一年里,清狐的日子并不好过.....

    梵罹虽然下令魔魈族不准对清狐出手,但关于清狐族的药用价值越传越夸张,使得清狐成了所有人心头的“唐僧肉”。所以有不少魔魈禁不住诱惑偷偷对清狐族下了手,因为梵罹的严令在前,也不敢有人明目张胆的抓清狐,都是隐藏行踪,偷偷的进入清狐地域抓人。

    梵罹其实知道,但他一直选择睁一只眼睛闭一只眼,魔魈族好战,开疆辟土从未停过,前线伤者自然也多,但有了清狐血,只剩一口气的残体都能很快恢复原样,这大大提升了魔魈的战斗力,当然最诱人的,莫过于那“长生不死”的传闻....

    梵罹手下的一些大将带头,悄悄混入清狐地域抓清狐,抓到以后当轮玩一遍,若轮死了再获取血与肉的价值。

    清狐族发现后有与梵罹交涉,然后梵罹不痛不痒的训斥了手下几句,也没给清狐族要求的,交出真凶的交代。

    清狐族不敢轻易与魔魈宣战,一是他们的确不是魔魈的对手,原本最强的上君墨霜已落入梵罹手中,现下五名上君就算联手对抗,也撑不了多久,重要的是,一旦与魔魈族开战,他们世代守护的那扇通界门,也会为整个虚空所知....

    清狐族全族的性命,也及不上那扇通界门的秘密...

    梵罹的不闻不问,令他的手下对清狐的**更加肆无忌惮,被玩死的清狐,血和肉被魔魈高价贩卖,其价格一度飙至黄金之上,即便这样也是供不应求,还有魔魈合伙用活清狐开小院,用与清狐性.交的方式对外赚钱,而各大竞拍场内,也开始出现清狐的影子.....

    墨霜并不知道这些,他一直以为梵罹信守承诺保护着他的族人,直到一日梵罹带着他参加一场匿名竞拍,本来梵罹是想为墨霜淘一件好东西讨好墨霜,然而没想到的是,竞拍的压轴商品,竟是一只清狐。

    而最慌的人,其实是梵罹。

    最后,梵罹为平息墨霜的怒恨,将这竞拍场夷为了平地,一招烬圈术,将场内除了他和墨霜以及那只清狐之外的所有的人,都烧成了灰烬。

    梵罹向墨霜道歉,向他发各种各样的毒誓表明这件事与他无关,他并不知情,并信誓旦旦的保证会彻查此事,且以后再不会让此类事件发生。

    然而墨霜却从这清狐口中得知,清狐一族目前所受的所有灾难。

    “你放心,我回去就宰了那帮人。”梵罹看着墨霜绝望惨淡的面色,慌怕到了极点,“我发誓,发毒誓,日后若再有清狐受.....”

    墨霜打断了梵罹,淡淡的表示,他想回清狐族看看。

    梵罹答应了,事前派人对清狐族进行了一番威胁,然后才带着墨霜来到清狐族。

    然而几位清狐上君并没有畏惧梵罹的威胁,他们将一切都告诉了墨霜。

    梵罹没有想到,这次的清狐族之行,墨霜让族人在他自己身上下了死咒,并反过来要挟他梵罹,逼梵罹去掉清狐结界中他下的那层为魔魈族提供的通行咒,禁止魔魈族再伤害清狐,否则他们便启动墨霜身上的死咒。

    梵罹知道,即便他答应了清狐族的要求,日后清狐族还会用墨霜的性命要挟他妥协其他事,而他更清楚,这一切就是墨霜自己的主意。

    这两年他对墨霜所做的一切,让墨霜笃定自己会为了救他去做一切,墨霜不是个目光短浅的冲动之人,他冷静,聪明,且精于算计,他洞透了自己对他的那份心,所以才把他自己变成清狐族遏制自己七寸的工具。

    梵罹恨墨霜这种对抗他的手段,其实只要墨霜在他耳边说两句软话,他便可为墨霜去做一切,然而墨霜居然拿自己的命来威胁他,这是他最恨的...

    可梵罹再怎么恨,也不敢去拿墨霜的命去赌,因为墨霜只有一个,没了就彻底没了,所以他只能克制住自己,强逼自己向清狐族妥协。

    梵罹撤掉了自己施加在清狐族那道结界里的魔魈通行咒,清狐族再次成了一个封闭的地域,这样便也没有人再能够进入这道结界,除非再次将这道结界破解,。

    结界的破解法梵罹还是知道的,这也是墨霜目前依旧老老实实在他身边的原因,而墨霜体内的那道死咒,成为了梵罹心里的一根刺,一种恐惧,这也让梵罹不敢再去碰那道结界。

    渐渐的,梵罹恨上了墨霜,越恨越爱,越爱越恨....

    每次与墨霜靠近,梵罹一想到墨霜体内有一道随时会要走他命的死咒时,梵罹的心情便会变的异常狂躁,而墨霜,也在用他的身体承受着梵罹对他的恨。

    **上梵罹开始变的异常的粗暴,有时还会突然露出魔魈族特有的獠牙,咬破墨霜的身体吸血,或是在他面前说话句句夹枪带刺,掀桌踹床的发泄怒恨。

    而墨霜对梵罹一系列抓狂的举动,所表现出的漠不关心,也更扭曲了梵罹的心理,将他朝失控的路上越推越远....

    梵罹很后悔爱上墨霜,曾经庆幸的一切成了他现在最懊悔的事,因为墨霜把他变的不再像自己,让他再找不回认识墨霜之前的那份潇洒肆意。

    “你知道我有多爱你吗?”梵罹看着身下面色清冷的墨霜,冷笑着道,“你肯定知道,就是因为知道,你才敢这样对我.....墨霜,如果哪一天我不爱你了,我一定让你生不如死,让你.....”

    “现在不是吗?”墨霜面无表情的看着梵罹,冰冷缓慢的说道,“从落你手里开始,哪一刻不是....”

    梵罹轻笑,肆笑,最后温柔的说,“我差点忘了,你现在不敢死,你的族人也不敢轻易启动你的死咒,那我怕什么呢?”

    梵罹拍着墨霜脸,邪声道,“这几年我一直把你捧着,一只蚂蚁咬你我他妈都要心疼半天,皮肉之苦你从未受过,你居然有脸说你活的生不如死,好,好啊,我下面就让你看看,真正的生不如死究竟是什么样的....”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