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孽徒子 > 第六十三章 超越性别的爱情!
    周逍对梵罹的话感到莫名其妙,再三询问之下,梵罹才不得不耐心的解释,他在江非身上闻到了一种甘甜的味道,那是清狐在发情期,身体自动散发的气息。

    “我怎么没有闻到?”周逍疑惑道。

    “他一直在用灵力压制身上的甜味发散,一般人自然察觉不到。”梵罹迅速道,“我能嗅到他留在空气里的那种气息,你按我说的去找,肯定能找到他。”

    周逍犹豫不定,半晌才道,“师父选择独自离开,七叔也帮他打掩护,所以师父肯定是不想让人知道,我要是去了,被师父发现后会被师父....”

    “傻逼玩意儿!”梵罹突然吼骂着打断周逍,“就你这副德行,就配给你师父当一辈子的走狗,老子当年怎么就复制出你这么个懦夫,亏你骨子里还流着魔魈族的血...”

    周逍也怒了,“你又算什么东西,梵罹我告诉你,你的激将法对我没用,你就算再怎么挑拨我跟我师父,在我心里,我师父也是至高无上的存在。”

    梵罹没有立刻反驳,似乎在调节心态,过了好一会儿才缓缓道,“你不是想确认你师父的身份吗?你只要按我说的去做,就能看清他的真身。”

    “我.....”

    “你放心,我对清狐十分了解,情动期间,清狐的灵力尽失,还会出现盲症,这时就算是一只兔子都有可能将他咬死,所以你远远看他一眼,他根本不会察觉你。”

    梵罹压抑着心里的躁动,苦口婆心的劝说着,“而且你不担心他吗?他这些年一直戴着袅心玉,所以从未经历过发情期,这是他第一次承受这种事,若中途有恶徒近身,后果将不堪设想。”

    周逍脸色也逐渐凝重了起来。

    “他把袅心玉给了你,你就有义务在这期间守护好他。”梵罹到,“我话就到此,你自己想吧。”

    ---------------

    夜间,周逍悄悄出去了,他从杨栩那里弄了只通笺蝶,为防自己在外久了好回信报平安。

    被傍晚梵罹那一通话说下来,比起洛文澪的真身,周逍更担心洛文澪的安危。

    周逍在想,若真如梵罹说的那样,那他一定得好好守护着洛文澪才行。

    周逍牵走了一头骑兽,骑着它跟在梵罹的指引在夜色中前行,从枝桠间洒下的月光足可以照明一切障碍物,所以这一路还算顺利。

    “我师父为什么那么恨你?”

    路上,周逍突然问梵罹,“你的恶行的确是罄竹难书,但我总觉得师父对你的恨和虚空其他人的那种恨不同。”

    梵罹冷笑,“若说恨,不如说说我对他的恩,他自懂事开始,便一直是我抚养,他的一身术法皆传自我,我救他性命数次,可以说没有我,就没有他的今天,我是他恩师,更是比他亲生父亲还亲的存在。”

    周逍活在现世,也一直活在洛文澪和白七的世界里,对虚空及梵罹的了解,都是来自洛文澪和白七,所以很多关于梵罹的事迹他都不是很清楚,周逍只知道他师父是猎灵族战氏洛家的二少爷洛文澪,后来为保现世,投身现世对抗虚空的进攻,成了猎灵族的罪人,而白七不过是洛文澪几百年前在战乱中捡到的一只猫....

    但是现在,从梵罹口中,周逍又得知,他的这位师父,其实是梵罹生前的养子,四百年前上百族联合对魔魈族发起的那场浩天战乱中,他的师父背叛了养父梵罹,趁其不备抽其灵骨,致使梵罹战败,魔魈族也随之湮灭在战火中,而他趁乱附身于一猎灵,以失忆为由蒙混而存,从此名为,洛文澪....

    “你对师父有如此的恩,师父却还恨你入骨,可见你对师父做的恶必定不少。”周逍想当然的站在洛文澪的立场思考问题。

    “恶?我对他的恶,不过是把他从清狐族掳到魔魈族抚养。”

    “仅此而已吗?”周逍冷笑道,“你当我这么好糊弄?”

    “好吧。”梵罹慢悠悠回道,“这路还有一程,我就趁着月下霜满的好景致,把我跟你师父之间的渊源说与你听。”

    周逍保持沉默,心里的好奇几乎达到巅峰。

    梵罹告诉周逍,一切的起因,都是因为他当年爱上了洛文澪的父亲,也就是清狐族的上君之一,墨霜。

    梵罹称他对墨霜是一见钟情,墨霜是他在虚空见过的最俊美的男子,只一面,便让他忘掉了他在魔魈族整个后宫的莺莺燕燕。

    清狐族世代隐居山林深处,族外有一层无比坚实的结界守护,这道结界如神灵护翼一般守护了清狐千百年的太平,所有试图冲击这道结界的族类全都以失败告终,没人知道这道结界的突破口在哪,就连梵罹带着几员大将试图攻占清狐,最后也都被拦在这结界之外,所以当年即便虚空战火与杀戮不断,清狐族依旧安居乐业,与世无争....

    梵罹和墨霜的第一次见面,是墨霜在结界边缘的一条溪流边修炼术法的时候,那时梵罹正好在边上研究如何突破结界,恰巧便看见了墨霜。

    本来只是一个瘦削优美的背影,后来墨霜也发现了梵罹,便走到结界边上,而后两人便隔着透明的结界相互看着对方。

    此时的梵罹所掌领的魔魈族虽还不是一族独大,但已成为虚空恐怖的存在,特别是梵罹,已有了令人闻风丧胆的威名。

    墨霜认出了梵罹...清狐族虽然不介入族外争乱,但族内经常暗下派人到族外了解虚空局势,所以墨霜即便足不出“族”,也对外界的一切了如指掌,战乱中各族的主要人物画像,清狐族内都有....

    梵罹一直盯着墨霜,那惊撼的眼神就像发现了新大陆一般....

    墨霜穿着白色的风衣,那就如现世古代的侠者长袍,纯黑色的长发披散在肩背上,头发上锢了一只银白色的发箍。

    墨霜的模样,按梵罹的形容来说,那便是他的两百后宫加起来,也不如墨霜一人美,梵罹也是这时候才发现,原来爱情,真的可以超越性别....

    (兄:《孽徒子》的剧情要起伏起来了,接下来的更新不定时,正常每天写好一章立刻上传,写多了便定时在下午六点~~目标是,不断更)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