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孽徒子 > 第六十四章 欲望和野心!
    梵罹隔着结界,向里面的美人打招呼。

    一惯在人前高高在上,狂妄嚣张的梵罹,无师自通的表现出了平生第一次绅士优雅的问候。

    然而墨霜并没有开口说什么,他认出这是虚空赫赫有名的梵罹,最后目光淡然的将他从头打量到脚,而在梵罹心里,墨霜那轻淡的目光如絮毛的羽端从在他的心口轻轻撩过。

    墨霜什么也没说,甚至没有给梵罹一个表情,转身缓缓离去。

    梵罹站在结界外大喊,“哎你叫什么啊,哎你过来我们聊聊,我不是恶人,诶美人儿,美人儿!”

    只此一面之后,梵罹便如魔怔了一般,连为魔魈族开疆辟土的野心都丢了一半,满脑子都是那夜的邂逅,以及那张俊美绝伦的面孔....

    之后近一年的时间他都常去那个地方等候,渴望再与那夜的男子见上一面,甚至为防自己与之错过,安排了手下白天黑夜不间断的守在初遇墨霜的地点,然而却再没能见到墨霜。

    与墨霜那一面之缘后,梵罹甚至抛弃了他的后宫,而对墨霜相似的年轻男子开始了残暴的掳掠侵占,然而这一切如隔靴搔痒,画梅止渴,反而更加放大了他心里的渴望,于是他开始对清狐族所处地域进行了全方面的侦查,临时放弃了攻占其他族类的计划,正式将清狐族做为魔魈族下一个攻占的目标。

    外界对清狐的研究,永远阻隔在那道结界以外,所以关于清狐这一族的资料,清狐族以外的族类并没有太多记载,梵罹研究了十多年也没能破掉那层结界,但在一个偶然的机会,他的手下发现了从清狐族结界内出来的,准备打探虚空战局的清狐。

    梵罹抓住了这只清狐,囚禁在刑房内用于拷打逼问及研究,也是在拷问的过程中,梵罹惊奇的发现了清狐自身强大的自愈力,以及清狐血的神奇功效。

    被抓的清狐被拷问了几个月,哭泣,求饶,嘶喊,身上的血被放了数轮,受尽了无休止的折磨,但却始终未有背叛自己族类。

    梵罹无奈之下,便把自己抓住一只清狐的消息放了出去,果然不出几日,清狐族派出族人来刑牢搭救。

    然而令梵罹更加惊喜的是,来救这只清狐的,正是墨霜,

    两人几招术法对战之后,上万平的刑牢被夷为平地....梵罹没想到,墨霜的战斗力几乎与他齐平....

    看着身前欣美的身影,梵罹连呼吸都在颤抖,阴阳怪气的对墨霜笑着道,“我只是想跟你聊聊,你陪我说会儿话,就一会儿,然后这人你尽管带走,我不会让任何人阻拦。”

    墨霜面无表情的看着梵罹,那冷漠的眼神都看着梵罹心口连续几颤。

    “要不,你先告诉我你名字?”平日里凶残恐怖的梵阎罗,此刻笑咪咪的样子像极了失心舔颜的哈巴狗,“我真没恶意,你要是生气,就过来抽我两耳光,来来,就朝这打。”梵罹偏着头,手指着自己那三寸厚的脸皮。

    墨霜猛一挥敞袖,一道风刃朝着梵罹凌空削去,梵罹差点被拦腰削成两截,等梵罹回过神,墨霜已迅速离去。

    梵罹自然不想再等上几年的时间,随之紧追而去,最后两人在离清狐族结界不远处又大战一场,方圆几里外的生物,都被灵力冲击的东倒西歪。

    墨霜自愈能力极快,加上梵罹不舍伤他,所以最后梵罹被打的落花流水,墨霜带着所救的清狐顺利回到了结界内。

    在此之后,清狐族再派人出去打探情况都变得格外谨慎,之后的三十年里,梵罹严兵布阵都没有再抓到跑出结界的清狐,但他侵占清狐族的野心却变的越来越盛。

    梵罹修炼术法的天赋异于常人,加上败给墨霜的刺激让他开始了自虐式的修炼,在这三十年的时间里,他获得了虚空堪称神器的两样武器,青笛,山铁砂 ,而对这两样武器的操控,也是炉火纯青,也用它们,在虚空制造的恐怖的炼狱。

    但一切的杀戮和侵占,对梵罹来说,都不能缓解他对占有墨霜的渴望。

    而就在三十年后的一天,守株待兔了三十年的梵罹的手下终于再次抓住了一只从结界内跑出来的清狐。

    彼时的梵罹,这一年刚修成致幻之术,这是他花了两百年的时间才学会的术法,致幻术的修炼方法在虚空是公开的,但虚空史上一直无人学会,所以一直都传闻致幻术法根本不存在,然而梵罹学会了。

    梵罹用致幻术催眠了所抓的清狐,终于从他口中知道了一切。

    那个他日思幕想,贪恋了几十年的美人,叫墨霜。

    梵罹将这名字放在舌尖反复念了数次,这名字仿佛能化成蜜糖咽下去一般。

    墨霜,清狐族六位上君之一,受族人拥戴,使命是守护族人安危。

    关于清狐这一族的一些资料,被抓的小清狐也在梵罹的催眠之下吐的一干二净,只是关于如何摧毁那道结界及部分机密,这只清狐也的确不清楚,所以很多梵罹也没问出来。

    将这只清狐的价值榨取光了,梵罹命手下从这小清狐身上放几轮清狐血,割几块肉存着以备不时之需,然后便把他丢给了自己那群凶残的猛将,并告诉他们,和清狐结合,可以提升灵力。

    和上一回同样的手段,梵罹放出消息后,墨霜来救。

    然而墨霜到达之后看到的,却是那只小清狐被*而死的尸身。

    梵罹是故意这么做的,因为他想激怒墨霜,想从墨霜那张雷打不惊的脸上看到起伏的波澜,他觉得那是十分美妙的乐趣....

    可墨霜只是面色清冷的抱起那只清狐,然后再为离开这里而战。

    然而墨霜这次败了,他低估了梵罹这三十年里变强的速度,更没想到梵罹竟会致幻术法。

    当墨霜中致幻术倒下的时候,梵罹迅速冲上去将墨霜抱了个满怀,清幽的灵草气息扑鼻袭来,梵罹心中痴狂如醉,他看着怀中的温香软玉,猛地俯头将脸埋在了墨霜的脖颈间,失心疯般的用力嗅息。

    (兄:梵罹和墨霜这对太戳俺萌点了,一不小心就写多了,俺下面克制~~)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