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孽徒子 > 第六十五章 自我感动!
    梵罹和墨霜交过手,深知墨霜的术法实力,就算他现在实力足可以压制墨霜,只要他稍有不慎,也容易让墨霜趁机逃走。

    为除后顾之忧,一番致幻催眠审问后,梵罹直接抽掉了墨霜的灵骨。

    醒来后的墨霜成了术法尽失的普通人,梵罹没有对他进行任何捆绑囚禁,只派了两名守卫看着他。

    梵罹并没有立刻要了墨霜,即便在墨霜昏迷的时候,他情难自禁的扒光了墨霜,将他全身猥亵了个遍,也没有进行到最后,原因是他实在太爱墨霜了,爱到除了他的身体,他的那颗心也想牢牢把握。

    所以梵罹想要墨霜心甘情愿的在他身边陪他。

    梵罹也不知道自己这股子痴情较真劲儿是从哪里来的,他跟谁上床从来都论自己的喜好,从来懒得顾及对方的感受,但生理**和真爱总归是有区别的,梵罹觉得自己对墨霜就是真爱。

    虽然卑鄙,无耻,下作,可那就是真爱,他梵罹亲手盖章的,伟大的真爱,而当他觉得自己对墨霜所做的一切都是出于真爱时,他就会把自己的一切卑鄙举动都想的理所当然,所以他对墨霜的拒绝显的十分懊恼。

    墨霜几乎从醒来之后就一直封闭自己,无论梵罹说什么做什么他都无动于衷的坐着,那张因抽去灵骨而极度虚弱的身体,自愈力下降了许多,脸色苍白如纸,整个人看上去仿佛要随风破碎。

    梵罹从骨子里就是个暴戾分子,上百年来的高高在上让他变的目空一切,同时他也是个急性子,对想要得手的人或物,都有股疯狂且急躁的执拗劲,墨霜是第一个让他学会温柔与耐心的人,几天下来,他几乎快成了墨霜面前一条说唱逗笑的哈巴狗,然而....

    然而墨霜还是没有给梵罹一丁点眼色,滴米不进,且一个字都没有说。

    直到这日,梵罹的手下来向梵罹传来喜讯,梵罹又立刻到墨霜面前,幸灾乐祸告诉墨霜,清狐族的结界,被他破了...

    梵罹一直没有告诉墨霜,他已经用致幻术法从墨霜口中获知了破解清狐族结界的方法,这几日一直在蓄力尝试,终于在今日成功了。

    梵罹为防墨霜不相信,特意将结界的破解法与墨霜说了一遍,墨霜这才面色惨淡,难以置信的看着梵罹。

    梵罹告诉墨霜,清狐族人已严阵以待,但他并没有立刻下令让族人攻进去,甚至派了一批魔魈守在清狐族地域的边境,以防其他族内对清狐发起进攻。

    “我从你口中得知,清狐族除了那几位和你一样的上君,其余清狐根本没什么战斗力,所以只要我一声令下,清狐族地域便可立刻陷入一片尸海。”

    墨霜死死的盯着梵罹,而梵罹并不在乎墨霜此刻是否恨他,他只为这一刻自己终于进入了墨霜的视线中感到亢奋。

    “我还知道,清狐的身体,是虚空绝佳的灵药...”

    梵罹一眼看穿了墨霜此刻的慌措....

    “别怕。”梵罹轻声说,“那些是你的族人,我怎么可能忍心伤害他们,若在以前,我一定让他们成为我族人的奴隶和食物,但现在我有了你,我对除你之外的一切都毫无兴趣。”

    墨霜目光沉寂在地面,不知在思考什么,细长的睫毛耷拉,一直没有说话。

    梵罹继续轻声细语的说道,“有件事我得告诉你,我已经派人把你们清狐的秘密传出去了,很快整个虚空都会知道清狐是怎样珍贵的物种,他们会知道知道清狐的血与肉可以治愈千伤百病,与清狐的生理结合可以增强灵力,长生不死....对,长生不死是我自己编的,因为这样的传闻会激起整个虚空族类对清狐一族的觊觎,知道吗宝贝儿,清狐族现在很危险....”

    墨霜抬起头,双目殷红的看着梵罹,然而梵罹依旧一副笑眯眯的表情。

    “现在可以保护清狐族的不再是结界,而是我魔魈族,只要你跟了我,我会让你的族人的继续安稳无忧的生活,若你还是这样冷落我...”梵罹做出一副无奈的表情,缓缓道,“那我只能让你的族人成为我魔魈族的玩物了,话说你的族人都跟你一样好看吗?另外的五名上君,是否也跟你一样的美.....嗯?”

    梵罹并没有逼着墨霜立刻给他答复,而是表示愿给墨霜几日的思考时间。

    梵罹去了清狐族内,与清狐的另五位上君进行了一场谈判,说是谈判,其实就是梵罹单方面的宣告。

    梵罹告诉清狐族的上君,他们只要不做冒犯魔魈族的事情,便可久保平安,还可以像过去了千年那样安安稳稳的生存。

    对梵罹来说,清狐族就是他插在墨霜七寸上的一把刀,而至于清狐这个族的其他价值,他一概不感兴趣。

    没了结界的清狐,就如碎了蚌壳的肉,五位上君很清楚自己族人的实力,最后便也向梵罹妥协了。

    一位上君表示愿用清狐族地域内珍贵的灵草换回墨霜时,直接被梵罹拒绝了,梵罹直言表示,墨霜是他的夫人,他也是看在墨霜的面子上才放过清狐族。

    最后,墨霜妥协了,他表示愿意待在梵罹身边,只要梵罹能够护住他的族人。

    梵罹为表自己的诚意,帮助清狐族重新修复了那道结界,只是这道结界被梵罹添了一点咒,那便是除了清狐以外,魔魈血统的人也可以随意进出结界,而结界的破解方法,梵罹也让知晓的手下严格保密。

    为表自己对这份感情的重视及忠贞,梵罹散掉了自己的后宫,并为自己和墨霜举办了一场轰动整个虚空的成亲礼,这场成亲礼墨霜感受到了无穷无尽的羞辱,他并不爱同性,也为自己作为一个男人竟被梵罹当女人对待感到作呕。

    梵罹大概是得了失心疯,成亲礼后持续几个月的时间,几乎和墨霜寸步不离,每日除了陪墨霜单方面的谈情说爱,便是随时随地的释放自己的*。

    墨霜不再说话,脸上也不再有任何表情,一日比一日消沉,然而梵罹对墨霜的兴趣从未递减过,墨霜给他一个眼神,他都能放在脑海中回味几十遍,似乎墨霜的神情再如何冰冷,他都能从中扣出一点糖来进行自我感动。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