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孽徒子 > 第六十章 这就是你的父爱?
    光圈化成光柱,迅速向外扩张,一帮人以为这与之前周逍使出这招威力一样,纷纷在身体四周布下结界护体,但那结界却瞬间瓦解!

    上千万度的高温灼烤,且没有像周逍之前施展那般瞬间消失,而是在梵罹的操控下持续了足足五秒钟。

    术法施展的范围不大,烬圈术本就是范围越小威力越大,以梵罹目前这种非完全化的状态,这已经是他能施展的,烬圈术的最大威力了。

    烬圈消失,术法范围的一切都已成了灰烬,原就被周逍烧成树干的林木,此时已化成一片黑色的粉末,而那前一刻还包围着梵罹的一帮人,此刻连尸体都烧没了。

    当然,除了香云。

    梵罹特意留下了香云。

    香云看着地上,自己那已经被烤成黑色碎沫儿的同伴,再抬头看向正眯笑着走向自己的“周逍”,心顿时跌到了渊底....

    香云一边后退,一边默默曲动背在身后的一只手的手指,试图再幻化出一批黑蛾子,然后趁乱逃走,结果梵罹直接打开了一道结界将他和香云圈在了一起。

    香云不安的看着“周逍”,目光对上的那双眼睛眸光忽动,紧接着香云便出现了身体结冰的幻觉,睁大眼睛,整个人站在原地一动难动。

    “别怕香云.....” 梵罹已走到香云的跟前,他抬手抚摸着香云的脸颊,轻声道,“我是你的主人。”

    梵罹用致幻之术,令香云看清了自己的真身,香云怔怔的看着梵罹,眼眶渐渐蓄满了泪水...

    梵罹解开了香云身上的术法,香云不知是腿软还是过于惊愕,扑通一声跪在了地上,她仰头看着梵罹,哑声道,“您...您还活着...我一直以为.....”

    “我被困于这具身体内,半生半死。”

    “我们一直....一直以为您已经....”

    “所以就背叛,苟活?”

    “不。”香云迅速道,她几乎是掏心掏肺的在说,“我没有背叛您,我在那场大战中受伤,昏睡了五十多年才醒,醒来后,一切都变了,您不在了,魔魈族几乎全族灭亡,后来有同伴找到我,我为了生存才....”

    “生存?”

    “您不在了,我便只能为活着而活着....”说话间,香云泪流满面,“您回来了,我只愿为您而活...”

    香云看着梵罹,仿佛要透过周逍的那张脸,看到她放在心里上千年的牵挂...

    梵罹嘴角上扬,似笑非笑的哼了一声。

    “我并非为了让您绕我一命才说这些话的...”香云道,“其实...其实我一直都....”

    “我知道。”梵罹轻笑一声打断香云,他伸手扶住香云的一条胳膊,将她从地上搀了起来。

    “我信你...”梵罹道,“这也是我只留下你一人的原因。”

    梵罹的手从香云的脸颊抚摸至她的头发,香云低着头,平日盛气强势,此时倒成了拘谨兢战的小女人。

    梵罹微微俯头,那暧昧的架势仿佛就要吻上香云,香云浑身的神经都紧绷着,一动不敢动。

    “我要你,替我做件事....”梵罹缓缓道。

    -----

    洛文澪知道北牧禾的这帮手下会活捉周逍,所以即便周逍身陷绝境,他也站在山顶没有任何出手的意思。

    在周逍耗尽灵力的躺在地上时,洛文澪以为周逍输定了,但他没想到,周逍居然反杀了。

    洛文澪看着望远镜中的周逍,越看越不对劲....这望远镜还是虚空匠工仿现世技术打造的,虽然用了可以看的远,但镜片中杂质较多,里面的画像还是比较模糊的。

    洛文澪看不清周逍脸上的表情,但只单看周逍使用的术法威力,就感觉很不对劲。

    此时看着远处的周逍与香云如此亲密靠近,似乎在密谈着什么,洛文澪站不住了。

    越是靠近,洛文澪越感觉周逍身上的灵力不同寻常。

    梵罹早就感应到了洛文澪,也知道洛文澪在远处观战。

    梵罹转过身,看着远处走来的洛文澪,脸上的笑容异常诡异。

    “你走吧...”梵罹这话是对身后的香云说的。

    香云看着洛文澪,不安的低声道,“上尊,那是...”

    “我比谁都清楚他是谁。”梵罹阴笑道,“倒是你们,都低估他了。”

    香云不解,但也没有问,留下一句“香云一定不负上尊所望”,然后便迅速离开了。

    洛文澪站在梵罹十多米开外的地方停住脚,在这里,他足可以看清梵罹脸上的表情。

    看着“周逍”,洛文澪的脸色骤然沉了下去。

    梵罹眯笑着看着洛文澪,“放心,只是暂时的,和上次一样。”

    “我只是奇怪,没有青笛的召唤,你是怎么出来的。”洛文澪看上去还算淡定,但说话间,他的手中长刀已备。

    “人在将死却不想死的时候,意识便会出现空隙。”梵罹阴笑道,“话说回来,你把他丢在这帮人里手里,是想历练他,还是单纯就想杀了他。”

    洛文澪盯着梵罹没有说话。

    “其实我知道你准备利用这小子做什么....”梵罹继续道,“你准备利用他帮你在....”

    “他是我的养子。”洛文澪清冷的打断,“我让他做任何事都理所当然,没有利用一说。”

    “你的养子?”像听到了什么笑话,梵罹放肆大笑,“两道死咒,一把锁踪环,这就是你给他的父爱?”

    洛文澪冷笑,“手下败将,你也配笑?”

    说完,洛文澪挥刀一砍,一道风刃凌空削向梵罹,梵罹闪身躲避,等再去看洛文澪时,洛文澪已闪身到了他的身侧。

    梵罹没有闪躲,虽然他有实力躲开,只是已经感觉体内的周逍意识快挣扎上位了,知道这时候打败洛文澪也无意义。

    “心肝儿,等我...”

    梵罹笑着说完,被洛文澪一脚踹飞了出去。

    落地后的梵罹昏了过去,洛文澪走过去用刀尖拨了拨他的头部,不一会儿,周逍缓缓睁开了双眼。

    看着眼前模糊的叠影,周逍鼻腔发热,哑声喊着,“师父...你终于..来了...”

    (笔趣库 www.biquku.com)